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老師·好》的敘事策略

電影《老師·好》是由於謙監製,張欒執導,於謙、湯夢佳、王廣源等主演的青春校園電影。影片以於謙飾演的苗宛秋為核心人物,聚焦苗老師與學生們鬥智鬥勇的趣事,再現上世紀80年代的師生百態及純真情感。

《老師·好》的敘事策略

《老師·好》海報

懷舊能夠承載許多真善美的藝術基調,也是打開沉浸式審美體驗之門的密鑰。但類似電影《老師·好》這樣的全景式懷舊,讓觀眾跟隨情節一起感時傷懷、歌哭喜笑,同時融合20世紀80年代特有的浪漫和迷惘,而且混搭著青澀的勵志與懵懂的抉擇,在潛移默化里完成一次心靈之旅,是國產電影尚不多見的成功典範和藝術實踐。

如此深遠和普遍的懷舊源於一個特殊的節點,波瀾壯闊的新時代已璀璨啟幕,需要文藝作品寄托對過往的致敬和未來的憧憬,電影《老師·好》恰好契合了這樣的情結,因此所有的感動與好評都有內在的邏輯,這也是張欒、於謙團隊功力所在、精誠所至的必然。以理想照進現實,讓懷舊更美好更真誠,則是這部作品動人心弦的敘事策略。

於謙飾演的南宿一中語文老師苗宛秋,薈萃了那個年代理想現實中好老師的所有品質,有追求、有操守、有情懷、有個性、有大愛,當然也少不了堅守理想與面對現實的“迂腐”和無奈,以及在是非原則問題上進退取捨的果敢決絕。“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自古聖賢皆貧賤,何況我輩孤且直”,代表了苗老師的理想人格和崇高品德,這是他從傳統文化中析出的鈣和鹽,是他須臾不容懈怠的人格錘煉和德性證驗,也是他在理想與現實之間平衡的標桿,是好老師想與學生共勉的信條和真言。

《老師·好》的敘事策略

《老師·好》劇照

學校是社會關係、人生百態的折射和縮影,影片把故事的舞臺和場景安置在校園,巧妙地打開了那個時代的窗口和切片,黃軍挎、大茶缸、迪斯科、補習班、鑰匙環,痴迷的武俠、躁動的江湖、心焦的房子……新舊交替中出現的物質與精神符號悉數亮相,尤其地區獎給苗老師的那輛嶄新的自行車,更是師生之間最具象徵性的“符號”,在整個故事和場景中被賦予形而上的意義,牽動著苗老師、同學們乃至一個時代的神經。結尾部分,學生安靜騎著她還難以駕馭的自行車,去為自己最尊敬的老師伸張正義,折返途中慘遇一場交通事故血染理想與現實,自行車和鑰匙環也成為苗老師悲情的意象,宣喻了人生的無常、命運的乖戾。

苗老師的班上集結了那個年代學生的“標本”,每位學生都烙印了鮮明的家庭背景和時代特征,師生鬥智鬥勇鬥法的活喜劇讓人喜不自禁,老師與學生之間的悲歡離合也催人淚下。桀驁不馴的洛小乙,聰慧可人的安靜,急功近利的關婷婷,精靈古怪的“腦袋”王海,包括自籌經費治病的“耗子”、酷愛霹靂舞能靠勞動掙錢的文明和建設,孩子們帶給苗老師煩心、苦惱、擔憂和更多的快樂,讓這個故事優美、感傷、真實、生動。包括關婷婷的熱情、擔當和洛小乙的轉變,還有那場還沒正式開始就已結束的愛情,通過交叉融通孩子的視界與成人的世界,給那個已經逝去的青春時代獻上了一曲輓歌,而真善美是貫穿始終的主旋律和正能量。

題材、調性、結構、情緒、節奏、表演,可圈可點之處、如歌如詩之筆不勝枚舉,特別是影片中一些獨具匠心的細節感人至深,顯示了創作團隊的實力和電影敘事的功力。

《老師·好》的敘事策略

《老師·好》劇照

於謙本身就是自帶流量和光芒的老戲骨,但在劇中卻完全代入了苗老師的現實生活,用心、用情、用功塑造了一位好老師,真實再現了基層中學老師朴素無華的日常。“去明星化”也是影片敘事和角色表演的方針,張國立飾演的老師形象,還有吳京等知名演員一句話臺詞的助陣,讓這部影片洗盡鉛華,真實得如同從檔案館翻出了一部紀錄片。故事的理想主義和浪漫主義底色,在詩意的蒙太奇與抒情的畫外音中逐漸彰顯,苗老師和安靜填補了畢業合影的空缺,也彌合了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越來越大的裂縫。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期待中國電影能夠回歸藝術本質和創造規律,在火熱的現實生活中汲取營養、捕捉靈感,創作出更多令觀眾真感動、真喜歡的好電影。(姚成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老師·好》的敘事策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