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拍不完的國粹,拍不好的“戲曲”!張國榮之後再無“戲曲電影”?

拍不完的國粹,拍不好的“戲曲”!張國榮之後再無“戲曲電影”?

富大龍、馬伊琍、馬敬涵、姚安濂、國家一級演員焦晃、王子文,陣容不可謂不強大

前不久,由胡枚執導的戲曲電影《進京城》上映,在匯聚了一眾實力派演員與製作團隊,高舉傳統文化大旗的情況下,反響卻是差強人意

拍不完的國粹,拍不好的“戲曲”!張國榮之後再無“戲曲電影”?

於是又引起了一眾熱議,究竟是時代的市場容不下傳統文化,還是大熒幕承載不了這樣的題材?

而說起戲曲電影,第一個想到的便是哥哥的《霸王別姬》。

拍不完的國粹,拍不好的“戲曲”!張國榮之後再無“戲曲電影”?

而《霸王別姬》似乎也成為了陳凱歌導演無法逾越的高峰,還有很多人在看完《無極》後,表示陳凱歌當年不過是“曇花一現”,所以同是出自陳凱歌的《梅蘭芳》,在《霸王別姬》的對比下,似乎的確遜色不少。

拍不完的國粹,拍不好的“戲曲”!張國榮之後再無“戲曲電影”?

同是國粹京劇文化,為何《梅蘭芳》只被認為是《霸王別姬》的續集?似乎在《霸王別姬》之後,陳凱歌急於想打一個翻身仗,既如此何不再從國粹出發,證明自己寶刀未老。

只可惜同是戲中人,梅蘭芳不是程蝶衣,而黎明更不是張國榮,私以為,電影《梅蘭芳》想要跳脫出《霸王別姬》的掣肘,卻忘了兩者本身便是無法用來相比的。

拍不完的國粹,拍不好的“戲曲”!張國榮之後再無“戲曲電影”?

一部戲、幾個人、整個時代

從劇本來說,《霸王別姬》所反映的不光是程蝶衣一人,而是中國由舊到新的歷程,是京劇文化從清末到近代所面臨的變遷,而《梅蘭芳》本身就是對京劇大師所做的傳記電影,更註重於人物的成長,人物在時代下的磨礪,正如影片中的臺詞:“無論戰爭誰勝誰負,梅蘭芳都應該不朽。”

和霸王別姬中的“不瘋魔不成活”所傳輸的也不同,如果說霸王別姬是京劇之於程蝶衣,那《梅蘭芳》則是梅蘭芳之於京劇的不同意義。

拍不完的國粹,拍不好的“戲曲”!張國榮之後再無“戲曲電影”?

梅蘭芳著便裝照

梅蘭芳是京劇大師,自然歷史對於他的評價很多,所以在藝術創作上往往會受限。

俗話說藝術源於生活而高於生活,自然對於這一歷史上真實存在的大師,在其身上能夠發揮的藝術性也處處受限。

例如在影片中對於梅蘭芳與孟小冬的感情描繪便只停留在了發乎情止乎禮,一句“梅蘭芳與孟小冬再不相見”便為這段緣分划上了句號,雖然惋惜但也美好,但是眾所周知歷史上的兩人卻不如這般美好,所以有了歷史的限制,便很難在這樣一個範圍內發揮更多的藝術情景。

拍不完的國粹,拍不好的“戲曲”!張國榮之後再無“戲曲電影”?

哥哥這句臺詞,讓當年另多少女孩憧憬會有人對自己說?

其次在人物設定上,程蝶衣的人物更有起伏和層次感。

拍不完的國粹,拍不好的“戲曲”!張國榮之後再無“戲曲電影”?

求收養的那段中,蔣雯麗簡單幾句話幾個動作,就讓舊社會一個女性的無奈展現的淋漓盡致

程蝶衣的悲劇是從他的母親,他的童年,他的師兄和他的戲里,一步一步邁入到悲劇里,所以觀眾隨著這個人物的一生,更能體會他的執著他的悲愴,也能明白“我本是女嬌娥,又不是男兒郎”里的亦真亦假,戲里戲外的浮華世界,而梅蘭芳一直到那句“梅蘭芳都該不朽”我始終無法明白梅蘭芳不朽在哪裡。

拍不完的國粹,拍不好的“戲曲”!張國榮之後再無“戲曲電影”?

黎明的氣質倒是很符合,但總覺得差了點什麼

再說《梅蘭芳》中對於京劇的理解,影片中如果要說京劇在一個時代里的樣子,我反而想起更多的是配角十三燕,記憶深刻是他對著空無一人的坐台唱完了定軍山,彌留之際對著梅蘭芳說“能不能提一提咱們伶人的地位”。

拍不完的國粹,拍不好的“戲曲”!張國榮之後再無“戲曲電影”?

或許……這就是老戲骨的演技?

這是舊時代的戲子對於時代的抗爭,這是老一輩的戲曲人對於戲的堅守,於是全片,感動我的不是梅蘭芳,而是十三燕。

還有特殊的時代造就特殊的情感,程蝶衣時的戲子經歷了民國的紅,再到文革的悲,這是一個特殊的歷史節點,所以對於京劇的意義自然不言而喻。

程蝶衣守護著他的戲,卻不知是時代變了,還是人心變了,而梅蘭芳在戰爭時期的表現卻是不足,電影中對於這一段描繪不多,矛盾也不多,只是穿插幾段戲曲,便引得觀眾淚目“梅蘭芳不朽”講真影片中的這一段並沒有體現出梅蘭芳的戲在戰爭時期的特殊含義,他的愛國太溫柔,他的戲太執拗。

拍不完的國粹,拍不好的“戲曲”!張國榮之後再無“戲曲電影”?

還有一點在於,黎明並不是張國榮,很多人拿二者比較,私以為黎明的梅蘭芳並不遜色,只是兩個人物本就不同,問題不在演員,在劇本。

程蝶衣的執著是熱烈的是單純的,他是不願出戲的,他的所求都在戲中,而梅蘭芳則不同,一生所求不過平凡二字,他只願戲里女兒身,戲外男兒身,所以他的堅持和抗爭相比程蝶衣就溫柔無奈許多。

片尾梅蘭芳對著大家輕輕說“大伙都別跟著了,我要扮戲了”,黎明演出了那份溫柔的無奈,所以對於角色的完成是合格的,而張國榮的早逝其實也是《霸王別姬》無可替代的一大因素,世間已無張國榮,怎會再留程蝶衣?

拍不完的國粹,拍不好的“戲曲”!張國榮之後再無“戲曲電影”?

那麼,是不是真的戲曲電影在中國無法擁有市場,傳統文化是否真的與熒幕格格不入?

自然不是,如果傳統文化在藝術的添加中能發揮它的歷史意義,那它自然是成功的,但若是因為是傳統,所以在宣揚的時候便不重視故事本身的內涵,那也不過是頂著傳統的帽子在熒幕上博同情。

拍不完的國粹,拍不好的“戲曲”!張國榮之後再無“戲曲電影”?

越來越多的導演重視到了傳統文化這一方面本是一件好事,但是敗在了故事內容上,表達的感情沒有明確,人物的設定也不夠立體,如此一來,我們所看的戲曲電影倒不如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紀錄片來的動人,中國戲曲的魅力遠不止於錶面,戲里的執著的人也不能盡走程蝶衣的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拍不完的國粹,拍不好的“戲曲”!張國榮之後再無“戲曲電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