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12年前,銀幕中“荒廢”的紐約城裡,有最“傳奇”的威爾史密斯

近期《黑衣人》系列電影《黑衣人:全球通緝》即將上映,而男主角已經不再是威爾史密斯。這個局面讓很多的影迷唏噓不已,雖然一個影星不能總成為影迷為電影買單的理由,但是總有一些明星能夠影響到電影的票房和口碑。而在黑人演員中,說唱歌手出身的威爾史密斯絕對算是這樣的超級巨星。

已經年過半百的威爾史密斯,曾經是好萊塢一顆璀璨的明星。他主演過《獨立日》這樣的超級科幻巨制,也主演過《當幸福來敲門》這樣激勵了全球觀眾的勵志電影,也曾主演過愛情喜劇片《全民情敵》。但是要數讓觀眾印象最深刻的,最“傳奇”的威爾史密斯,出現在2007年上映的影片《我是傳奇》中。

12年前,銀幕中“荒廢”的紐約城裡,有最“傳奇”的威爾史密斯

雖然這部影片不是威爾史密斯主演過的最偉大的電影,但是這部影片中,威爾史密斯卻表現出了他最獨特的魅力。

威爾史密斯在影片中扮演一個名叫羅伯特的軍方科學家。他是人類在一次用病毒戰勝癌症的醫學研發失敗後,整個紐約城中,僅存的一名正常的人類。其餘的人類或者是感染了病毒而死亡,或者是變成了感染病毒後的幸存者“夜魔”。

“夜魔”是一種類似於喪屍的存在,他們沒有感情,幾乎沒有智商,怕光,白天躲在陰暗處,晚上出來覓食。而羅伯特因為身上有這種病毒的抗體,而成為了整個紐約城的幸存者,甚至有段時間他一度認為自己是整個人類的幸存者。

12年前,銀幕中“荒廢”的紐約城裡,有最“傳奇”的威爾史密斯

影片的故事發生在病毒肆虐人類多年之後,影片的主角是羅伯特這個幸存者,和他身邊僅剩的一個伴侶德國牧羊犬山姆。故事發生在已經荒廢的紐約城,人類的城市文明因為大部分人類的滅絕而變得死氣沉沉。白天死寂的城市沐浴在靜怡的日光中,而羅伯特和山姆在開著汽車在整個城市中穿梭,他們白天外出的目的是為了補充物質和精神上的營養。

補充物質很好理解,尋找便利店中留下的食物,狩獵幸存的,未感染病毒的動物。而精神上的營養,則是羅伯特想辦法慰藉那個在人類文明中走過的靈魂。羅伯特試圖讓自己的生活保持著人類文明還存在時的節奏,他依然會“逛”商店,依然會模仿著買東西,和人形模特“打招呼”。去音像店選自己喜歡的音樂,到航空母艦上打高爾夫,每天在固定的一個地方播報尋找幸存者的廣播。

12年前,銀幕中“荒廢”的紐約城裡,有最“傳奇”的威爾史密斯

羅伯特和山姆必須在太陽落山之前回到自己的住所,這樣才能避免“夜魔”通過氣味追蹤到他們的住所,這些經驗都來自於羅伯特研究“夜魔”的成果。羅伯特能夠在這個孤獨的環境中生存,除了他擁有抗體之外,還得益於他的軍方科學家身份。羅伯特的科學成果讓他充分瞭解“夜魔”的特點,利用這些特點,羅伯特避免被“夜魔”襲擊或者吃掉。而他的軍人素養,讓他能夠在沒有任何監督的情況下自律生活。他每天堅持健身,聽音樂,看以前錄製好的電視節目或者電影。

羅伯特堅強的靈魂,讓他的肉體沒有被惡劣的環境摧毀,精神沒有因為孤獨被打垮。當然這其中那條德國牧羊犬山姆也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因為有山姆的陪伴,讓羅伯特感覺自己並沒有如此的孤獨。山姆是他女兒遇難之前送給他的。

12年前,銀幕中“荒廢”的紐約城裡,有最“傳奇”的威爾史密斯

而羅伯特保證自己健康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帶著一種必勝的信念,肩負著人類最後的希望,在極其糟糕的境遇中,堅持著,探索著,試圖找到攻剋這種病毒的治療辦法。這個使命激勵著羅伯特,他的存在和他的行為標志著,人類的文明在這座荒廢的紐約城中,還有一線生機。

而羅伯特最終幾乎被打敗了,一次他和山姆外出,發現他經常打招呼的模特移動了位置。這個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一種莫名的恐懼,孤獨已經讓羅伯特變得無比脆弱。羅伯特不擔心環境的惡劣,但是當他看到模特移動位置時,他的內心是一種對世界和對自我的共同懷疑。他對世界的懷疑,是擔心在未知的黑暗中,自己可能被一種力量盯上了。而自我懷疑,他擔心自己的記憶力或者思考能力出現了什麼問題,這種邏輯上不該有的錯亂,對於孤獨的羅伯特而言更是致命的。

12年前,銀幕中“荒廢”的紐約城裡,有最“傳奇”的威爾史密斯

而在惶恐,驚怒中,羅伯特被一個陷阱圈住吊了起來。因為巨大的衝擊力,羅伯特昏迷了過去。當羅伯特在山姆的吠叫和手錶的鬧鐘聲中醒來的時候,太陽就快落山了,羅伯特用隨身攜帶的求生刀具割斷了繩索。但是因為長時間被弔在半空中,以及在墜落的過程中他的一條腿被刀具刺傷,造成他行動不便,不能馬上回到車上。

而這個時候,建築物中的“夜魔”已經蠢蠢欲動,終於在羅伯特拿到武器之前,他和山姆都和“夜魔”糾纏在了一起。最後山姆為了保護羅伯特而受傷,羅伯特抱著奄奄一息的山姆回到他們的住所,雖然及時註射了疫苗,但是山姆依然沒有躲過被病毒感染的厄運。最後在確認山姆發病之後,羅伯特帶著悲愴的表情親手掐死了山姆。

12年前,銀幕中“荒廢”的紐約城裡,有最“傳奇”的威爾史密斯

這段影像是這部電影中最感人的畫面,相信很多觀眾看到這個片段時都流淚了。而羅伯特終於成了最孤獨的人,羅伯特因為山姆的離去,徹底被打敗了。他瘋狂地採取了報複行動,在黑夜中,他開著車,近乎自殺的沖向了成群的“夜魔”。此刻,他放棄了人類最後的文明尊嚴,用野獸的方式以牙還牙,以暴制暴。

好多看過影片的觀眾,希望羅伯特就在這場生死對決中結束掉自己的生命,他們認為這樣的結局,會使得這部影片興許會比後來的兩個結局更精彩。但是如果這樣羅伯特註定不能成為傳奇,只能成為傳說了。因為他肩負著的使命還沒有完成。

羅伯特之所以如此在意病毒是否能夠治愈,並不是因為人類的希望,家人的慘死。最重要的是,病毒的肆虐,發生在他自己所負責的區域,而整部影片中,羅伯特的努力和信念,都是希望對自己的過失完成一次救贖。而相對於那個曾經發明瞭用病毒治愈癌症的科學家,羅伯特才是真正的科學家。因為羅伯特行為的出發點是他的對社會的責任感,對人類的使命感,以及內心深處的榮譽感。

12年前,銀幕中“荒廢”的紐約城裡,有最“傳奇”的威爾史密斯

羅伯特並沒有因為只剩下了自己,而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在與“夜魔”大戰的最後,羅伯特獲救了,救他性命的是另外一個地點的幸存者,她名叫安妮。

和安妮一起的,有一個名叫伊森的小男孩。安妮得知很大一部分的幸存者聚集在海拔比較高的地方,因為“夜魔”怕冷,所以他們躲過了襲擊。羅伯特在安妮和伊森無意的提示下,終於找到了擊敗病毒的辦法,最終他成功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夜魔”找到了羅伯特的住所,最後羅伯特和安妮、伊森被“夜魔”逼到了一個透明的玻璃房裡,羅伯特隔著玻璃房狂吼自己能夠治好“夜魔”,但是一切好像都晚了。

12年前,銀幕中“荒廢”的紐約城裡,有最“傳奇”的威爾史密斯

最後影片有兩個結局,一個是羅伯特讓安妮和伊森帶著解藥躲了起來。自己拿著手雷沖向“夜魔”和他們同歸於盡,以此完成了自己的傳奇人生。另一個結局中,羅伯特讓安妮打開玻璃門,將“夜魔”的實驗者,交換給他們,“夜魔”經過進化已經具備了情感,人類和“夜魔”完成了和解。

威爾史密斯在這部影片中前半部分的表演堪稱經典,在沒有對手戲的情況下,他和模特,和德國牧羊犬,完成了堪稱教科書般的獨角戲。他將一個幸存者的孤獨,自律,堅強,風趣演繹的微妙微翹,渾然天成,正是因為他的表演,讓這部影片具備了“傳奇”的特質。在那座荒廢了的紐約城裡,威爾史密斯演繹了人類最“傳奇”的幸存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12年前,銀幕中“荒廢”的紐約城裡,有最“傳奇”的威爾史密斯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