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專訪|傅晶:表演中總有一瞬,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一部《麥香》,讓演員傅晶再次出現在了觀眾面前。她笑稱自己太不會“經營自己”,總是有戲上映,才在眾人面前露個臉。過了宣傳期,她也就回到了自己海闊天空的生活之中。

以一襲藍裙出現在咖啡館里的傅晶,與身邊的環境自然相融營造出一種溫婉舒緩的氛圍,打招呼的語氣也如想象中般輕聲細語。

但開始聊創作、聊演員、聊戲劇,聊這個獨特的空間里能體味到的人生百態時,她一下又熱烈了起來,手舞足蹈,邊說邊演,說到認真處,要一字一頓。

專訪|傅晶:表演中總有一瞬,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演員’這個定位,其實是一個基礎標準,對於受過系統訓練的專業演員有什麼好說的,難道不應該嗎?”

對於傅晶來說,專業演員是要對自己有更高要求的,要有追求成為藝術家的眼界,要在文化之壤中深扎根。某種意義上,在精神層面也必須具備一些先驅性的特質。

“我覺得演員這個職業,挺神聖的。”

進組的前十天,是一個“扒皮”的過程

如今正在央視一套播出的《麥香》,是傅晶第一次擔當年齡跨度如此之大的角色。劇中,她需要從18歲的少女“麥香”開始,一直演到48歲的女強人“麥總”,展現這位“最美軍屬”的跌宕人生。

傅晶至今清楚地記得,《麥香》總共拍攝了101天。而這個“特別對仗”的數字背後,是在南方鄉村裡渡過的一整個夏天。

專訪|傅晶:表演中總有一瞬,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麥香》飾 麥香

在傅晶的想象中,18歲的麥香,就是一個在南方夏天裡勃勃生長的“野姑娘”。她跑步的時候一定是撒開雙臂和雙腿,滿頭大汗,哪都汗津津的。甚至連辮子也一定不能是通常電視劇里出現的,扎得一絲不苟,油光水滑的樣子。她得是一個“毛毛乎乎”的女孩,感覺剛跑完1000米,活蹦亂跳。

“她是一個散髮著騰騰熱氣的女孩子。”傅晶這樣形容。

曾經有次為了搶河邊的一個場景,從中午到太陽下山,傅晶需要在半天內,把18歲到48歲各個階段的麥香全部展現一遍。

時間有限,工作量很大,驕陽似火,還有蚊蟲搗亂,對演員來說,生理和心理都是極大的考驗和挑戰。“眼神不一樣,體態不一樣,心情不一樣,一會兒大辮子,一會兒白頭髮,一會兒又是大辮子,我那天都快分裂了。”傅晶笑稱。但在幾盡崩潰的“分裂”後,傅晶得到了導演和攝影師的稱贊,“我們在監視器里看到了不同年齡階段的精準表演!”

專訪|傅晶:表演中總有一瞬,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對於傅晶來說,《麥香》是她在自己最好的時段遇到的角色。作為一名女演員,傅晶認為自己蒙上天眷顧,可以演少女還沒那麼讓人覺得彆扭,而又有了一些生活經歷,並且正在向著生命更豐盛的階段邁進。

此時,“麥香”的出現,正是一個機會讓她向大家展示,她擁有著能夠演繹女性各個年齡階段的能力。

導演顧晶也給予了充分的肯定,“她錶面看上去很柔弱,但實際上這個女孩內心的爆發力很強。這次用傅晶,我是真的覺得很幸運,她在拍攝中給予我很多驚喜。在人物的塑造上,她的寬容度非常大,從18歲到48歲的過渡期毫無違和感。我合作了很多有知名度的演員,在表演的深度和細膩程度上,傅晶真的讓我驚嘆。”

不過,要完成麥香的成長——或者說完成傅晶每一部戲里,每一個角色的成長。傅晶至今仍然需要一個“扒一層皮”的過程。

“其實你是在精神上要分娩一個東西出來,一開始有種原始的混亂,各種神經元混搭,盤根錯節,特別痛苦。”她這樣形容道。

專訪|傅晶:表演中總有一瞬,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通常,這一段時間是在進組之後的前半個月。進組前,所有的相關元素、人物資料、人物形象都只是在傅晶的資料庫里。到了現場之後,她開始將自己的資料和現場的一切進行匹配,逐漸讓人物在自己身上一點一點長出來。

但這個匹配的過程是讓人焦慮的。“你還不是她,但是你又已經不是你自己了。”傅晶道。她需要知道人物怎麼思考,怎麼生活,怎麼穿衣服怎麼扎頭髮,她的快樂是什麼,她最隱秘的痛苦是什麼……她要把一切空白的信息填滿。但凡有一點不准確的地方,就像在人物的身上扎了刺,她必須得一根根排除,才能讓人物自由舒展起來。

當傅晶完成了這些之後,戲中的人物就會開始“長”在她身上了。以麥香來說,無論這一個鏡頭裡的她是18歲、38歲,還是48歲,在編織好了“麥香”的心理狀態後,表現就成了一件很自然的事。

專訪|傅晶:表演中總有一瞬,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作為演員的傅晶,和她的角色始終是一種“共生”關係。她們同生共息,水乳交融。雖然都有傅晶的影子,但每個角色的精神世界卻截然不同。也正因如此,傅晶的每個角色都顯現出真實鮮活的樣子,仿佛她就是角色本人。“觀眾總是喊我角色中的名字,李小晚、周萍、柳絲語,小雪姐姐……這讓我最開心。”

酸甜苦辣,我們自己得先嘗滋味才能給角色

大部分觀眾對傅晶的最初記憶,或許都來自《落地請開手機》中的空姐李小晚,這也是傅晶中戲畢業後第一個女主角。

傅晶將自己當時所有的少女情懷都給了李小晚。如今回想起來,她認為李小晚有80%都是自己的本色出演。“這是我人生的第一個女主角,又有紅雷哥這麼好的對手,李駿導演這麼強的製作班底,生怕演砸了,面對的壓力可想而知。直覺告訴我,其它的都先別想了,首先得把角色演‘活’了。”

於是,傅晶向空姐表妹學了一整套空姐的禮儀系統和生活規範。那段時間,她也一直和表妹生活在一起,瞭解空姐們私下的生活。

專訪|傅晶:表演中總有一瞬,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落地,請開手機》飾 李小晚

有了觀察生活打底,加上自己情感上的融入,傅晶在孫紅雷和李駿的幫助下,讓李小晚在熒屏上脫穎而出,成為至今令人念念不忘的角色。

“大家都在講塑造,但首先你得是個人。得說人話辦人事。”雖然怎樣去塑造表現人物,各自有各自的方法與門道。但在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的傅晶看來,“塑造活生生的人物”是從中戲繼承下來的“血脈”,這個根本她一直銘記在心。“想要人物鮮活有質感,其實演員的基本修養是要真誠生活,體會其中的各樣滋味。演員必須要善於觀察生活,畢竟生活比戲要精彩多了!”

專訪|傅晶:表演中總有一瞬,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一個北京西城區的幼兒園老師和一個朝陽區的幼兒園老師,他們的區別在哪?”採訪中,傅晶問出了一個很是“刁鑽”的問題。“我做演員的樂趣,就是捕捉到這麼細緻的東西,再把它呈現出來。”傅晶喜歡藝術,捕捉角色的過程,就像是油畫大師莫奈,會去捕捉不同時段時風和陽光在樹梢上留下的變化。

“有的時候我自己遇到過不去的事會哭,哭著哭著突然一抬頭看見自己。我覺得這個感覺太真實了,放在人物上一定會很生動。” 這個時候,傅晶連自己為什麼傷心都忘了,只記得趕緊對著鏡子再演一遍,複製下這段情緒的心路歷程。

還有的時候,為了能強化記憶,她也會在大街上一秒入戲邊走邊學,路人就看見她一個人,低頭自言自語、絮絮叨叨,還時不時的咧嘴傻笑,和“神經病”沒什麼兩樣。面對生活中時常有這樣的“分裂”,傅晶笑著打趣自己,“這是職業病,得治。”

除了平時註重觀察積累生活,傅晶也很在意讓自己有能不斷學習的機會。不管是演員本身,還是角色,都需要新鮮的養料。“你得是新鮮的,活的。”

專訪|傅晶:表演中總有一瞬,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在傅晶的微博上,總是能看到她在世界不同角落的身影。旅行中的一切,都在刺激她強烈的好奇心與求知欲。“於演員來說,其他形態的藝術,都是可以觸類旁通的。俄羅斯冬宮裡的油畫,意大利羅馬的雕塑,法國巴黎的時裝,英國鄉村的美景都可以不同程度滋養著演員創作,”

聊到她正在出演的話劇《四世同堂》,老舍先生的文字讓傅晶大呼精彩:“那麼朴實無華,又生動深刻。讀這樣的文字是一種享受,就像是小熨斗,能把人心底的小褶皺全都燙平。”而小說中對人物的刻畫理解,對演員來說就是寶貴的養分,可以轉換到自己的創作需要之中。一句臺詞換了個說法或者是角度,產生的深度就會不一樣。

專訪|傅晶:表演中總有一瞬,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如果歲月可回頭》飾 林響

“這些東西,小的處理,它真的是透過平時一點一滴的積累,自然地慢慢地流淌出來的。”

傅晶形容演員就像是“生活品鑒師”,生活變化莫測,遠比戲豐富,其中的人情冷暖,酸甜苦辣,演員得先嚼出滋味來才能傳遞給觀眾,這樣的角色才有生命力。

“所以有些時候,不可以著急,就像樹不可以長得太快。一年生當柴,三年五年生當桌椅,十年百年的才有可能成棟梁。生命需要養深積厚,需要時間去成長。”傅晶道。

演員要修好心

“我小時候,爸爸媽媽帶著我看了一部話劇,舞臺上變化斑斕的燈光至今還留在我的腦海中。”正是那一片回憶中朦朧絢麗的燈光,開啟了傅晶對錶演的嚮往。也讓她從小就許下了“要在戲里經歷不同的人生”的願望。多年來,她在表演這條路上走得心無旁騖,也深陷其中。

傅晶和角色的共生關係,使得她對於每一個角色都會全情投入。每拍完一個角色,傅晶都需要一段時間,來讓角色離開自己。

因此,她以前接的大部分都是正面角色,也儘量避免接負面角色,和負能量一起糾纏兩三個月,對她來說實在是一種折磨。不願意演,還是希望給大家帶來更正面的影響。“我也覺得是因為我不夠強大,我的心靈承載不了。”

專訪|傅晶:表演中總有一瞬,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安居》飾 馬倩

但最近幾年,網絡的發展讓觀眾可以更直接地和演員交流,對傅晶來說,這也讓她發現這不僅僅只是一份工作。她經常會在自己的微博上收到陌生人發來的私信,就像是對著一個樹洞一樣,在對她傾訴生活的不如意,或是都市人的孤獨。這些陌生人告訴傅晶,有的時候因為她的一個角色,甚至是一句臺詞,都會成為幫助他們繼續生活的動力。

“這些話給了很大的觸動。”傅晶道,“我的工作不僅僅是我拿到了一筆錢,還讓我走進很多人的心裡,給他某種心理上的慰藉或者鼓勵。這使我的工作具有了更深刻的意義。”

隨著自己的日趨成熟,傅晶如今對人性和對社會有了更成熟的認識和理解,“我覺得我已經做好了接納各種角色的準備,甚至我現在已經不再害怕駕馭反面角色,也知道怎麼才可以演好她了。”

專訪|傅晶:表演中總有一瞬,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如今,傅晶會感覺到自己的“心”越來越有力量。而演員,要修好自己的心,就像芭蕾舞演員要修好自己的身體一樣。一顆健康的,充滿了活力、好奇心、敏感度以及有“善”的力量的“好心”才能做各種變化,展現出不同人物的心態。她不再逃避黑暗,是因為她知道,光得在黑暗中才能得以顯現。“只要這個角色能夠觸動人心,能帶來鼓勵,或是警醒,我都願意去嘗試。”

演員,這個被傅晶總結為脆弱又堅韌,敏感又強大的職業。在她的心中,始終具有一個神聖的地位,並且不斷在為之努力。在影視領域不斷探索的她,也有著回歸大舞臺回爐磨練的自律與清醒。

專訪|傅晶:表演中總有一瞬,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傅晶如今出演中的《四世同堂》,是一部在國家話劇院又叫好又賣座的大戲。傅晶為了能參與其中,特意推掉了影視劇的工作,選擇回到大舞臺繼續磨練。

“話劇很迷人。每一場里,演員自己的狀態,觀眾的狀態,對手的狀態,都會給現場帶來無數種可能性。你得去適應它,這些東西全都是活的,你的毛孔全部要打開,所有的觸角要打開,機能全部要綻放……你要隨時做應戰的準備。直接面對觀眾,實在很長功夫。”傅晶如此形容她在舞臺上進行話劇表演的感覺。

“總有一個瞬間,你會覺得你的生命會影響到另外一群人,而那群人也會影響到你,舞臺會最直接地凈化你,會鼓勵你,也許會點醒你,那是個靈魂互相交織的地方。我要儘量真誠地把我最好的傳遞給觀眾。”

專訪|傅晶:表演中總有一瞬,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傅晶告訴我她很喜歡一段話“去生活,去犯錯,去跌倒,去勝利,去用生命再創生命。”生命是有光的,她希望自己能夠越來越有力量,然後可以去照亮別人。

“感謝麥香這個角色給了我發揮的空間,也盼望以後可以碰到更具深度和挑戰的角色。”這是一個用心去生活,並用生命在演戲的演員。她在角色中體味各種人生,並盡自己所能,去影響著更多人的生命。

【文/一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專訪|傅晶:表演中總有一瞬,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