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秦海璐啃了一塊硬骨頭,《拂鄉心》上影節展映看哭眾人

秦海璐啃了一塊硬骨頭,《拂鄉心》上影節展映看哭眾人

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來到第二天,主競賽單元很受關註的《拂鄉心》迎來了首場展映,現場看哭了不少人。這倒不光是電影節的文藝影迷們喜歡文藝片的緣故,也是因為影后秦海璐選擇了一塊硬骨頭來啃,把它作為自己的導演的第一部作品。

秦海璐啃了一塊硬骨頭,《拂鄉心》上影節展映看哭眾人

這塊硬骨頭說的是《拂鄉心》的題材,電影講的是臺灣老兵的故事。1949年撤退到臺灣的老兵蔣生已經在臺灣生活了幾十年,在臺灣沒有再結婚生子。年輕也還好,到了暮年,當年一起來的戰友一個個離去,孤寡的生活實在難捱,溫暖這些老人的是紅包場的歌女們。

秦海璐啃了一塊硬骨頭,《拂鄉心》上影節展映看哭眾人

所謂紅包場起源於1960年代,當時針對由中國大陸來台的軍官、軍眷,模仿上海歌廳形式設立,一開始並無“紅包場”的稱呼,因為後來有聽眾為了鼓勵自己喜愛的歌手,會直接將金錢包在紅包袋中,上前獻給演出中的歌手,漸漸的這類型的歌廳,被稱為紅包場。漂泊在異鄉的老兵無法生根,故鄉早就回不去,紅包場成為了一個有特殊意義的地方,老兵們在此用不算多的錢聽一聽老歌,拂一拂鄉心,獲得一些有目的關心。

秦海璐啃了一塊硬骨頭,《拂鄉心》上影節展映看哭眾人

想一想曾經穿越槍林彈雨,在不斷遷徙流連的堅毅軍人到了晚年無根飄搖,無人可依。這個母題聽起來就很有故事,但是想要拍好又不流俗煽情,難度不小。

演員拍電影,其實是有負擔也有風險的,尤其是在演員這個身份上已經做得很好了,要拍一部獲得大家認可的電影,真的不容易。一齣道演電影就以《榴蓮飄飄》拿了金馬最佳新人獎和影后的秦海璐,後來又以《到阜陽六百裡》拿下金馬獎最佳編劇。

秦海璐啃了一塊硬骨頭,《拂鄉心》上影節展映看哭眾人秦海璐啃了一塊硬骨頭,《拂鄉心》上影節展映看哭眾人

或許是秦海璐跟“漂泊異鄉”的電影很有緣分吧,《榴蓮飄飄》是漂泊在香港的特殊行業從業者,到《阜陽六百裡》是在上海打拼的異鄉人。從演員到編劇,再到導演,這次身份的轉變,秦海璐還要講一個漂泊和歸鄉的故事。不同的是,這次雖然也是個體故事,但是這個個體的流變全部受到了家國民族變化的影響,其中的難度和思考的空間更大。

秦海璐啃了一塊硬骨頭,《拂鄉心》上影節展映看哭眾人秦海璐啃了一塊硬骨頭,《拂鄉心》上影節展映看哭眾人

跨界當導演拍什麼片子比較保險,恐怕是青春片。翻看這幾年跨界做導演的例子,“聰明”的做法大概是選擇青春片了。趙薇的《致青春》、蘇有朋的《左耳》、劉若英的《後來的我們》、何炅的《梔子花開》,青春片意味著可以找自帶流量和話題的演員,青春的故事自帶柔焦,畫面美美的,再加上好聽的音樂,品質先不說,多少是能賣點的。《拂鄉心》里找來了常楓、葛琴、雷恪生、屈中恆,這些是大眾不算熟悉的名字。

秦海璐啃了一塊硬骨頭,《拂鄉心》上影節展映看哭眾人

不過事實證明,秦海璐的選擇是正確的。常楓和蔣生一樣,1949年去了臺灣,不過常楓幸運的多,在臺灣結婚生子,還成為一位演員,拿過金鐘獎。類似的經歷讓常楓在演繹的蔣生這個角色時,自然而合理,他的演技成為了本片最大的亮點。少一味香料都不做辣椒的執拗,出門上了鎖要還要綁上鐵絲,賣家當換一口好棺材的心酸,都是蔣生這個孤寡角色多年生活帶來應有反應。這樣一個不算討喜的老頭在常楓的演繹下,讓人討厭不起來。常楓今年也96歲了,在映後現場,常楓說這是自己的封箱之作了。

秦海璐啃了一塊硬骨頭,《拂鄉心》上影節展映看哭眾人

這個題材有難度,但是它也很好哭。很好哭的電影考驗導演是不是一個能控制好感情的人,放很容易,讓你哭也不難,但是願意在第一部作品里剋制情感,留下餘味更加難得。這一點上,我們得承認啃了硬骨頭的秦海璐做的還不算好。電影里部分戲很容易猜出導演的心思,對於下一步要走到哪裡,觀眾會心一笑就猜個八九不離十。

秦海璐啃了一塊硬骨頭,《拂鄉心》上影節展映看哭眾人

從電影技術層面看,這部電影的聲音的確做的還不夠好,收音、配音、聲音設計都還可以更好。構圖雖然不算驚喜,但也能看到有認真設計的心思在。

秦海璐啃了一塊硬骨頭,《拂鄉心》上影節展映看哭眾人

這麼一說,對於一個跨界導演來說有點苛責,但是深信,以秦海璐的性格,“導演”這個身份不會只是玩玩而已。

來自淘票票媒體號:淘票票編輯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秦海璐啃了一塊硬骨頭,《拂鄉心》上影節展映看哭眾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