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小男孩》:美國在二戰中一段不光彩的歷史

自電影誕生以來,有一類題材經久不衰,那就是二戰。我喜歡這一類型,尤其是時間跨越戰前和戰後的,電影裡人物境遇的變化讓人唏噓。那些納粹分子曾經自詡高貴、不可一世,而戰後卻東躲西藏,惶惶如喪家之犬,每看到這裡我總會有一種報複的快感。我不知道這樣的心態是否健康,但我想這世上絕對理性的人實屬少數,也就心安理得了。

二戰電影中的大部分屬於宏觀敘述,聚焦某一歷史事件。不過,我更喜歡的是講大歷史環境下小人物境遇的類型,比如《黑皮書》、《偷書賊》一類。歷史的前因後果往往就隱藏在那些微小細節中,從普通人的視角,可以窺見更清晰的背景。

今天看了一部美國電影:《小男孩》,非常之喜歡。以前瞭解過電影的相關歷史背景,所以很感興趣。

珍珠港事件爆發後,居住美國的日本人受到官方和民間的仇視,還被政府關押和驅逐。有一些二代日裔移民,為了表明對美國的忠誠,自願加入美軍,同軸心國作戰,打仗異常勇猛。電影對這段歷史進行了部分的還原,比讀冷冰冰的文獻資料有更深刻的體會。

故事發生在一個美麗的海濱小鎮,我猜想為西海岸。因為我查了下相關資料,二戰時期美國有十幾萬日裔移民,大多居住在西海岸。主角佩普從小患有矮小症,幾年下來身高一直沒有太多變化,他被同齡人歧視,被戲稱為侏儒。

佩普有一個善良的父親,他們相處融洽,親密無間。父親沒有長輩常有的威嚴,而更像是佩普的朋友。他經常給佩普講超級英雄故事,帶佩普去看魔術表演,佩普稱父親為自己的“搭檔”。每隔一段時間,父親都會帶著佩普去找福克斯醫生,診斷兒子是否患有矮小症,醫生每次都無法給出肯定的答覆,只是說佩普是一個“小男孩”。漸漸地,小男孩這個稱號在鎮上逐漸傳開,人們已經習慣這樣稱呼佩普。

《小男孩》:美國在二戰中一段不光彩的歷史

小男孩的哥哥倫敦是一個正處於叛逆期的青年,珍珠港事件爆發後,父親和倫敦意識到家裡得派一個人參軍。可能是天生勇武,哥哥倫敦對上戰場抱有極大的熱情,不過現實給他潑了一盆冷水,他沒能通過參軍的考察,因為他有扁平足。

這樣一來,入伍的重任就落在了父親詹姆斯身上。父親被分配到了菲律賓戰場,倫敦則留在家鄉,繼續打理家裡的汽修店。以前佩普經常和父親一起去看魔術表演,現在他只能一個人去了。佩普身材矮小,一些同齡的小孩會因此而欺負他,他們把佩普趕到巷子里,對他拳打腳踢,佩普孤立無援,所以也不敢還手。看得出來,他們欺負佩普似乎成了家常便飯。

珍珠港事件爆發後,十幾萬日裔移民被集體關押在生存環境惡劣的定居點內。在反覆確認他們沒有威脅之後,政府才將其放了出來。雖然他們重獲自由,但還是遭到了驅逐,還有人揚言,要把他們驅趕到偏僻之地,任其自生自滅。隨著戰爭的加劇,很多白人都有至親死於日本人之手,這自然加深了他們的仇恨,於是反日的浪潮更加高漲。

一天,一名軍官來到小男孩的家中,報告他們的父親被俘虜的消息。聽到這個消息,一家人陷入了沉默。雖然早就做好心理準備應對各種可能,但事情真的發生後,大家一時間還有些難以接受。慶幸的是父親還活著,但能否平安歸來還是個未知數。

外部世界硝煙瀰漫,小鎮卻依然平靜如初。時間一天天流逝,一家人苦等不到父親歸來的消息,哥哥倫敦有一些動搖了,他強迫自己接受父親或許已經死亡的現實。

在遠離鎮中心的郊外,住著一個移居美國四十年的日本人橋本,他獨自生活,平日里與人為善,老實本分。在戰爭爆發前,他應該和鎮上的人相處和諧,但珍珠港事件的發生,徹底改變了他的處境。他忽然就在鎮上備受歧視,每當他進入公共場所,比如商店或餐館,就總會迎來四面八方的異樣眼光,當然以不友善的居多。更有甚者,就直接警告,要他趕緊離開。每當此時,橋本總是不去爭辯,而是默默忍受,獨自離開。

《小男孩》:美國在二戰中一段不光彩的歷史

每當看到這樣的場景,我總是忍不住難受,以前看《綠皮書》我也有過相同的感受。電影里黑人主角在南方受盡歧視,但每次他都忍氣吞聲,唯一的一次司機幫著反抗了,結果就一同被關進警局,這樣的情節讓我對心懷偏見之人充滿了厭惡。一個無辜的個體被一個集體圍攻,他沒有力量起來反抗,只能選擇退讓來避免更大的傷害,這是生活的殘忍。

鎮上的所有人中,只有神父和橋本保持著朋友關係,每當鎮上的居民刻意刁難橋本時,神父總是出手制止。神父在鎮上頗有人望,鑒於這層關係,大家還不至於做得太過分。

不過電影終究不是現實,真實的歷史中,日裔居民遭受的欺侮遠比橋本遭遇的要惡劣得多。日本人開的商店被迫營業,走在街上被人圍毆,被關押時身上的值錢物品被官員敲詐,等等。不過意外的是,對於這一些明顯侵犯自身權利的行為,他們中的絕大多數都沒有反抗,而是不斷自我反省,且極力想要證明自己的忠誠。

因為父親被日本人俘虜,倫敦也成為了仇視橋本的一份子。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他和佩普悄無聲息地潛入到橋本家附近。橋本的家遠離鎮中心,我不知道這是否意味著從前他也很難真正融入白人社會。佩普拿起石頭砸向橋本家的窗戶,倫敦則點燃了自製的燃燒瓶。不過,因為倫敦是扁平足,他在扔的時候不幸摔倒,瓶子掉在了草地上,引起了一場小火。兄弟兩人趕緊逃離,所幸火被及時發現並撲滅,橋本和他的房子才安然無恙,倫敦則被關進了鎮上的拘留所。

儘管倫敦已經對父親的歸來不抱任何希望,但是佩普和母親仍沒有放棄等待。曾經給佩普檢查身體的醫生福克斯經常來他們家拜訪,對佩普的母親各種關心。福克斯也是獨自一人扶養兒子,他顯然覬覦佩普母親的美貌。不過,佩普的母親堅信丈夫一定會回來,所以每次都委婉地拒絕了。

佩普找到神父,請教能讓父親回家的辦法。神父給了他一張願望清單,說只要完成清單上所列的事情,父親就會回來。

神父給的願望清單都是一些善舉,比如給饑餓者食物,讓無家可歸者住宿,給裸身者衣服,等等。神父還特別加了一件事,那就是和橋本做朋友。

和橋本做朋友,這對佩普來說有些尷尬,不過為了父親,也只能委屈自己了。佩普主動找到橋本,為打碎窗戶的事情道歉。經過他再三的請求,橋本答應成為他的朋友。在兩人互相瞭解以後,佩普發現橋本其實也沒那麼討厭。橋本很友善,脾氣溫和善解人意,經常和佩普談心。

佩普邀請橋本來自己家做客,打開門的一瞬間,媽媽有些詫異,佩普趕忙表明橋本是自己的朋友,母親隨即釋然。看來,在鎮上並非所有人都心懷偏見,只是有人對惡行選擇了沉默,而讓加害者肆無忌憚。

用餐並不順利,哥哥倫敦的到來打破了其樂融融的氛圍。原來,經過醫生福克斯的疏通,倫敦得以提前從拘留所里出來。這或許也是福克斯想要獲取佩普母親青睞的一種手段吧。倫敦看見橋本在家,表情頓時嚴肅起來,他一言不發走出門外,不知從哪裡拿來一把獵槍,對準橋本,大喝著要他滾出去。

飯局不歡而散。

小男孩和母親跟倫敦大吵了一架,佩普覺得倫敦很過分,而倫敦對於佩普邀請“殺父仇人”來家做客感到很憤怒。母親大聲呵斥倫敦,不准他說父親死了,倫敦卻責怪母親,說她不願認清現實。

隨著戰爭越來越激烈,橋本在鎮上的處境越來越糟,在外面的餐廳吃飯時,他會被憤怒的人群驅趕。甚至有人威脅橋本,限他一周之內搬離,否則就要他好看。面對壓力,橋本並沒有離開,而是默默忍受,繼續自己的生活。儘管鎮上的一些人都在遠離橋本,小男孩卻依然和他走得很近,並一直努力維護他的尊嚴。

前半部分的劇情大致是這樣,至於父親詹姆斯是否會回來,大家對橋本的看法是否會有所改觀,這些都交由讀者親自去尋找答案。我從電影里看到的更多是當年的日裔美國人受到了怎樣不公正的對待。

這算得上是二戰史上美國的一段不光彩歷史了,無論現在美國如何民主自由,這一筆帳也無法抹去。雖然經歷了四百年的民主歷練,但是普通人依然無法客觀地看待某些事情,民粹依然會涌現。更可悲的是,就連上層精英,也會同意驅逐和關押日裔移民的法案出台,不得不說這很悲哀。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這段歷史能夠被美國人自己拍出來,並用後人的視角去反思,也算得上是一種進步吧,願人類在前進的路上永遠也不要走回頭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小男孩》:美國在二戰中一段不光彩的歷史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