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阿拉伯的勞倫斯》:寄意寒星荃不察

《阿拉伯的勞倫斯》:寄意寒星荃不察

《阿拉伯的勞倫斯》是一部由大衛·里恩導演的電影,1963年,該片獲得第35屆奧斯卡獎最佳影片獎、第20屆美國金球獎劇情類最佳影片獎等獎項。

花了三個小時二十分鐘,終於完整地看完了整個電影。以前在電影頻道上看了一半,終於沒有看下去。電影頻道把電影畫面變成電視畫幅,讓一部電影變成了一部電視劇,怎麼著都覺得沒有電影風範,當時覺得整個電影特別冗長、緩慢,鏡頭處理得也不好,但看原裝的電影畫面,便感覺不一樣了。

基本令人一口氣看下去,那種不知前途的命運之謎,始終交織在電影里。

影片中的勞倫斯可以說是夾在阿拉伯人與英國人之間,兩頭不討好。影片的立場也採取了一種中性的客觀的批判立場,對英國軍隊採取了諷刺的基調,同時,也阿拉伯人也沒有什麼正面的評價。

《阿拉伯的勞倫斯》:寄意寒星荃不察

只有勞倫斯最可愛。影片並沒有交待為什麼勞倫斯有著這種天生的比阿拉伯人更愛這個民族獨立與自由的心理期許,好像勞倫斯先驗地在內心裡翻捲著給予阿拉伯人這份恩賜的古道熱腸。

這種期許,註定是與英國人的目標是相違背的,同時,他的這種超前性的期望,也在幾乎是扶不上牆的阿拉伯人那兒遭遇到了反彈與對立。

所以影片在葬禮上各色人等對勞倫斯的評價並不高,因為他的那種精神選擇,是不符合英國人的利益的。

《阿拉伯的勞倫斯》:寄意寒星荃不察

在這種非議聲中,影片展開了對勞倫斯經歷的敘述,也開始闡明他的一生為什麼會在英國本土引起巨大的爭議。

影片分成幾個非常鮮明的段塊,這種段塊,是用順向的情節線串聯起來的,並沒有與之相應的並立空間,這使得影片的線索是適應於這種人物傳記片的直線敘事。

《阿拉伯的勞倫斯》:寄意寒星荃不察

開始的時候,表現開羅的英軍處於一片悠閑的局外人的舒適中。而勞倫斯卻心甘情願地願意前往阿拉伯地區,調查完成交辦的事宜,便與這種英軍的舒適狀況形成了反差,這也導致後來他再次來到這樣的環境中,便顯得格格不入的重要原因。

沙漠巧遇哈利斯人阿裡(費瑟王子的手下人),構成了勞倫斯介入到阿拉伯的事務的緣由。在這之前,影片對沙漠的風光介紹是隨著另一個不知名的阿拉伯嚮導而展開的,但到阿裡這兒,這個嚮導僅僅因為用了所謂阿裡他們的專用水井,便被阿裡幹掉。嚮導的意義,就是把勞倫斯引入到沙漠禁區,至此,他便沒有用處,而又由他引出了另一個貫穿全片的重要人物,這個嚮導的作用頗像《水滸》中開篇的王進擔負的引子功能。

在費瑟王子處,勞倫斯似乎是突發奇想,萌生了攻擊位於海邊的土耳其重鎮阿卡巴的計劃,開始了影片中重點表現的穿越大沙漠的驚險經歷。在路上,又遇到了哈威達特的首領奧達,以金錢為誘餌,伙同奧達一起進攻阿卡巴。由此完成了影片的第二個片段。

《阿拉伯的勞倫斯》:寄意寒星荃不察

第三個片段,是勞倫斯穿越西奈半島,重新回到開羅,向英軍彙報目前情況。這裡他遭遇到酒吧的非公正待遇、上級的質疑,直到確認他的事實後,同意繼續讓他組織阿拉伯人進行反土耳其的戰鬥。

第四個片段,這時有了一個美國記者視角的加入,而且多從這個記者的眼光,通過他採訪奧達、現場採訪等角度,來立體地展示勞倫斯的戰鬥經歷。因為在這裡沒有多少順向線索,而是一種事件的累積,採用記者的眼光,可以感受到勞倫斯的反響及影響,也可以以最少的內容,濃縮勞倫斯的生活經歷。這裡有勞倫斯組織的伏擊火車行動,有奧達獲得火車上的馬匹後,分崩離析,勞倫斯被捕竟然全身而出。在這之後,他心灰意冷,與阿裡告別,回到英軍中,他說:“那是你的人民,讓我回到我的人民中間。”這說明他在被捕後遭遇到的軍官的同性戀的污辱對他的身心傷害是很大的,這種精神困惑也是很真實的。

《阿拉伯的勞倫斯》:寄意寒星荃不察

第五部分,這就是勞倫斯率阿拉伯人與英國人共同進軍大馬士革的段落。此時的勞倫斯反感政客們的可恥的行為,建議把大馬士革還給阿拉伯人。出於這樣的動機,他率領阿拉伯人,進軍大馬士革。路上,他看到被屠殺的村莊,怒不可遏,追殺造事的土耳其人,在這裡,他顯示出非同非常的暴力傾向,用手槍點殺那些業已投降的土耳其人,把他的人道主義傾向推入到一個暴力的層次。正所謂血債還要血來還,這似乎是一種暴力傾向,但背後卻是以人道主義為支撐的。因為復仇這一事件的本身,就意味著對親人的關切,對人性的肯定,正是這種恩怨分明的人性,才會讓他更強烈地痛惡敵人。這就是一種矛盾的現象。比如,據楊沫的兒子老鬼披露,楊沫的女兒被害,楊沫卻放了凶手一碼,這被證明沒有人性,在這裡潛含著準則是,只有採用一種暴力手段,讓凶手伏法,才是一種真正的人道主義。對敵人的縱容,就是對自我人道主義的傷害。這在本片中,也得到了很好的體現。勞倫斯的人道主義是通過對敵人的凶暴來體現的。阿裡在這裡拼命地勸說勞倫斯,我想,並不是阿裡經過勞倫斯的感染與教育,已經進化到一個人道主義者的高度了,而是按影片的共性的說法,阿裡這樣的阿拉伯人,既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敵人,而對真正的人性惡的東西,竟然可以麻木不仁,這裡的阿裡也沒有成熟,影片只是想說明他的麻木不仁而已,對此,我們不能一廂情願地認為阿裡像一個革命者那樣在“戰鬥中成長”了,這樣的判斷,顯然是很幼稚的,也不符合影片中對勞倫斯形象的定位。這一段,通過勞倫斯惡的一面揭示,正是顯示出他的人道主義的另一種閃光。

《阿拉伯的勞倫斯》:寄意寒星荃不察

在議會大廳里的爭論,使勞倫斯處於尷尬的境地。費瑟王子與奧達,這兩個是勞倫斯進軍阿卡巴途中的重要盟友,他們在這裡爭鋒相對,互不相讓,影片並沒有把這種爭論上升到一個觀念的層次,而完全為雙方控制的不同的實體之間互不合作而瞎扯洋馬蛋,一下子把這種爭論的弱智的性質表現得淋漓盡致。勞倫斯脫離了他的文明,為這種根深蒂固、毫不掩飾的自私與孤立行為而無可奈何。特別是當費瑟王子也對他冷言冷語的時候,他突然明白,自己也是多餘的,便毫不猶豫地離開了這裡,回國去了。

《阿拉伯的勞倫斯》:寄意寒星荃不察

可以說,他是心灰意冷的,不管是英國人還是阿拉伯人,都沒有把他視著英雄,他是逞著自己的人道主義選擇,給予別的民族以尊重與權利,但沒有人感謝他。這也許就是他的悲哀吧。殖民主義者中出現這樣的人,是真的存在嗎?這種人,其實是甘地需要與渴望的那種人。他們會覺醒嗎?也許電影中把他描寫成一個自發的好人,但在殖民地人民的心目中,他們出現這樣的選擇,更多地不是自覺,而是當地人民的啟迪。正像是甘地啟發了殖民地侵略者的人道主義,而不是殖民者人道主義的自我覺醒。畢竟這樣一部代表英國感情的電影,我們作為曾經的半殖民地的受害者,必然要保持這樣的警惕。

影片的藝術特色,突出地感到是如何在紀事類的電影中,簡略得當,製造高潮。

《阿拉伯的勞倫斯》:寄意寒星荃不察

影片是採用多樣的視角,在一個平淡的情節中,製造高潮的。比如,勞倫斯回去拯救那個落伍的嘉西姆的段落,就很有特點。影片表現勞倫斯的腳步漸行漸遠,走向了遠方。然後用一組對應的鏡頭,從遠景表現勞倫斯與嘉西姆之間的互相行走的鏡頭,但他們是否相遇,是否找到,影片停止了交待,這裡最後一個鏡頭,是失蹤者倒下的鏡頭。這樣的交待,肯定是平淡的。影片換了一個角度,就是以那個阿拉伯少年杜德的角度在等待的鏡頭,地平線上,終於出現了一個黑影,勞倫斯背著失蹤者出現了,這時杜德十分興奮,觀眾的懸疑的情感,在這裡也得到了一次平安著陸,情緒頓時也提高了起來。影片緊接著,似乎不盡興,又設定了一次高潮,讓另一個阿拉伯少年法拉吉在山上再次呼喚起來,影片通過這兩個構思幾乎相同、不厭其煩表現的激情場面,不斷提升著激動的層次,仿佛不把勞倫斯的偉大壯舉標示出來,觀眾就不會知道似的。影片通過這樣的人性化的細節,表現了勞倫斯已經在這裡不戰而勝了,戰士的勝利,不一定是人道主義的勝利,但此刻的勞倫斯,雖然還沒有真正地取得戰事的勝利,但他生命的拯救,已經使他不僅贏了阿拉伯人,而且贏得了觀眾,而這種氣勢,同樣是可以壓服住敵人。這個段落,也可以看成是巧妙地用人性的勝利置換戰爭勝利的一個技巧。戰爭可以失敗,但精神可以勝利,我們往往是用精神的勝利來掩蓋戰爭失利的難堪。比如,《三國演義》中當陽之戰劉備逃跑的時候,一路上慘不忍睹,但劉備卻以自己的人性,贏得了勝利,與此有異曲同工之妙。

《阿拉伯的勞倫斯》:寄意寒星荃不察

在進軍大馬士革的段落中,我們同樣可以看到簡略得當的敘事技巧。當勞倫斯即將進入大馬士革的時候,問到手下人,英軍在哪裡?下屬回答了英軍的概況。下麵一個鏡頭,就是英軍進城的鏡頭。這裡迴避了勞倫斯率領的阿拉伯人進城的鏡頭,而同時用英軍的進城的鏡頭,概括了目前的進展狀況。這種交錯式遞進的省略,的確使影片的敘事速度變得非常快捷。

影片設置的幾個虛構性的人物,都是為了刻劃勞倫斯的人道主義形象的。比如勞倫斯求助的那個嘉西姆,後來因為殺了奧達部落中的人,幾乎釀成阿拉伯兩支部落之間的火拼,危難關頭,勞倫斯大義滅親,一槍斃了這個他拯救了生命的嘉西姆。可以說這個嘉西姆的人頭,是使用效率最高的一個人頭。第一次救他,通過這個人頭,展現了勞倫斯的人道主義情懷,一下子感染了阿拉伯人;第二次,他又用這個人頭,平息了一場紛爭。正如阿裡在此事之後呢咕道:“你讓他生,又讓他死。”雖然從結果來看,生死互抵,這個生命都是同樣的死亡結局,但勞倫斯卻通過這一生死,收穫了重大的價值。

《阿拉伯的勞倫斯》:寄意寒星荃不察

另外兩個阿拉伯少年杜德、法拉吉的作用,也成了烘托勞倫斯形象的鬼魂。他們的死,幾乎都是襯托勞倫斯形象的重要機緣。如果他們生前是勞倫斯的侍童的話,那麼,他們更用自己的死,完成了對勞倫斯形象的侍候工作。杜德的死,是因為他陷入流沙,這一情節與構造,與《可可西里》中相似的情節,幾乎是一模一樣。勞倫斯儘管全力營救,也沒有把杜德救上來,為此他自責不已,並把另一個少年法拉吉大搖大擺地帶到了英軍的酒吧里,讓他喝上一口桔汁,以此來祭奠阿拉伯少年的犧牲。後來法拉吉炸鐵道時受傷,勞倫斯毫不猶豫地一槍結果了他,但影片在前面交待了他對阿拉伯少年的尊重,這裡的殘忍,並沒有損傷人物的形象。影片對人物的維護與曲意掩飾是鮮明的,最終指向都對準了人物的人道主義精神。

《阿拉伯的勞倫斯》:寄意寒星荃不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阿拉伯的勞倫斯》:寄意寒星荃不察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