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一遍一遍又一遍,我很喜歡《無間道》系列電影。

人物性格的鮮活豐滿,演員的精湛演技,劇情的波盪起伏,配樂的縹緲煽情,畫面的純凈飽滿……

毫不誇張的說,《無間道》是部讓全世界人重新對香港電影刮目相看的電影,它從哲學的角度直接深入探索人性,去感受身不由己之下的那種窒息,感受貪婪與自私,和所謂的善與惡。

遺憾的是,可為什麼現在的香港再也拍不出像《無間道》這樣經典的電影了呢?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黑白卧底的人物塑造

《無間道》整部電影的橋段,雖然仍然不脫港產警匪片及卧底的格局,但它對各人物的造型,以及情節的佈局,的確比同類電影略勝一籌,尤其對黑白兩道界線的含糊,帶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質疑。

劉德華飾演的劉建明,和梁朝偉飾演的陳永仁這對黑白卧底,標志著雙生兄弟般的同質與迥異。兩者同樣是卧底,則註定要不斷徘徊偽裝角色和真實角色中。

電影的整體推動力正是由兩者作為警察/卧底,忠姦甚至牽連警司/黑道幾種對立層面的鬥智角力。劉建明冷峻的外表及處事不驚的態度,使觀眾到最後還搞不清,他到底符不符合警匪模式中的忠姦行為?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電影中只有幾場表現他對自我身份的懷疑。一場是在回憶鏡頭中,劉眼看梁被警隊逐出警校時,畫外音道出:“我真想代替你”但問題是劉想離開自己偽裝身份來回覆黑社會身份?還是想離開黑社會,回覆自我想當好人呢?

另一場是黃秋生飾演的黃警司被殺後,劉在看著他遺下的工作證照片時,眼神泛起一份遲疑。到底他是惋惜黃警司被黑社會迫死,還是理解到遲早有日他也會招來橫禍?另一場是劉撫摸著自己的新警察身份工作證時,又出現一種迷惘。似乎在告訴觀眾,他對當警察或卧底,產生很大的掙扎,似乎考慮他由姦變忠。

這種心理轉變,一直導引觀眾對劉的行為有所期望。

然而,當劉在槍殺琛哥以及另一個同門卧底時,電影卻清晰地展示劉利用自己的真實身份來殺人滅口。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可以說,電影誤導了觀眾以為劉建明掙扎於正邪的何去何從,其實他只想消滅偽裝身份的證據,他一直是貫徹他以利益作前提之「姦」的性格。甚至在最迫切的角色和自我抉擇關頭中,也完全由形勢決定他的行為。

相反,陳永仁的角色一開始充滿委屈,他做卧底並非自願,近十年的卧底生涯迫使得他要看心理醫生來平衡自我。回覆警察身份等於做個正常人,而他的本性亦和真正角色吻合,他變成正邪不分,只為工作,他的心理鬥爭只是繼不繼續偽裝,沒有偽裝和本我的含混。

到最後,想恢復身份卻是再也沒有了機會。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電影人物的對立和營造,說白了仍然是外在因素和自由意志的掙扎。

陳永仁被迫做卧底,錶面是「姦」,內里是「忠」。而劉建明錶面是「忠」,內里卻是亦正亦邪的變數。正如曾志偉對即將混入警隊的古惑仔說:“這條路是你們自己選的!”但這些人從踏上社會開始,又何曾自主選擇過。

從電影一開始,「選擇這條路」幾乎是一種諷刺。

劉建明被選混入警隊是一種無選擇的選擇,正如陳永仁之被選做卧底一樣。陳、劉在錶面上有做不做,偽裝不偽裝的行為選擇,但現實卻不容個體選擇。正如劉殺琛哥之後說:“是你選的!”劉殺琛哥的必然選擇,正好是迫使劉在不能走回頭路時,在無可選擇情況下殺人滅口,這亦是韓琛選擇做大佬,總有一天遭橫禍的必然因果。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似乎電影中的四個角色——劉健明、陳永仁、韓琛、黃Sir都是無可選擇。可以有選擇的人,可能只有劉德華,但觀眾亦可隱約理解到,他選擇「姦」下去,也像是形勢迫成。

透過劉、梁兩個人物並時的爾虞我詐的鬥智角力,加以精密計算的平衡剪接手法,以及各演員的精湛演技,的確使香港乃至內地觀眾對港產片重拾信心。攝影師出身的劉偉強刻意選用昏藍的沉鬱色調,來拱托出黑白江湖全無出路的悲劇效果。其中曾志偉和黃秋生的賣力演出,簡直如點睛之筆。

《無間道》無論在卡司和製作上,都極盡心思,並不為過。電影探討的多層面,可以媲美吳宇森的《奪面雙雄》。然而在偽裝和真實的複雜掙扎中,梁朝偉則較錶面,反而劉德華的角色複雜得多。梁想恢復身份的願望,是一目瞭然的,反而劉所考慮的可能不是恢復自我與否,而是什麼才是最有利自身的身份。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角色的賣力演繹

佛曰:受身無間永遠不死,壽長乃無間地獄中之大劫。

正如其名,在此所受的苦永不間斷、永無止盡,是謂“無間”。

整部故事由於兩位主角的關係,劇情非常扎實也相當具有對稱美,往往給人更深一層、無窮遠的想像空間。然而活下來的劉健明是否真如電影末所說的,殘存下來,才是真正的苦難?這或許能從電影結尾,劉向陳墓碑致敬的眼神去發揮想像。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卧底故事的推陳出新,是香港電影的獨有歷程,這又可間接牽連及香港社會的曖昧人心。

《無間道》更深刻處,是雙重卧底的處理,要警賊對戰,更覺今非而昨是的無奈─以往白道總見常人,而今趟的警界才俊,竟是由黑幫滲入的卧底,同染悲情;《無間道II》交代了警察卧底陳永仁的黑道血脈,可無甚過去的劉健明,為黑幫事業而當上警察,卻又升官發財,才是更茫然的窮途。他在《無間道III終極無間》要來個極地反撲,爭取自力言說,更新身份,可原來那才是無間之途,記憶盡喪。

《無間道》說了一個很香港故事,然而故事仍然難以闡釋,因為香港人原來都是另類潛行弱者,要承受無光,無根,卻又自信努力地,一直想證明自己的身份。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當琛哥在青松觀的大殿上對著七名新人說,”出來行走江湖的,是生是死,該由自己決定。”琛哥又說,”你們跟隨我的日子最短,身家最清白,以後的路怎樣走,由你們自己決定。”

那一天烈日當頭,神像猙牙獰目,桌臺上七具小小的骨灰盒就已經決定好了一切。

其實最難得的,是《無間道》沒有以往港產片中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愚蠢花巧和賣弄。槍砰然響,人頹然倒,慌張中只剩模糊不安。黃秋生睡在摔扁的車上,嘴角掛著血絲,靜止的身驅在血腥中透出得固執,讓人相信他是曾經的朋友和嚴肅的上司。

曾志偉的陰鷙殘忍,在影片開頭幾個眼神中便已畫出。而他逃往消防樓道趔趄腳步,心裡趴出的慌張和絕望,到無聲無息中槍死去。很生活告之,真實老大和死人的區別,其實很小。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梁朝偉一直是我最心動的演員,絕不是他長得帥而已,天生的憂郁和四顧無依的氣質,強烈影響他所演過的每一部影片。這種角色演來更游刃有餘。迷惘的眼,散漫的形神,總能看出內心對行為和身體的背叛,自我的懷疑。“我是個警察”這話只能在醫生面前心不在焉吐出。

求證永遠發生在煉獄中,道路從不間斷,最後也只能睜大眼睛,在四面封閉的電梯癱軟到另一個世界。所有信心在這裡嘎然而止,是為無間道。

令人心悸的生存狀態安排,自然離不開對愛情的編弄,而愛情相對這些,實在無力和不足為道。麥莊讓鄭秀文和陳慧琳適可而止的表演再次證明他的高明。鄭演慣都市傻女人,沒有在片中長久撒潑,破壞陰沉平靜氣氛,實是幸事。而陳慧琳的寡言少語,和驚艷容顏符合大眾對心理醫生的神秘期盼。沒有風雨中的凄厲,生離死別的痛苦,只留底匆匆的錄音和紙片兒。

愛情,只是眾多煉獄中的一個痛苦而普通程序。女性在地獄里只是配角。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典型香港警匪片卧底的身份危機

警匪片,素來是港產片的強項。

雙雄戲,也是眾多成功電影的片種。配上雙卧底的意念,在80年代的《邊緣人》和《龍虎風雲》的珠玉面前,劉偉強、麥兆輝和莊文強的鐵三角組合,借《無間道》確實再次為香港電影業贏了漂亮的一仗,除了票房的空前成功外,更是香港電影的“救世”之作。

這是一條簡單的故事,寫下了一個不平凡的故事。當電影《無間道》的導演兼編劇麥兆輝不眠不休、拼命打造那個不一樣的卧底故事──如果警隊中同時有一個黑社會卧底,兩個?相遇會怎樣呢?

也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此刻正為已經迷失的香港人,再次打造另一個神話。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沒有明天的無間行者

但1989年後,在電影《無間道》出現之前,好像再沒有使香港乃至內地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的香港卧底電影了。之後的香港人,可以說連掙扎的力氣也沒有了,周潤發當年吊兒郎當的精彩演繹,也憑卧底角色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

當陳永仁脫口說出的「三年又三年」,其實是很無奈的。

正亟亟尋索自己身份的香港人,藉著簡約凌厲的攝影風格、平行交替的剪接技巧、極度節制的動作場面、異常出色的場面調度、亦正亦邪的角色塑造,讓觀眾耽溺在卧底迷失的無間狀態中,也道盡卧底的生活不易。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在《無間道》中卧底的名字更加平凡:陳永仁、劉健明,要很用心才記牢的名字,只有其貌不揚的曾志偉,才需要刻意地配上韓琛這種有氣勢的名字。平凡、更加親近。但22世紀的香港卧底,不能再是一貫的落泊,劉德華飾演香港有史以來“最靚卧底”,才真正討香港觀眾的歡心。

在兩個卧底的對碰中,陳永仁這類悲劇英雄註定落敗,因為港人已選定親手把這個由70年代成長、沒有身份、沒有認同的自我毀掉。說到底,陳和劉,其實是一個人的正邪兩面,在借助另一個隱伏在警隊中的黑幫卧底下手,大B(林家棟)只是劉建明的一個重生影子罷了。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這一切比拼,不再發生在舊型公共屋村內,這是香港人遠逝了的童年。

了結卧底的身份,不必再雙重效忠,正因這種期望,使電影不能完結在無間的電梯槽的槍聲中。犧牲電影主題的完整性和重量感,為的是要我們可以心安理得地把過去埋葬在清脆的「浩園」內,隆重的告別儀式過去後,卧底的身份始終可以重見天日。

但,這絕對不是結局。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卧底,說到底還是喜愛天台的光明。

被遺忘的昨天確實敲打了香港人的心窗,只是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又會稍稍地返回我們的心坎。

就像《無間道》最後的鏡頭,仍然是陳永仁刮凈鬍子向觀眾微笑,而升官發財的劉健明的眼眶,卻偏偏泛著無奈的淚光,是在向陳懺悔說:“對不起,我系卧底,但我想做個好人”

欣慰的是,最佳男主角,當然屬於陳永仁。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好的影片,往往有許多解讀,須得親身去看,還希望大家可以重溫一遍《無間道》,真的是難得的良心之作。

參考資料

  • 香港電影評論人2002年《《無間道》及《英雄》的票房啟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香港電影巔峰之作,為什麼現在再也拍不出《無間道》這樣的經典?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