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陳凱歌的匠人“怪圈”:越拍越“自我”與四不像“怪胎”

作為我國第五代導演的代表人物,陳凱歌的江湖地位自不必多說。從《無極》算起,陳凱歌的“大片”在票房表現上,與他在國內影視圈的地位“不成正比”,2017年末的奇幻大片《貓妖傳》拿到了5.26億票房,但與同期大片相比,也不過如此。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陳凱歌近年來的電影作品,專業人士與觀眾群體在評價上的兩極分化是出了名的。在豆瓣上,陳凱歌近年來的片子,鮮有超過7分的(除《搜索》),大多停留在及格線左近;而以學院派為主的專業影評人,往往給出了截然相反的說辭,認為他堅持了自己的藝術追求,內斂而深刻的直達主旨。

陳凱歌的匠人“怪圈”:越拍越“自我”與四不像“怪胎”

不管是豆瓣還是IMDB,本質上都是民意領袖引領下的大眾點評,說歸來,是代表了當時大多數觀眾的觀影意願,他們不理解這位拍出過《霸王別姬》、《荊軻刺秦王》等“神片”的導演,會“墮落”成這般田地。

本來,“懂行”的電影投資人,當然會更傾向於“專業意見”,尊重陳凱歌本人的藝術追求,但市場反響卻總是“不如預期”,說到底,還是代表觀眾的大眾點評體系,與代表學院派的專業影評系統之間,對陳凱歌和他的電影,在評價上的尖銳對立。

陳凱歌真的在原地踏步了嗎?我想,評價一位功成名就的導演,首先看時代性、再看藝術追求、最後看創作態度。從這三個維度來看,陳凱歌沒有退步,但也算不上與時俱進。

陳凱歌的匠人“怪圈”:越拍越“自我”與四不像“怪胎”

一個時代賦予一代人的記憶與表達,不同的時代會結出不同的文化果實。無論是陳凱歌,還是第五代導演群體的傑出代表張藝謀、田壯壯,無不是早年的代表作拿了歐洲三大獎,順利登上了電影界的人生巔峰。

那個充滿開放性思想的時代,給了他們廣闊的創作空間,他們的作品大多具有鮮明的個人特色,充滿了象徵主義和人文情懷,大多以寓言故事的形式抒發感情、表達思想,但是,“寓意和表達大於內容”的藝術追求,卻讓講故事成了他們的短板。

與之相比,“生不逢時”的第六代導演,在電影作品上要更加消沉、內斂、矛盾,仿佛在不斷的痛苦妥協中尋求出路,只能在突破性和隱喻上不斷下功夫。

陳凱歌的匠人“怪圈”:越拍越“自我”與四不像“怪胎”

成也時代,敗也時代。就拿當年的中國商業片開先河者張藝謀來說,2002年的《英雄》與2016年的《長城》,在色彩運用與藝術表達的手法上幾乎如出一轍,但不同時代的觀眾,卻給出了截然相反的評價。

陳凱歌的電影,始終保持了強烈的個人風格,那就是對民族、時代的人文式思考和藝術化表達,但他也和其他第五代導演一樣,電影作品追求意境、註重形式,表達含蓄內斂,卻在講故事上,跟不上觀眾的審美和時代的潮流。

於是,在觀眾們看來,陳凱歌作品越來越趨向於藝術追求與人文情懷,成了名副其實的“作者電影”。仿佛他總是習慣於陷入自我表達和自我陶醉,以一種“眾人皆醒我獨醉”的強硬姿態,與觀眾針鋒相對的打起了擂臺。

陳凱歌的匠人“怪圈”:越拍越“自我”與四不像“怪胎”

在資本的大力推動下,“唯票房論”造就了消費主義和娛樂至死的觀影和創作傾向。陳凱歌這樣功成名就的導演,卻執拗著堅持自己的藝術追求,對創新的理解和認識大多流於形式。陳凱歌近年來的作品一直在“變”,特別是題材上,從現實到奇幻、從歷史到傳說,他都嘗試了個遍,卻一直沒摸準觀眾的口味和票房的走向。

以陳凱歌的角度去看,絕非“盛名難副”,而是“騎虎難下”:堅持自我追求,觀眾不愛看,向商業化妥協,自己不答應。這種商業與藝術的矛盾、煎熬,反而令陳凱歌束手束腳,“四不像”的作品不是他的本意,而是一種充滿妥協意味的怪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陳凱歌的匠人“怪圈”:越拍越“自我”與四不像“怪胎”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