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死亡詩社》:生命短暫,我們總要發自內心地為自己活一次

作者 | 一味清歡

無論人類進化到哪個階段,總存在關於“自我”“生命”的疑問,影視作品中也時常探討自我的實現和生命的意義。

《無問西東》用四代人的故事闡明瞭只有真實地活著,才能從心靈深處感到平和與喜悅的道理;《海上鋼琴家》傳達了人應摒棄世俗的桎梏,永遠保持內心的純潔與自由的人生感悟;《歲月神偷》則告訴我們只要心中還有信仰,無論遭遇多大的災難,人都能撐下去。

這些影片就像夜空中的星,引領迷失方向的人們找到真實的自我,探尋生命的意義。而在茫茫星海中,電影《死亡詩社》無疑是最耀眼的那顆。

《死亡詩社》:生命短暫,我們總要發自內心地為自己活一次

《死亡詩社》由彼得·威爾執導,羅賓·威廉姆斯、伊桑·霍克等人主演。

彼得·威爾是澳大利亞最具世界影響的電影導演,擅長通過挖掘人的內心活動來表達對生命的感悟,電影《楚門的世界》就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羅賓·威廉姆斯是美國天才型喜劇演員,其標誌性的笑臉曾帶給人們無數的歡樂,在《死亡詩社》中,他飾演的基丁老師時而溫文儒雅,時而幽默風趣,時而充滿激情,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死亡詩社》:生命短暫,我們總要發自內心地為自己活一次

伊桑·霍克被譽為“最富感性魅力的青年男星”,曾憑藉《少年時代》中的老梅森一角獲得第87屆奧斯卡獎最佳男配角提名,在《死亡詩社》中,他用不多的語言和表情將敏感內向、但內心充滿想法的學生托德演繹得栩栩如生。

《死亡詩社》:生命短暫,我們總要發自內心地為自己活一次

《死亡詩社》圍繞一名反傳統教育的老師和一群朝氣蓬勃的學生展開,講述了在老師的引導下,學生們逐漸學會自主思考,並試圖探尋生命的意義和自我的價值的故事。

片名“死亡詩社”是一個詩社的名稱,有向死而生的含義,其成員都具有自由的靈魂,他們聚在一起朗讀詩歌,探討人生,隨心所欲地發表自由的言論,是一群滿懷激情、活得肆意張揚的人。

影片中有多處描繪了學生們違反門禁,夜奔而出,只為在山洞聚會的場景。他們輪流朗誦詩歌,讀到高興處擊節而歌,那高昂的情緒能透過屏幕感染每一位觀眾。他們還做一些在學校不能做的事,抽煙、講恐怖故事、大聲討論戀愛和女生,活力四射的模樣與在課堂時的正襟危坐迥然不同,通過那一張張激情澎湃的臉龐,我仿佛看到了真正的青春與自由。

《死亡詩社》:生命短暫,我們總要發自內心地為自己活一次

導演彼得·威爾顯然很善於拍攝青春的面龐,在他的鏡頭下,每一位學生都有著豐富的形象。尼爾優秀活潑,具有較強的領導力,卻一直希望擺脫強權的父親,去做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托德敏感內向,活在優秀哥哥的光環下,但有顆豐富火熱的內心;諾克斯陽光開朗,時不時抖機靈,但當遇見愛情時,他就是世上最熱情、最純真的少年。

這些早已被父母和學習定製好光鮮未來的學生們,在基丁老師的引導下,漸漸發掘真實的自我,勇敢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基丁不同於傳統刻板的老師,從學生時代走來的他,深刻知道傳統教育對學生天性的扼殺到底有多麼可怕,所以他竭盡所能地激發學生們獨立思考的能力。他告訴學生時光易逝,要抓住時間;讓他們撕掉死板的教材導言,引用名家的詩作來講述詩歌和自我存在的意義;用行走為例,告訴他們不要管別人怎麼說,用自己的步伐行走於人世間就好。

《死亡詩社》:生命短暫,我們總要發自內心地為自己活一次

於學生而言,基丁就像一個引領者,告訴他們生而為人最重要的事,就是為自己而活,不要等到死去的那天才明白自己從未活過。

學生們也未辜負基丁的期望,他們從沉重的課本中脫離出來,變得生動活潑起來。他們一起組織死亡詩社;尼爾第一次違背父親的意願,去演了戲劇的男主角;諾克斯不顧一切,大膽地向暗戀的女孩告白;查理在校報上發表文章,建議學校收女學生。

影片有個場景令人印象深刻,基丁佈置了讓每人寫一首詩並當眾朗讀的作業,托德因為怕鬧笑話,撒謊說自己沒有寫,基丁沒有相信他的話,先是讓他大喊,激發出他內心深藏的野性,然後讓他閉上眼睛,不停地逼問他。在基丁的逼問下,托德作出了一首有思想有內涵的詩,震驚了所有人,托德自己也綻放出發自內心的燦爛笑容。

《死亡詩社》:生命短暫,我們總要發自內心地為自己活一次

學生們的改變其實是一場自我的脫變,他們本是一味聽從父母和學校安排的乖學生,沒有獨立的思想,但基丁用獨特的教育方式讓他們意識到自我的存在,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麼,到底想成為怎樣的模樣,並不要在意世俗的眼光,勇於追求自己想要的。這場自我的蛻變,有的人很有可能一生都不會發生,但總有些人敢於打破世俗的禁錮,去做真實自由的自己。

影片的背景是傳統刻板的教育大環境,所以學生們的改變理所當然地受到了代表傳統教育的校長和家長們的阻礙,而這導致的後果就是悲劇的發生。

尼爾的父親發現一向不敢違逆父母的尼爾,竟然偷偷去演戲劇後,大發雷霆,並決定將他轉到管理更加嚴格的軍校,讓他專心學習,以後成為一位醫生。尼爾聽後大受打擊,覺得實現夢想無望,永遠不能做真實的自己,最終絕望地飲彈自殺。尼爾的死亡引起學校的嚴重關註,死亡詩社迫不得已解散,基丁老師也不得不離開學校。

《死亡詩社》:生命短暫,我們總要發自內心地為自己活一次

導演彼得·威爾安排的這一悲劇結局正是自我與現實的矛盾的體現,學生們發現了自我,並去做了自己想做的事,但現實卻是他們想做的與世俗主流價值觀格格不入。世俗希望他們成為光鮮亮麗的成功人士,而不是隨心所欲地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於是二者的矛盾不可避免地爆發,結果就是一方向另一方妥協:要麼不顧一切地追求自己想要的,要麼犧牲自我去迎合世俗。

顯而易見,個人在世俗面前總是容易妥協,所以與其說尼爾是自殺,不如說殺死尼爾的罪魁禍首,是不能包容自我的世俗。

追尋自我總要付出一定的代價,不過無論結局如何,自我蛻變的過程仍具有深刻的影響力,就像影片結尾,當基丁老師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學校時,學生們不顧校長的極力阻止,像基丁老師曾經教過的一樣,紛紛站到課桌上,神情堅毅地告訴基丁,他們會堅持自我,他的教育並非白費。影片沒有給出這些學生們長大的情形,但我深信,不管他們長成怎樣的模樣,都會保留真實的自我。

《死亡詩社》:生命短暫,我們總要發自內心地為自己活一次

看完影片,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一個問題:生命短暫,這一生我們究竟該怎麼度過?是不顧一切地與世俗為敵,勇敢地做真實的自己,還是迎合世俗主流價值觀,隨波逐流地虛度一生?

這一問題也曾困擾著梭羅,為了找到答案,他在瓦爾登湖畔離群索居兩年多,終日思索生命的意義,並寫成了著作《瓦爾登湖》。

在《瓦爾登湖》中,梭羅說:“我步入叢林,因為我希望生活有意義,我希望活得深刻,吸取生命中所有精華,把非生命的一切都擊潰,以免當我生命終結,發現自己從沒有活過。”

《死亡詩社》:生命短暫,我們總要發自內心地為自己活一次

每個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但並非每個人的生命都有意義。許多人忙忙碌碌,終其一生都沒有獨立的思想,像複製刻板的人生,隨波逐流地上學、工作、結婚、生子、老去,沒有發自內心地為自己活一次。

但其實我們可以讓生命變得深刻,除了符合世俗觀念的人生,我們還有獨一無二的自我。我想做什麼,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當明白了這兩個問題,並有勇氣不顧一切去實現時,我們的生命自然變得有意義。

這樣說來,上述問題的答案不言而喻:哪怕困難重重,也要勇敢地追尋自我,因為只有這樣,我們這一生才不算虛度。

清歡簡介:

一味清歡,90後天蝎女,愛寫作愛自由,願攜清歡一味,度人生百年。微信公眾號:一味清歡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死亡詩社》:生命短暫,我們總要發自內心地為自己活一次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