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X戰警:黑鳳凰》:只能期待未來或許有緣再相見

上篇文章已經簡單的寫了一次影評心得,而今天我又重新整合了一下思路想再次對這部電影進行一次全面剖析。

《X戰警:黑鳳凰》是2000年《X戰警》上映以來的X戰警系列作第十二部作品,本片歷經檔期延後、補拍、以及迪士尼入主二十世紀福斯影片公司(《X戰警:黑鳳凰》的製片公司)等等考驗之後,很可能成為福斯《X戰警》系列關門作品,因此相信不少影迷對於《X戰警:黑鳳凰》的表現是很擔心又很期待的,只不過這最終成品,我只能說……比《X戰警:天啟》好看,喜歡這群演員班底的朋友一定要去戲院跟他們道別,萬磁王穿著黑色時裝實在相當帥,除此之外,《X戰警:黑鳳凰》是頗令人失望的作品。

《X戰警:黑鳳凰》:只能期待未來或許有緣再相見

本片劇情接續《X戰警:天啟》之後,1992年的X教授(詹姆斯·麥卡沃伊飾演),差不多完成人生最重要的志業:讓人類尊重、接受變種人,兩方和平相處。X教授一方面享受它帶來的名望,受到名流般的待遇,另一方面更汲汲營營把X戰警推出去冒險,想讓人類更喜愛變種人。但X戰警的一趟太空救援任務,讓琴葛蕾(索菲·特納飾演)吸收進大量疑似太陽閃焰的東西。回來地球後,她看似沒事,但體內能量與心理狀態出現極大變化,過去被壓抑的感受與回憶也大舉出籠,讓她開始無法控制自己……

《X戰警:黑鳳凰》:只能期待未來或許有緣再相見

這是個基本款的X戰警故事:被誤解。人們害怕他們不瞭解的東西,X戰警裡面多的是一般人無法瞭解的人,因此老被排擠或追捕。琴葛蕾也是,更慘的是在太空意外之後,連同類都開始排擠或追捕她。

我覺得這樣的故事骨幹是很有潛力的,可惜它填上的內容很空虛。首先,人物對話過於突兀,常常把一些應該直接演出來的事情掛在角色嘴上。再者是在漫畫世界堪稱經典的「黑鳳凰」故事線,到了《X戰警:黑鳳凰》裡頭竟無法令人感動。

這部以黑鳳凰為主角的片,觀眾最不關心的角色就是「黑鳳凰」琴葛蕾,我到後來最關心的是她的眼影,真的非常漂亮。索菲·特納飾演的琴葛蕾在上集《X戰警:天啟》才出現,雖然該角在那集的結尾很關鍵,但畢竟是不太重要的配角;這集成為主角,卻又刻畫太淺薄,她與獨眼龍的戀情也只是隨便帶過,所以觀眾會比較關心那些從《X戰警:第一戰》就存在、人物弧線比較完整的角色,例如X教授、萬磁王(邁克爾·法斯賓德飾演)、魔形女(詹妮弗·勞倫斯 飾演)、野獸(尼古拉斯·霍爾特飾演 )等等。這絕對是編劇的問題,想想《銀河護衛隊》可以在一集以內讓觀眾愛上五個初登場的三線角色,就知道讓觀眾一集以內關心琴葛蕾並非不可能的任務,但編劇失敗了。

《X戰警:黑鳳凰》:只能期待未來或許有緣再相見

至於黑鳳凰與其他隊友的友誼與互動情形,本片沒有太多機會看到,只在電影開頭的太空救援戲之前,強調琴對魔形女瑞雯的信任而已,也因此,琴葛蕾後來的黑化,對大多數隊友的影響並不大,影響他們的只有瑞雯的下場。野獸因為琴做的事而氣到要殺她時,也沒有更深層複雜的情緒,只是單純的復仇,因為看不出同為隊友的野獸與琴有什麼交情。

《X戰警:黑鳳凰》:只能期待未來或許有緣再相見

琴葛蕾比較動人的戲,在她去找萬磁王談的時候,他倆確實有不少共同點,也比較容易讓琴葛蕾傾吐她面臨的心理創傷,所以理論上這場戲可以更棒的,但編劇(或剪接)很快又讓兩架直升機切斷了這幕,所以黑鳳凰又失去一次讓觀眾真正關心她的機會。

另一個重要角色是X教授,但這角色也沒寫好。琴葛蕾獲得神秘宇宙能量之後,會急著離開隊友的主因,是發現X教授當年為了「保護」她,有些關於她父母的童年秘密始終沒讓她知道,X教授不教她面對、處理負面感受,而是選擇直接進入她心裡築牆擋掉不好的記憶。琴葛蕾因此感到憤怒且無法信任X教授,必須自行找尋真相。

《X戰警:黑鳳凰》:只能期待未來或許有緣再相見

本片關於X教授的種種安排,非常生硬。在《X戰警:天啟》結尾,他似乎學到不少東西,歷經錯誤之後,成為比較好的人。但在距天啟的事件九年後,《X戰警:黑鳳凰》的前段,他不僅沉浸在名氣之中,還比以前霸道得多,甚至在狀況不好的琴葛蕾要求使用讀心術的X教授滾出她腦袋時,不顧魔形女的建言,硬是繼續讀下去。若是要讓X教授成為一位接近反派的人物,那當然可以,人非聖賢,大家都有黑化的潛力。然而編劇又不敢真如此做,於是劇情發展下去,突然在某一個瞬間,X教授又成為仁慈好人了,出發點都是善的,大家不要怪他。於是他的錯誤輕易被原諒,變種人馬上團結,後面也不再追究。

《X戰警:黑鳳凰》:只能期待未來或許有緣再相見

這種類似的搖搖擺擺其實已經讓人膩了。相信一路追著系列作品看下來的影迷,看了這麼多次X教授、萬磁王與魔形女的路線之爭之後,都會有「又來了」的感覺。X教授與萬磁王的關係轉折也是不斷重覆,一直有深刻的友誼,但每次兩人都要站在相反立場,每件事都一樣,都是萬磁王說得有道理,但X教授好棒棒。我必須說,同樣處理好友在意識型態上的衝突,隔壁棚的鋼鐵俠與美國隊長好得太多了。X戰警是一個被卡住的系列,故事一再重覆。當單飛電影如《金剛狼3:殊死一戰》與《死侍》陸續走出新意,X戰警的團體電影卻被卡在原地,不知還有什麼新路子可以走。《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讓這看起來很容易,但《X戰警:天啟》與《X戰警:黑鳳凰》讓我們知道這有多難。

片中萬磁王一度向X教授說:”Youre always sorry and theres always a speech but nobody cares anymore.” 天啊,這根本是X戰警系列走到今日的最佳總結吧。

《X戰警:黑鳳凰》:只能期待未來或許有緣再相見

《X戰警:黑鳳凰》也想搭上「支持女性超級英雄」的列車,這回讓琴葛蕾當主角,主要反派是傑西卡·查斯坦飾演的,X戰警中腦袋最清楚的是身為女性的魔形女瑞雯。但《X戰警:黑鳳凰》的「性別平權」太流於表象,還不如別麻煩了,例如電影開頭參加危險太空任務的隊伍,明明男女都有,分工合作,不曉得瑞雯回地球後為何要對X教授噴那句「都是女生在救你們男生或許應該改名叫X女戰警」?明明最有問題的就是X教授而已,莫名打翻一船男人令人錯愕。更諷刺的是,最後黑鳳凰的醒覺,竟仍是靠著X教授一字一句mansplaining給她聽,黑鳳凰才領悟到「喔~~所以我現在應該要保護我的家人,原來如此!老師一段話如醍醐灌頂!憑我自己是不可能會理解的!」(好啦後面是我腦補)。

***以下有雷,但它是電影前段的劇情,併在官方預告內已有爆雷之嫌,請自行斟酌閱讀***

而且魔形女瑞雯的角色下場,很危險地走在「冰箱里的女人癥候群」(Women in Refrigerators Syndrome)的邊緣上,這種癥候群,指的是女性角色必須被殺、被砍、被虐待等等,來讓男主角憤慨、振作,去完成英雄該有的使命,成就自己的天命。這個詞彙源自於1994年的一期《綠燈俠》漫畫(Green Lantern Vol. 3 #54),主角凱爾回家驚見女友被殺了,並且被塞進冰箱里。

《X戰警:黑鳳凰》:只能期待未來或許有緣再相見

《X戰警:黑鳳凰》的情境與上述定義不太相符,但確實都靠著一位沒有好好描繪刻畫過的女性角色之死,來推動許多人物的行為動機——黑鳳凰變得更慌亂孤立、野獸與萬磁王氣憤地要復仇。恰巧在一個多月前的《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也有一個女性角色犧牲自己,讓其他英雄們更憤慨,但不同的是,那位女性角色除了在先前好幾集系列作都是重要角色以外,在《復4》面臨死亡之前,編劇也花了好多心思鋪陳她的想法與感受,包括在《復仇者聯盟3:無限戰爭》之後幸存的她如何抱著孤獨與痛苦勉力維持神盾局運作、心痛於好友家破人亡後的沉淪等等,因此在她犧牲時,我看的四刷每一刷都聽得到觀眾的啜泣聲,然而《X戰警:黑鳳凰》的瑞雯卻帶不出這種悲傷感受。

《X戰警:黑鳳凰》:只能期待未來或許有緣再相見

連主要角色都寫不好,其他角色就更沒有發揮機會了,最令人瞠目結舌的是反派找來演技精湛的傑西卡·查斯坦飾演,卻從頭到尾只需要她板著一張臉,她率領的外星人團隊缺乏更立體的描繪,只想倚靠查斯坦冷冰冰的眼神來當作角色特質。至於X戰警成員,野獸還算有點發揮空間(只不過我覺得他與X教授杠上的那場戲有點演壞了),萬磁王終於可以以時裝造型出現,相當帥氣迷人(不誇張,我可以為法斯賓達再刷三次),其他角色連琴葛蕾的男友獨眼龍都只能當背景。或許導演兼編劇Simon Kinberg也知道劇本的弱點,於是使用一堆特寫鏡頭挹註情感,但並不成功。

《X戰警:黑鳳凰》:只能期待未來或許有緣再相見

另外,《X戰警:黑鳳凰》背景設定在90年代,但沒有認真挹註時代元素在裡頭。想當年《X戰警:逆轉未來》設定在70年代,一開場的熔岩燈(lava lamp)馬上把時代風味註入電影中。《X戰警:黑鳳凰》特意將時間點設在1992年,是《X戰警:天啟》九年後、也是《X戰警:逆轉未來》十九年後,但完全沒想把90年代元素擺進電影里,所以這個年代設定除了讓角色們凍齡到不可思議以外,根本沒有好處。別忘了《X戰警》發生在2000年,也就是說《X戰警:黑鳳凰》的萬磁王——邁克爾·法斯賓德,再過八年就要長成伊恩·麥克萊恩的年紀。可以說《X戰警:黑鳳凰》的時代設定不僅沒帶來《驚奇隊長》那般對90年代的懷舊感,反令我一直出戲想著X戰警系列惡名昭彰的時間軸,邊看邊科科笑。

《X戰警:黑鳳凰》:只能期待未來或許有緣再相見

幸好《X戰警:黑鳳凰》還是有一些基礎娛樂價值,漢斯·季默的配樂雖不到經典,但有一定水準;電影前段的太空救援戲很不錯,突顯X戰警團隊運作、各展所長的時候可以激發多少可能性;後段發生於列車上的動作戲也很精彩,只可惜這一長段動作戲碼帶來的娛樂,終究在最後一步搞砸,大戰的結束方式過於倉促,令人有些錯愕,而且與《驚奇隊長》劇情頗為重疊。黑鳳凰與驚奇隊長實在很相似,不僅兩人都身體涌進特殊能量所以全身發亮,也都有被稱之為「感情用事」的問題,而且導師都總是叫她們聽話。

但驚奇隊長的醒覺過程是比較完整、有故事脈絡的(起先像張白紙一樣乖乖聽命,之後心生懷疑、找尋自我,在一次次試驗中發現自己的真實力量,在面對大魔王時突然領悟別人號稱的「幫助」反而是枷鎖,在過往從小到大被譏笑、被看扁的負面情緒中找到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力量,在最後將人家的mansplaining硬生生截斷,真正成為獨一無二、充滿自信的自己),黑鳳凰則比較倚靠編劇給劇中主要人物的一段段臺詞(果然又如萬磁王所言:”and theres always a speech!”)來重新思考或醒覺,所以到最後,當黑鳳凰說情感並未令她脆弱、反而讓她更堅強時,我感覺不到這是她的領悟,只是編劇硬要她講的話。

《X戰警:黑鳳凰》:只能期待未來或許有緣再相見

《X戰警:黑鳳凰》的最後一幕是相當動人的,讓這系列最重要的兩個角色,有了靜好的一個午後,配上該幕場景掛著的路牌Rue de la Paix,和平街,帶來的意象讓人百感交集。這個在當年《蝙蝠俠與羅賓》親手埋葬超級英雄電影的三年後帶來另一陣超英電影旋風的X戰警系列,終於也在19年後走到盡頭,只能期待未來或許有緣再相見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X戰警:黑鳳凰》:只能期待未來或許有緣再相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