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張藝興獲“華鼎獎最佳男配”,網友:一個真敢頒,一個真敢拿

原標題:張藝興獲“華鼎獎最佳男配”,網友:一個真敢頒,一個真敢拿

文丨Hilda 、白夏

張藝興憑藉《一齣好戲》獲得了華鼎獎最佳男配角,而入圍的其他人有《我不是藥神》王傳君、《無名之輩》章宇、《爆裂無聲》薑武和《後來的我們》田壯壯。

張藝興獲“最佳男配”,他配嗎?

華鼎獎對張藝興的“加冕”並沒有讓他的演技獲得大眾的認可,甚至起到了反作用。

張藝興這次之所以能提名並獲獎是因為在黃渤電影《一齣好戲》中的精彩表現,在這裡面他演了一個前夕傻白甜,後期反轉黑化的底層青年,完成度很高,不少路人網友和專業影評人都表示表示肯定:“完全不出戲,很驚喜”。

這部電影豆瓣評分7.1,而在此之前他的主要影視作品包括:3.6分的《從天“兒”降》,3.8分的《求婚大作戰》,5.0分的《前任2:備胎反擊戰》等。

誇獎一個演員的表演用了“不出戲”,仔細琢磨其實意味深長,這說明大家對張藝興的評價標準和其他專業演員相比是明顯不同的。好評的標準是為“流量明星”這個特殊群體專門設置的,是縱向對比下對個人進步的認可。但這並不意味著張藝興可以在一個電影人的競技場中毫無爭議、實至名歸地摘得“最佳男配角”。

獎項是不是實至名歸,關鍵要看對手。

反觀張藝興的競爭對手們,大熱片《我不是藥神》中王傳君飾演的白血病患者,幫他摘掉了《愛情公寓》“關穀神奇”的帽子;薑武在《暴裂無聲》中飾演霸道老闆逼迫對手吃生羊肉的一幕看得人膽戰心驚;而章宇和田壯壯都曾入圍了代表華語電影最高成就的金馬獎。這種差距是顯而易見的,作為一個橫向比較的電影獎項,張藝興獲獎顯然難以服眾。

原本憑藉《一齣好戲》扭轉演技評價的張藝興,如今卻又因為《一齣好戲》再次被冠以“流量綁架”的罪名。

“分豬肉”的華鼎獎

張藝興的獲獎讓不少網友再次感嘆“這是華語電影灰暗的一天”,而這一結果的製造者華鼎獎雖然名字裡帶“華”又帶“鼎”,聽起來很主流,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華表獎”,但在圈內其實是一個“分豬肉”的獎項,黑歷史還真不少。

華鼎獎上一次引發全網關註是2017年。當時第22屆華鼎獎公佈獲獎名單,李易峰憑藉電視劇《青雲志》中張小凡一角力壓孫紅雷、黃磊、陳建斌、黃軒等一眾實力派斬獲“視帝”,而唐嫣憑藉《錦繡未央》獲得“視後”, 與她競爭的有《歡樂頌》的劉濤、《小別離》的海清、《女醫明妃傳》的劉詩詩、《老九門》的趙麗穎。

這一結果在當時幾乎引發了全網群嘲,顯而易見的“流量傾向”讓“華鼎獎”的名聲徹底“臭了”。

除了流量傾向,華鼎獎的獎項設置也飽受質疑。你無法準確定位華鼎獎究竟是一個電視類的獎項,還是電影類的獎項,因為它幾乎每個圈子都會“插一腳”。它有時候頒給電影,有時候頒給電視劇,有時候頒給音樂人,有時候還頒給舞蹈演員,基本上能設獎的領域華鼎獎都不會錯過。

這種隨意設獎曾經在2013年鬧了一個大笑話。當年華鼎獎開始設“全球最佳”類影視獎項,當時參演電影平均分不到5分的尼古拉斯·凱奇則獲得“全球最佳男演員”大獎。

除了獎項設置,頒獎時間也相當隨意。2007年華鼎獎首創,至今不過剛經歷13年,但頒獎禮卻已經舉辦到了第25屆,僅2015和2016年兩年,華鼎獎就辦了八屆,第一次聽說原來頒獎禮是按季頒的。這些都使得華鼎獎本身的含金量受到廣泛質疑。

其實論出身華鼎獎就是一個“野雞獎”。華鼎獎初創時曾打著“中國人權發展基金會支持下的中國演藝名人公眾形象滿意度調查”,但卻遭到“中國人權發展基金”狠狠打臉,2016年基金會發表聲明稱:與“華鼎獎”活動無合作關係及其他關聯,更非活動的支持單位。

從資質來看,華鼎獎也是個“黑戶”。據娛樂獨角獸2017年報道,華鼎獎的籌辦者實為“天下英才(北京)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而在我國企業是被禁止以各種名目舉辦全國性文藝評獎的,即使是一個有權評獎的單位,它的評獎規則和章程也要相對穩定,評獎的報送、評選、公示等程序都要完備,評委的遴選、輪換、迴避和保密工作也都要到位。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華鼎獎都像一場鬧劇,但明星為什麼願意自降身價地配合演出這樣的鬧劇呢?

流量入侵的娛樂圈已經進入“水獎時代”

流量時代,華鼎獎不是最後一個“大水漫灌”的粉絲狂歡,也不是第一個,流量之所以稱為流量,背後是被粉絲奉為圭臬的數據。

在粉絲看來,一方面,數據是明星商業價值的直觀體現,數據做的越好,商業價值越高;另一方面,認同度並不高的偶像只能通過將數據來吸引品牌方獲得認同感。

而數據帶來的,除了流量明星拿獎的“榮耀”,也伴隨著數不清的質疑和指責。

2018年10月,迪麗熱巴憑藉《漂流的李慧珍》李慧珍一角,拿下金鷹視後,原本口碑上佳的迪麗熱巴淪為“水後”。

時間再往前推,2016年金雞百花電影節,李易峰和Angela Baby分別拿到最佳男配和最佳女配兩個極富含金量的獎項,本就備受質疑的Angela Baby還表示,自己的演員之路並不算順利,如果順利的話,應該已經拿了大滿貫。

一個更具代表性的例子是,亞洲新歌榜2018年度盛典給出的年度十大金曲中,TFBOYs 成員獨占7首,其餘3首分別來自鹿晗和黃子韜。

對於這樣的十大金曲,網友紛紛表示:我一首都沒聽過。受眾面集中在粉絲群體的金曲,能夠稱之為金曲嗎?

國內頗具含金量的獎項被流量明星收入囊中,國外榜單也沒能幸免。

2018年11月2日,吳亦凡新專輯《NovemberRain》在iTunes上線五小時,就登上四大榜單第一,深陷作弊指責後,iTunes下架了吳亦凡的全部歌曲,並宣佈不再統計中國歌手吳亦凡的所有唱片銷量。

此事發生3個月前,蔡徐坤的粉絲也將蔡徐坤新歌刷上iTunes總榜。

但顯然,試圖幫偶像國外“鍍金”的行為並未奏效,反而遭遇了國內外的群嘲,數據造假造成的“虛紅”,已經開始自食惡果。

6月10日,粉絲經濟下催生的流量明星應援類APP星援被警方查獲。據瞭解,該APP主要是為流量明星粉絲提供做數據的橋梁,粉絲通過該類APP綁定微博小號為偶像做數據,與此同時,APP藉此牟利,據悉,星援APP半年內吸金近800萬元。

但當“唯流量至上”的惡性循環走到終點,大眾喪失了對數據的信任,數據造假也就沒有意義。正如北京日報所說的那樣,刷量平臺被查的喪鐘,是給所有流量明星敲響的警鐘,“用作品說話”,才應該是任何時代最大的流量。

END

▲向上滑動

lanjingcj

微信勾搭小助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張藝興獲“華鼎獎最佳男配”,網友:一個真敢頒,一個真敢拿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