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由瑪格麗特小說改編的電影:《廣島之戀》,戰爭中的浪漫愛情

影片介紹

《廣島之戀》的著名開頭是一組特寫鏡頭:表現覆蓋著灰燼、緊密纏繞在一起的人體四肢。這喚起對人類生命造成巨大損失的那場原子彈災難的回憶。然後,通過一系列淡出鏡頭,使我們看到影片的兩個戀人緊密擁抱交織在一起的出汗的身體部位。影片的前15分鐘里,這對戀人似乎盡情享受他們的幸福狂喜時刻。可是我們很快得知,她(艾曼妞·麗娃飾)——這位法國女演員只剩下在日本拍電影的最後一兩天。他們將永久分別,回到各自的家庭里。這個最後期限使他(岡田英次飾),那位日本工程師比那個法國女人顯得更苦惱。

由瑪格麗特小說改編的電影:《廣島之戀》,戰爭中的浪漫愛情

與此同時,兩個戀人談論並回憶著廣島和原子彈爆炸造成的20萬受難者。在一個10分鐘的傑作片段里,導演雷乃把廣島博物館展出的不堪入目的陳列品鏡頭(塑料陳列櫃里的頭髮、牙齒和人類肢体碎片)與有關原子彈爆炸的紀錄片鏡頭天衣無縫地融合在一起。其驚人效果是間接、動人地暗示了愛情與死亡的極端狀態。

由瑪格麗特小說改編的電影:《廣島之戀》,戰爭中的浪漫愛情

戰爭中的浪漫愛情

《廣島之戀》開頭的這段蒙太奇伴隨著男女戀人抒情的畫外音。法國女人堅持說,她看到了廣島和原子彈造成的破壞,而日本男人則一再否認,說她永遠不會看到。他們兩人都有美滿的婚姻。但是,當他們打算返回到自己的配偶身邊時,有必要遺忘兩人之間的戀情,只有這樣才可能心智健全地繼續生活。法國女人過去曾經這樣做過。

由瑪格麗特小說改編的電影:《廣島之戀》,戰爭中的浪漫愛情

她曾於“二戰”期間在法國家鄉鈉韋爾與一名年輕德國士兵相愛,那個行為使她受到當地公民和她父母親的斥責。現在,14年以後,她嚮日本戀人泄露一些折磨她的痛苦記憶碎片和遺忘過去的必要。

由瑪格麗特小說改編的電影:《廣島之戀》,戰爭中的浪漫愛情

到電影的最後一段,兩個戀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重申彼此之間的忠誠和麵對去留的猶豫不決,劇情墜入到浪漫愛情的含糊和重覆之中。

由瑪格麗特小說改編的電影:《廣島之戀》,戰爭中的浪漫愛情

影片分析

《廣島之戀》的焦點是回憶與遺忘的性質和關係,並把個人經歷和一個大的民族文化的苦難併列在一起。法國女人的創傷植根於她的兩種矛盾需求,即回憶和忘記她的德國士兵初戀情人,以及這段愛情關係里出現的死亡和個人屈辱。這些事件的影響使法國女人成了今天的她,因此是值得她回憶的。可是它們又充滿痛苦,因而女人渴望將這些回憶徹底忘掉。

由瑪格麗特小說改編的電影:《廣島之戀》,戰爭中的浪漫愛情

同樣,日本民族也應該同時記住和忘記廣島的原子彈爆炸災難。把個人的經歷與整個民族文化的災難相提並論的做法,怎麼說也是脆弱無力的。影片旨在對比法國女人的悲劇和廣島的悲劇,但這兩者之間並無直接的聯繫,除了法國女人是在廣島與那位日本情人邂逅的,從而引起了她與德國士兵早期戀情的痛苦回憶。

由瑪格麗特小說改編的電影:《廣島之戀》,戰爭中的浪漫愛情

《廣島之戀》一片的大多數詆毀者批評影片中始終不懈的嚴肅性和沉重的藝術氛圍。一位評論家詼諧地說,電影使你“感覺好似在教堂里,真想格格地笑一笑”。儘管如此,這部電影仍為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法國新浪潮傑作之一。它創新了倒敘的技巧,改變了敘事的時間順序,並使用無對話的寂靜鏡頭表示過去的回憶。本片基於小說家瑪格麗特·杜拉斯(Marguerite Duras,1914—1996)的大膽的電影劇本。瑪格麗特是法國新小說運動(nouveau roman movement)的一位關鍵作家。

由瑪格麗特小說改編的電影:《廣島之戀》,戰爭中的浪漫愛情

最後一點,《廣島之戀》中的許多不自然的對話是一種奇特的法國傾向,尤其是在新浪潮運動開始生效以後。他們不是表現一對戀人誠實地討論自己的感情和可能的決定:如“這難道只是一場游戲?從現在起,我們的關係將會變成怎樣的?”等等,而是把一切都理智化:我們能夠忘記嗎?應該忘記嗎?如果忘記了,是否會失去屬於我自己身份的一個寶貴部分?

由瑪格麗特小說改編的電影:《廣島之戀》,戰爭中的浪漫愛情

我們究竟能夠交流到多深的地步?等等。法國電影《慕德家的一夜》是類似風格的另一個對白很多的例子。這一傳統的法國電影不是通過情感和觀眾的認同去表現某一經歷。相反,它們更關註對某一經歷的解釋,更關註的是反應而不是動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由瑪格麗特小說改編的電影:《廣島之戀》,戰爭中的浪漫愛情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