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五月的票房霸主——《復聯4》,於5.23日24:00正式下映,狂掃下42億票房成影史進口片票房總冠軍,位居中國票房排行榜第三,僅次於《流浪地球》的46億和《戰狼2》的56億。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在內地上映後的《復聯4》,排片率一度高達到80%以上,其餘影片的排片占比全在10%以下。然而在這似乎是《復聯4》的“獨角戲“下,一部小語種劇情片《何以為家》迎難而上,在不到10%的排片率下,憑藉其優質的口碑,排片率逐漸提高,在劣勢下,上座率甚至超過《復聯4》,五一期間搶下一億+的票房!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5.1-5.4票房平均數據

《何以為家》,原名《迦百農》,“كفرناحوم / Capharnaüm“ 。去年在奧斯卡上獲最佳外語片提名,在戛納電影節上獲戛納金棕櫚提名,最終斬獲評審團大獎。豆瓣上,在超21萬人的綜合評分下,得分高達9分!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影片講述了黎巴嫩底層社會的生活現狀,在貧民窟里,一個12歲的男孩扎因的悲慘生活經歷。生活使扎因變得早熟、堅韌,本在讀書的年紀,他肩起了照顧和養活兄弟姐妹的責任。直到有一天,他開始對生活的不如意作出反抗……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黎巴嫩,中東國家,位於亞洲西南部地中海東岸,東部和北部與敘利亞接壤,南部與以色列為鄰,西瀕地中海,是一個看似和平的國家,政客們不安地註視著邊境外的戰爭,難民們等待著家鄉的消息。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為了躲避戰爭,扎因跟隨父母逃亡到了黎巴嫩的貧民窟。由於極度的赤貧,住在一間狹窄的破房子里,一家人還受著被驅逐的恐慌。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影片運用倒敘與插敘相互交叉的方式敘述,開頭扎因出現在法庭上,把自己的父母告上了法庭。法官問他為什麼要起訴自己的父母?扎因面帶憂傷地說了一句:

“因為生了我。”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在這個悲劇家庭里究竟發生了什麼,令扎因做出此舉?

扎因與兄弟姐妹一起在市區販賣果汁,擺地攤,為街坊送貨物等等,但他們的家庭仍是拮据。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無力支付房租的父母為了不被趕走,把扎因年紀僅為11歲的妹妹薩哈賣給了房東的兒子阿薩德。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扎因離開了家,開始流亡,但在這個貧乏的城市裡,步步難行,幸運的是扎因遇到了同樣處境的來自埃塞俄比亞移民拉希爾母子,她收留了扎因。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拉希爾為了不被驅逐出境,一直偷偷喂養兒子。但好景不長,拉希爾外出湊錢時,因為沒有合法的身份被警察逮捕,再也沒回來。於是扎因帶上拉希爾的孩子約納斯開始了街討生活。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帶著約納斯輾轉了一段艱難的時間後,扎因發現他並不能讓約納斯很好地生存下去,為了讓約納斯更好地生活,扎因只好將約納斯賣給了製造假證的老闆阿斯普羅。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扎因回家後發現,妹妹薩哈因懷孕大出血,在送往醫院時,沒有合法身份的薩哈被拒收,就這樣死在了醫院門口。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憤怒的扎因失去了理智,不顧阻攔,拿了把刀衝到房東兒子家,刺向了那個比自己身材高大的成年男子。

扎因被關進了未成年人監獄,在獄中,經過多個黑夜的思慮後,他向一檔電視臺節目打過去電話,表示要起訴自己的父母:

我希望大人聽我說

我希望無力撫養孩子的人

別再生了

我只記得鏈子、管子、皮帶

暴力、侮辱或毆打

生活是一堆狗屎

不比我的鞋子更值錢

我住在這裡的監獄

我像一堆腐爛的肉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扎因父母聽著就自然而然地落淚,面對法官:

我也是這樣出生這樣長大的

我做錯了什麼

如果我有選擇

我可能會比你們所有人都好

有人告訴我

“沒有孩子你就不是男人”

“你的孩子將是你的脊梁”

但他們打斷了我的脊梁

傷了我的心

我詛咒結婚的那天

我為什麼要過得這麼悲慘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不懂得生命的意義,就去創造新的生命,是何種的不負責任?

做父母的最基本義務是,既然選擇了生下孩子,就應該負責到底,盡自己所能去愛他。

生下了孩子,沒有盡到一分一秒父母的責任,成為的只是名義上的父母。

對於孩子而言,從他們出生的那一刻開始而言,就可能已經脫離的父母,往後的生活都備受冷漠與摧殘。

父母逃避了應盡的責任,留給孩子的可能將會是終其一生難以磨滅的傷痛。

正如金星在綜藝節目《媽媽咪呀》里中說的:“如果你不想當媽,不想養孩子,千萬別生。生了不養,你生他乾什麼?”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將自己無法逆轉的命運,寄托在下一代,但又把自己接受的落後思想觀念複製給下一代,是愚昧的做法,怎能保證他不會變成另一個“你“呢?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然而,真相是,這些看來是對後代施加傷害的人,他們往往也是受害者。

生活過於艱辛,流離失所,一些父母希望自己的女兒早點找到經濟來源,把女兒嫁出去成了“保護”他們的一種手段。但父母沒有考慮到,也不知道,由於過早結婚,這些女孩在懷孕和生產中面臨著巨大的併發症危險。

就像贊恩的父親,他是從小被打罵過來的,身邊親戚朋友都告訴他,孩子越多越好。作為父親的他,在一個貧窮落後的地區,育兒觀念只能是受周圍的環境的影響;贊恩的母親也不是一個毫不關心孩子的活死人,她辛勞地工作,也不希望孩子忍飢挨餓,只是愛的表達也受到了環境的影響。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在中國,我們不像黎巴嫩難民那樣基礎生存難以保障,對比一下感覺自己的生活是多麼的美好。

敘利亞發生動蕩以來,無數的難民逃到了黎巴嫩避難,扎因是其中一個,儘管成功地躲避了戰火,但根據聯合國的調查,不少難民的生存狀況堪憂。

截至2017年2月,敘利亞已有46.5萬人因之喪生,約1350萬人需要人道主義援助,500萬敘利亞人出逃淪為難民。

電影中的男主扎因,現實中的贊恩,就是流亡到黎巴嫩的難民。拍攝《何以為家》時,他也剛好12歲,然而已經12歲的他,連字也還不認識。

從贊恩的眼神里,你可以看出悲傷、憤怒與無助,那是因為影片中的那些街頭暴力他都經歷過。

電影改變不了這個世界,但它至少改變了贊恩的生活,給殘酷的戰爭世界做了點微不足道的改變。出演這部電影后,贊恩受到國際組織的幫助,搬到了挪威學習和生活。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但現實中,大部分孩子並不能向贊恩那樣幸運,他們依舊用瘦弱的身子,承受的莫大的苦難。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調查,全球的難民中約90%的人被迫暫居在像黎巴嫩這樣的發展中國家,而且是居住在欠發達的或基礎設施不足的偏遠地區。而能像贊恩一樣得到幫助被重新安置在第三國的孩子,只有不到1%。

誰都不想成為難民,黎巴嫩的許多孩子的生存狀態就像是“生活在地獄里”一樣,他們沒有身份證,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在憤怒中長大,被社會所忽視。如果我們不給予重視,總有一天,難民問題會在我們面前“爆炸”。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希望會有那麼一天,所有的孩子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和陽光,露出影片結尾正如扎因在擁有自己護照時的微笑。

文|梅森

圖|網絡

以上為作者個人觀點,如有不同意見請多多留言交流!

創作不易,請多多關註轉發點贊留言支持,你們的支持就是我的動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最沉重的一擊——《何以為家》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