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無所不能》在復仇的酣暢中,我們無法得到徹底救贖

《無所不能》在復仇的酣暢中,我們無法得到徹底救贖

最近的印度電影,都裹挾上了一層復仇風,《無所不能》就像是《一個母親的復仇》和《鋼琴師》的結合版。這是一齣現代悲劇,故事的核心,就是盲人復仇。導演竭盡所能要將電影拍的好看,就在其中設置了一個非常大反轉,也就是故事的前半段和後半段完全不同的氛圍。

當羅漢對蘇一見鐘情後,整個影片中都瀰漫著濃濃的愛意,大把地撒糖,兩個盲人在舞場秀舞技、羅漢為蘇挑選高跟鞋、羅漢在商場的舞臺中央大喊蘇的名字……讓我們甚至忘記了他們倆是盲人。置身電影院中,坐在旁邊的兩位老阿姨,帶著看小兒女的心態,不停地時候,這兩人挺般配的,更是讓我忍俊不已。

《無所不能》在復仇的酣暢中,我們無法得到徹底救贖

太完美,從戀愛到結婚,以至於我有隱隱地不安,甚至覺得電影到此結束該多好。果然,蘇在第一次拒絕羅漢的時候說,兩個盲人不能負負得正,一語成讖,很快,故事就發展到了轉折點——蘇被議員的弟弟以及他的同伙給侮辱了……

當兩個盲人遇到這樣的事,對於家庭是毀滅性的打擊,因為他們的求助之路更為艱難。我們瞭解的印度,甚至會因這樣的事而登上國際頭條,當然因為這個國際獨特的文化,以及印度婦女地位的尷尬。甚至,對他們而言,勇敢地面對,去起訴、去報案,不是解脫而是噩夢地開始。

《無所不能》在復仇的酣暢中,我們無法得到徹底救贖

有多少人,在羅漢和蘇受到警察羞辱時而憤怒,又有多少人,在蘇死後羅漢遭受警察再度羞辱而憤怒!當警察和議員勾結起來時,羅漢相對自己和妻子有個交代,就只能充分調動自己的大腦和天賦。

印度真的是個神奇的國度,議員可以大放厥詞,因為他在哪裡真的可以作為“無所不能”,包庇弟弟,羞辱受害人,用錢控制警察,甚至還要說一句“警察局是我開的嗎?”。羅漢雖然眼盲了,但是聽覺和口技卻更加出色,可以輕鬆地模仿他人的聲音,也因此走上了“無所不能”的復仇之路。

雖然如此,羅漢精心策劃的復仇也是困難重重,他也許可以在腦中將計劃演練無數遍,但依然無法掩蓋他是盲人的事實,如果不是憑藉極強的意志力,他根本無法讓幾個混蛋一個個去死。只是,當最後,所有的敵人都煙消雲散,他靜靜地坐在那裡時,他腦海中的蘇,對他說,你好久沒有露出這麼平靜的神色了,是啊,恐怕羅漢這輩子也難得平靜了。無論是蘇的死,還是他手刃仇人,最終無法改變個人的悲劇命運。

《無所不能》在復仇的酣暢中,我們無法得到徹底救贖

其中的社會問題不宜深究,只是,通過這樣的方式,雖然可以一時的爽快,卻難以得到徹底的救贖。那麼,是我們今天的社會出現什麼問題了?不禁讓人深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無所不能》在復仇的酣暢中,我們無法得到徹底救贖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