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不論是《哥斯拉2:怪獸之王》還是《黑鳳凰》,五六月的大片上映以來口碑都不是很高,在貓眼、豆瓣等網站的評分也都偏低。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近期的大片評分普遍不高,但有部分小電影卻相反

與之相反的是,有不少小眾影片的口碑卻還算不錯,比如今天要談到的這部印度電影《無所不能》,在貓眼上的評分就高達9.3。

復仇電影

《無所不能》是一部復仇類的影片。

什麼叫復仇電影?

就是反派會傷害甚至殺死主角身邊重要的人或者其他東西,之後被主角復仇的故事。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無所不能》海報

因為屬於先壓抑後爆發的類型片,所以復仇電影一般被定義為爽片,就是能讓觀眾看完以後有一種出了口氣的感覺。

不過隨著時代的發展,對比老牌的復仇電影如《我唾棄你的墳墓》等,如今不少復仇片或多或少都會在裡面添加一些隱喻社會問題的劇情。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經典復仇片《我唾棄你的墳墓》

比如韓國電影《蚯蚓》《別哭媽媽》隱喻的是校園欺凌,上個月在天朝上映的《一個母親的復仇》則是印度社會的女性地位等問題。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之前上映的《一個母親的復仇》

而《無所不能》,也是這麼一類的復仇片。

老弱病“殘”

社會的弱勢群體,也就是通俗意義上的老弱病殘裡面,往往殘疾人是最容易被大眾忽略的。

沒辦法,單純是“扶不扶”這個問題就足以讓老人們頻頻得到社會的關註,更何況還有不少國家都出現人口老齡化嚴重的情況。

校園欺凌、女性被侵害的新聞在如今這個社會也是屢見不鮮。

病人們的話,醫患關係的問題歷來都是最熱切的關註點。

只有殘疾人,很少人會去關註他們,甚至社會上對這個群體的歧視也是屢見不鮮,而這種情況,在階級觀念非常強烈的印度社會更加常見。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男主與女主

《無所不能》的男女主角,就是雙目失明的殘疾人。

身體有缺陷的男女主角,雖然憑著自己的努力,也能找到工作並自力更生地活下去,然而他們對待生活的態度卻並不一樣。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女主一開始其實並不自信

女主角蘇一直都因為自己是殘疾人而自卑,而男主角羅漢則一直都堅持著自己的尊嚴,並且一直帶領著蘇,讓她也慢慢走向自信的道路。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男主則是相反

電影的前半段是很美好的,講述兩個盲人從認識到相戀,從自卑到自信,從“這輩子也就這樣了”到“我想有一個家”,可以說對氣氛的渲染相當好,這也與後來的不幸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盲人眼中的世界

羅漢與蘇在一起不久之後,就被“權貴子弟”阿密特盯上。

阿密特之後趁機強暴了蘇兩次,並聲稱以後會經常來侵犯她,羅漢與蘇去報案,但阿密特後臺強硬,警察們早就收取了好處,結果不了了之。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醜惡的嘴臉

之後蘇上吊自殺,訴訟無門的羅漢決心要以自己的一切向阿密特等人復仇。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蘇自殺

阿密特其實就是印度的“社會人”的縮影。

他有權有勢有背景,因此天生就有一種強烈的優越感

殘疾人是否就不配享有正常人的權利?在這些階級觀念很強的人眼裡答案是肯定的。

他們覺得,你殘疾,就意味著你離正常人的標準線都還差一點,那麼你自然就沒有權利去享受正常人才能擁有的東西。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醜陋的權貴子弟

具體到本部電影,阿密特的態度就是:“連我們這種正常人都沒能跟漂亮的女孩兒上床,你這瞎子又有什麼資格了?”

當然,蘇在他眼裡也只是一個很漂亮隨時可以侵犯的女人,因為她也只是個盲人,在阿密特眼裡,蘇這種“離正常人還差一線”的殘疾人根本不配得到什麼美好的生活,只配讓成為他的發泄物品。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對於蘇來說,這是最絕望的事情

在不幸發生之後,蘇選擇了自殺,這也是可以預見到的—她沒有其他路可走。

如果是認識羅漢之前那個自卑的蘇,或許她就會逆來順受,那個時候的她,自卑到不敢相親,不敢結婚。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以前的蘇其實內心深處是很為自己是盲人這事而自卑的

但在於羅漢在一起之後,她明白到其實根本無需為自己身體上的缺陷而煩惱,他們盲人也可以擁有正常人的生活,像普通人那樣成家立室,他們也有自己的尊嚴。

在被侵犯之後,在警察不受理的情況下,面對阿密特“以後想搞就來搞你”的威脅,她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只能選擇自殺。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可惜....

至於男主角羅漢,在蘇自殺之後決心向權貴們復仇,其實也是電影對現實的一種美好寄托。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羅漢決心復仇

因為現實里的印度社會,並沒有羅漢這種“盲俠”。

大多數殘疾人面對欺凌,要麼只能苟且地活下去,要麼只能選擇以死明志。

畢竟印度的律師等高材生都認為“女性被強暴是她們的錯”,連普通女性的權益都無法得到保障,更何況是殘疾人呢?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三觀盡毀,這就是印度社會….

盲俠

《無所不能》始終是一部爽片,因此對社會與殘疾人關係的探討也就到此為止,電影的第三幕是羅漢對權貴們的復仇。

雖說是爽片,但鑒於羅漢始終是個盲人,讓他像普通復仇片那樣拿著把刀一個一個把權貴們殺死是不靠譜的,所以電影里採用了一種別開生面的做法—挑撥離間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羅漢是配音員

因為影片設定羅漢的工作就是配音員,他具有模仿各種不同聲音的技巧,並最終通過變聲成功挑撥了權貴們之間的關係,先讓他們自相殘殺一波。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羅漢模仿仇人們的聲音挑撥離間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結果成功了

但或許是考慮到通過這種計策來複仇不夠刺激,電影后面還是陷入了俗套的搏鬥模式。

羅漢一個盲人跟四肢健全的大漢戰鬥又屢屢獲勝,最後阿密特的哥哥謝拉爾已經用槍指著他的頭卻不下殺手非要繼續肉搏,雖然觀眾們看得是很爽,但卻也進一步增加了失實性。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打得很爽,但就是有點浮誇

不過影片最戲劇性的是結局,在中段腐敗警察們以“盲人不能作為證人”為理由拒絕了羅漢與蘇的報案,結局警察自以為找到了羅漢用電話離間權貴的線索,誰知道電話亭的亭主也是一個盲人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線索你是找到了,但….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一報還一報

雖然復仇戲段看的是很爽,但然而不禁讓人深思。

讓一個殘疾人去“無所不能”,這對社會而言是多麼的諷刺。

就以電影本身來說,倘若沒有官官相結的勾當,能給羅漢與蘇還一個公道,羅漢又何至於要讓自己雙手沾滿鮮血?

要知道他可是什麼都看不見的盲人,他的復仇之路比正常人更加困難,這是把人逼到什麼地步,他才會以殘缺之軀去行險惡之事?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羅漢….


嚴格來說,因為影片後半段的失實感略微嚴重,因此《無所不能》並不能算是一部非常精良的電影。

但不管怎麼說,這部影片還是可以一看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讓一個盲人去“無所不能”,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