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沉重隱忍的視聽語言 訴說童年往事 引發鄉愁喟嘆

《童年往事》可以說是侯孝賢導演的一部半自傳電影,影片的主人公阿孝便是以自己為寫照的,《童年往事》便是其自己童年故事的寫照。影片主要是以阿孝的父親,母親,祖母相繼離世的故事為線索,向觀眾講述少年阿孝逐漸蛻變成長的過程。

沉重隱忍的視聽語言 訴說童年往事 引發鄉愁喟嘆

這三段故事代表著阿孝不同的成長階段,父親的離世使年少懵懂的阿孝仿佛還未意識到生命逝去的恐懼,對這一切他仿佛一直處於無措迷茫的狀態,這也是阿孝年少無知階段結束的節點;母親的離世,阿孝的痛苦顯而易見,不再像父親離世一樣無措,這便是阿孝青少年階段結束的節點;一年後祖母的離世,阿孝仿佛一夜間長大,他知道,他失去了所有的保護傘,剩下的日子他必須靠自己。導演以娓娓道來的方式向我們講述了這三段故事,沒有矛盾,沒有衝突,一切都是平平淡淡的,三段生命的結束,既是阿孝成長的節點,同時也是由大陸遷往臺灣的一代人的逝去,也正是這看似平淡毫無衝突的幾段故事隱藏著幾代人心中無處訴說的鄉愁。

沉重隱忍的視聽語言 訴說童年往事 引發鄉愁喟嘆

看完整部《童年往事》給我印象最深的便是影片中的長鏡頭,幾乎是貫穿整部影片的,它們都強調時間的真實和與事件的同步性,再現時空的完整性,尊重生活本身的曖昧多義和不確定性,極具客觀性和置身事外的觀察記錄者的視點。《童年往事》的每一個鏡頭都是剋制隱忍的,導演始終遵循不介入,不改變的旁觀式拍攝手法,固定長鏡頭貫穿始終,觀影者在觀看時仿佛自己便是電影拍攝時一旁的攝影機,默默地觀看著故事的發生,故事的結束。影片中的長鏡頭將那個年代的真實的歷史狀態呈現在觀眾面前,引起了那一代人的集體回憶。觀影者宛如一個個旁觀者與導演一起懷念那段苦澀且難忘的歲月。姐姐要出嫁了,導演用一個長達2分鐘的鏡頭展現母親對姐姐無盡的囑咐,媽媽自顧自講述她曾經的事情,沒有眼淚,沒有激烈的場景,然而正是這樣平平淡淡的鏡頭語言使得母親和姐姐的心中隱忍的不舍漸漸刻在觀影者心裡,慢慢研磨,最終傾泄而出。

沉重隱忍的視聽語言 訴說童年往事 引發鄉愁喟嘆

對於一部影片來說,敘事風格或許是決定影片成功與否的重要因素。好萊塢的敘事風格往往是人物的遭遇或劇情的發展轉折,觀影者的關註點完全放在情節的發展上而忽略鏡頭等視聽語言展現出來的美感。而侯孝賢的電影包括童年往事都非常強調單個場景的魅力,在《童年往事》中他似乎並不在乎事件的真實性和戲劇性,而是將人物細微的狀態變化以一個個固定長鏡頭向觀眾展現出來。他所有的線索似乎都是以展現人物狀態為基礎的,這也就使得整部電影具有一個完整的虛幻的內在線索,從而實現想散文一樣的“行散神聚”。如阿孝討錢的那場戲,阿孝環顧了欠債者房間的陳設,沒有說話便離開了,而觀眾在下一場戲中才知道阿孝的不忍心,導演並未用直白的影像來表達此時阿孝的心裡狀態,而是以一種時間和空間留白的方式來表達。

沉重隱忍的視聽語言 訴說童年往事 引發鄉愁喟嘆

眾所周知,電影配樂能夠創造具有結構意義的節奏,能夠刺激觀眾的情感反應,烘托影片場景氣氛,還能夠表達人物的內心情感。對於《童年往事》來說,音樂幾乎是貫穿整部影片的重要角色,主題音樂與影片敘事平行,帶有強烈的傷感和懷舊的味道,可以說,不僅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烘托氣氛,表達主題的作用,還是將散文式敘事情節連起來的重要線索。如影片的開頭,阿孝獨白講述家裡過去的故事時,伴隨的是傷感,低沉,懷舊的輕音樂,這一段音樂加獨白以一種緩緩道來的形式向觀影者展現了阿孝一家搬來臺灣的背景故事,表達了那一代人心中濃濃的思鄉之情,奠定了整部影片的基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沉重隱忍的視聽語言 訴說童年往事 引發鄉愁喟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