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1994年,中國電影人不簡單

1994年,中國電影人不簡單

1994年,對於國產影視圈來說,是不平靜的一年,這一年,誕生了太多值得我們記住的影片。而且第五代導演們在國際A類電影節上大放異彩,而以王小帥為主的第六代導演們則開始嶄露鋒芒。

1994年,中國電影人不簡單

張藝謀的《活著》誕生在這一年;國內諷刺大師黃建新的巔峰之作——《背靠背,臉對臉》上映了;國內法制宣傳片中重要的作品《被告山杠爺》在北京大學生電影節大放異彩;於君正的催淚大戲《天堂回信》以及周曉文的《二嫫》誕生了。而我們最為熟知的第六代導演代表人物王小帥,帶著自己的好友,拍攝了自己的第一部影片《冬春的日子》,讓影人們嘆為觀止。而何平導演,在《雙旗鎮刀客》之後,沉寂了好幾年,1994年也有作品問世了。

1994年,中國電影人不簡單

《雙旗鎮刀客》大放異彩之後,人們似乎更願意相信何平導演對於西部片情有獨鐘。奔放的色彩,粗糲的畫風,似乎是何平導演的一個宣傳面孔。但是在1994年,他的新作品裡面,賦予影片的一方面是原來的風格,另一方面,何平導演似乎想要彰顯自己走出來的決心,但終究呈現給觀眾的是一種猶豫。如同影片主旨體現出來的一樣,一種似是而非的猶豫。

1994年,中國電影人不簡單

《炮打雙燈》是何平導演的第二部作品。影片講述的是在黃河岸上有一家做炮仗的百年老店——蔡府。老掌柜膝下無子,無奈之餘只能講自己的女兒春枝當作兒子來養著。一次意外,老掌柜離世了,自己的女兒在伙計的扶持下,獨自撐起了這個家。

1994年,中國電影人不簡單

有一天,外面來了一個畫畫的青年牛寶,他受邀給蔡府作畫。但卻和春枝一見鐘情。牛寶為了和春枝在一起,受盡折磨。而春枝的家丁滿地紅則是恪守老爺的臨終遺言。為了這個家拆散牛寶和春枝。但正值青春年少的春枝哪能輕易放棄。最終她決定跟著牛寶離開這個地方,但是礙於族人的壓力,牛寶只能與滿地紅用比炮的方式來獲得春枝,最終牛寶贏了,但是卻成了廢人,他悲痛欲絕的離開了。而此時,春枝卻懷上了他的孩子。

1994年,中國電影人不簡單

這是一個悲劇的故事,而本片的悲劇卻不僅僅來源於電影裡面的故事。在影片上映之年,張藝謀憑藉《活著》在戛納電影節大放異彩。而與此同時,第五代導演們紛紛將目光瞄準了國際電影市場。國內的創作轉型開始了。何平導演的轉型,似乎慢了一拍。

1994年,中國電影人不簡單

對與本片來說,他想體現的元素太多了,一方面,這仍舊是一個西部片類型的故事。一個安靜的小鎮,被一個外來的青年所打破,而這個青年在這個傳統的地方,想要作一番大事業。這一點跟《雙旗鎮刀客》異曲同工。

1994年,中國電影人不簡單

另一方面,本片還想借用這個故事來對傳統文化禁錮下的男女們進行歌頌。借用春枝和牛寶的愛情來抨擊傳統文化對於男女追求自由平等的禁錮。而牛寶的比炮和春枝的換裝正式對於這樣的禁錮的反抗。但是反抗卻顯得那麼的徒勞。最終看似迎來了一個令大家伙都滿意的結局,但是卻使得這兩位戀人分道揚鑣,從此再也沒有遇見。

1994年,中國電影人不簡單

相比於大團圓結局,何平導演的團圓似乎都有著一定的悲涼的氛圍在裡面的。《雙旗鎮刀客》的最後,孩哥和好妹雖然最後走在了一起,但是這條路上死了的人太多了,孩哥也沒有在一開始就想要主動抵抗的。而本片也是如此,雖然,春枝最後名正言順的讓自己的男人贏了比賽,但是牛寶卻在贏得了比賽之後,變為了廢人,此後只能鬱郁離開。即使是春枝有了跟牛寶的孩子,孩子最後卻沒有了父親。

1994年,中國電影人不簡單

如果說《雙旗鎮刀客》中何平還是很有把握的拍攝一部西部風格的作品的話,那麼在本片中,何平導演猶豫了。他不知道主題應該準確停留在什麼地方,是應該用西部類型來定位,還是要以抨擊傳統為矛頭。在齊頭併進的時候,似乎每一個主旨最後彰顯出來的都不是那麼盡如人意。

1994年,中國電影人不簡單

傳統的深宅大院,再加以西部片風格進行衝擊,不論是牛寶想要進去,還是說春枝想要出來。這兩個人的表現似乎都是那麼的刻意和無力。衝出和穿透的力量總是不能恰到好處。因此,本片雖然因為對於傳統文化的抨擊而給何平導演贏得了聲譽,但是就如同牛寶的結局一樣,最終的結果還是稍顯無力。何平導演,最終還是沒能走出自己的迷局。然而1994年就這樣過去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1994年,中國電影人不簡單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