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逼死”青年導演的他,創造出中國電影史新的第壹

最近幾天中國電影圈迎來了持續狂歡,原因無他,第69屆柏林電影屆上,王小帥新片《地久天長》的男女主演王景春和詠梅壹起拿下了最佳男演員和最佳女演員。

這是柏林影史上繼《壹次別離》、《四十五》周年之後,第三對出自同壹影片的影帝影後,也是中國電影人的第壹次。

“逼死”青年導演的他,創造出中國電影史新的第壹

其實我也不例外,在大眾持續討論流量、演技、市場幾方力量所蘊含的角逐這壹議題之時,這兩座銀熊獎杯在壹定意義上可以為這個議題畫上句號。

作為歐洲三大電影節之壹的柏林電影節,含金量和受認可度不言而喻。

而王小帥是這壹結果的推手,今天我想聊聊他。

“逼死”青年導演的他,創造出中國電影史新的第壹

“三線建設多年之後”

同樣作為中國第六代導演的代表人物,王小帥並不如賈樟柯、婁燁等人知名,賈樟柯數十年如壹日的堅持同壹種審美體系,將自己汾陽式的縣城審美凝練化成為了風格;

婁燁憑著對體制和審查的對抗被苦悶的文藝青年多添上了幾分濾鏡;

而王小帥,並沒有如此鮮明的風格,即使他的履歷並不輸於前兩人。

“尋根”壹直是王小帥電影的母題,他自述是壹個沒有故土和老家的人:

出生在上海,在貴陽生活了13年,舉家遷往武漢,在北京求學,被分配至福建工作。

如此動蕩的生活是源自於上世界60年代我國的壹項運動:三線建設。

這是壹場以備戰備荒為目的的大規模國防、科技、工業、電力和交通基本設施的建設,也是壹次從沿海地區往內陸地區的進行大規模工業人口遷徙的運動。

但它背後所代表的是壹代人、兩代人甚至更多代人的背井離鄉,文革的影響、戶籍制度的制約,軍事政治角度背後的成功似乎遮蓋住了這些個體人物的傷痛。

“逼死”青年導演的他,創造出中國電影史新的第壹

王小帥的家園三部曲,就是在正視這些個體的傷痛。

《青紅》、《我11》、《闖入者》是他的私人回憶,《青紅》裏不顧壹切、賭上女兒幸福也要回到上海的父親、《我11》裏在油燈下欣賞印象派畫作的父子、《闖入者》裏壹輩子被愧疚感折磨的老人,每壹個人物和事件都是童年回憶帶給王小帥的烙印,或者說是創傷更為合適。

“逼死”青年導演的他,創造出中國電影史新的第壹

《青紅》

拍完了私人回憶,但遺憾的是王小帥並沒有與之和解。

就像《闖入者》裏為彌補當年之錯而上門報信的老太太壹樣,她再次間接地害死了趙家人。

那些隱形的傷疤並不會隨著時間消退,只會更加沈入肌理之中,揭起來就是觸目驚心的痛。

有人說“所有試圖描摹中國現實的電影都值得贊賞”,對此我深以為然,王小帥電影中天生自帶著的那些思辨感和批判感值得被記住。

“嚴肅電影最壞的時代”

王小帥欣賞宏大,他說張藝謀本該成為像伯格曼那樣的大師,而不是現在這樣。

在《地久天長》之前,王小帥近5年沒拍片了。

《闖入者》提名了金獅獎、金馬獎,王小帥對其抱有極大的希望,但壹上映就即刻遭遇到票房失利,在《何以笙簫默》的沖擊之下,首日排片率只有1.6%,首日票房45萬。

“逼死”青年導演的他,創造出中國電影史新的第壹

《闖入者》

他在悲憤之下發聲說“這是嚴肅電影最壞的時代”,央求同行和觀眾的支持,認真上節目探討藝術和市場的對立,最後《闖入者》以1003萬的票房成績收官,遠低於2000萬的投資和1100萬的宣發費用。

王小帥的發聲並沒有對電影的票房起到什麽扭轉性的作用,反倒是令不少觀眾感嘆起文藝片導演的胸襟來了,似乎默不作聲才應該是文藝片和文藝片導演的作派。

於是《地久天長》他找來了王源,嚴肅電影+流量演員,我把這看作是王小帥的壹次嘗試,為了解壹解《闖入者》失利的恨。

“逼死”青年導演的他,創造出中國電影史新的第壹

我還沒看過《地久天長》,無法評判王源的演技到底如何,但據看過的人都說王源的戲份並不多。

而他和王小帥壹起出現的大多數時刻都成為了觀眾和媒體在討論嚴肅電影和流量演員關系的載體:

柏林的紅毯上記者想要單獨拍王源壹個人;

王小帥先誇王源的新歌高級,再順勢宣傳電影。

且不說影響,只是這些舉動都令我們這些嚴肅電影的觀眾感覺到壹絲絲尷尬。

王小帥嘴裏本該成為大師的張藝謀也在電影裏啟用了王俊凱、關曉彤等人,他在多年前詰問過記者“妳們已經失去了壹個張藝謀,還想再失去壹個王小帥嗎?”,不知他還記得嗎?

“逼死”青年導演的他,創造出中國電影史新的第壹

“胡波之死”

王小帥的微博至今都沒有開放評論,最大的原因就是青年導演胡波之死,因為《大象席地而坐》的榮譽,也因為逝者無法發聲,更因為王小帥不願發聲,他成為了觀眾口中“逼死胡波的人”。

網上流出來的那張聊天截圖無疑是在控訴王小帥是個刻薄的資本家,“那個長版本很遭很爛,明白了嗎?”

“逼死”青年導演的他,創造出中國電影史新的第壹

胡波之死是文藝青年的信仰坍塌,但表達的自我性和資本的無情性壹定是處在對峙狀態的,起碼現階段是。

王小帥在這場風波裏扮演的是投資人的身份,從創作者、藝術家到成為對資本負責的商人,角色轉變必然帶來立場轉變。

胡波無疑是無辜的,他是藝術家,是用肉身祭祀理想的人,但王小帥是壞人嗎?

“逼死”青年導演的他,創造出中國電影史新的第壹

王小帥和胡波

我想起他曾經在節目上講過的壹句話:“在洪流之外,說什麽都是錯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逼死”青年導演的他,創造出中國電影史新的第壹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