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一個鏢客的自白

我是一個鏢客。

我這麼說你可能覺得很好笑,其實我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看過《笑傲江湖》這部電影沒有?具體是誰拍的我忘了。電影里令狐衝要退出江湖,任我行對他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麼退出?當時聽到這句話,我差點哭了出來,沒騙你,淚水真的在眼窩裡打轉。你以為我真的想做一個鏢客?你以為我願意經歷這血雨腥風,恩怨情仇?我也有妻兒老小,多少次我一抬頭迎上他們溫柔的目光,就覺得虧欠他們太多。可是我知道,從我第一天踏入這江湖開始,我就再也無法全身而退。人在江湖,要麼漂泊,要麼死。

哎,有煙麽?給我來一根。呼……其實我更愛抽黃鶴樓,不是說你這煙不好啊,只是因為我師父特愛抽,每次行事之前必點一支,久而久之我也就愛上了那種味道。後來我才明白,我愛上的其實是行事時緊張刺激的感覺,就好像這煙霧,飄渺,又虛無。不好意思啊,扯遠了!

其實,我成為一個鏢客特別的偶然,可以說根本不是我的理想。你也是男人你懂的,男孩子小時候都想成為一個大俠。可我不一樣,我從小就立志做一個文學家,舞文弄墨,風花雪月才是我夢寐以求的生活,這一點我小學語文老師可以證明的。可是命運就愛捉弄人,我明明要做一個騷客,如今卻成了一個鏢客。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噢對,那天雲談風輕,和往常並沒有什麼區別,你站在十字路口,隨意地邁出了一步。多年之後,你回過頭來才發現,那輕輕鬆松的一步竟決定了你後半生的命運。如果那天晚上沒有遇見我的師父,我想我應該會平平淡淡地過完這一生吧。

那天因為要趕一個項目,我加班到很晚,忙完的時候已經將近夜裡一點鐘了。出了公司大門,一陣涼風迎面吹過來,鑽進腦袋里,頓時覺得混沌的思緒清晰了許多。那段時間實在是太累了,索性決定步行回家。剛拐過路口,就看見一個老人在前面步履匆匆地走著。四下無人的街道上,一個老人孤身一人,好奇心的緣故,我的註意力便完全被他吸引了。他穿著一身長衫,手裡拄著文明杖,路燈下一頭雪白的頭髮,像灑了月光似的。那身打扮我一輩子都忘不了,印象太深刻了。我就腳前腳後地這麼跟著他走,突然從他身上掉落一個物件兒,而他好像只專心趕路沒有覺察。我三兩步走上前去,撿起來一看是個請帖,紅皮燙著金字,正面書英雄帖三個大字,蒼勁有力。你想啊,咱一普通人哪見過這個,換做是你會不會想打開看看?!當時藉著路燈的光亮我把這帖子打開一瞧,只見上面寫道:


鏢三爺敬啟:

今羅剎國妖女紅鳳凰率其弟子意於東鄆城開館,揚言有不服者皆可前往挑戰,若能勝其兩位護法弟子,則當即離開,永不踏進東鄆半步;如若不能勝,則要整合各大門派,擁其為盟主,各路英雄均得聽其差遣。晚輩自知事情重大,便廣發英雄帖,邀請諸豪傑齊聚在下的暗香樓,共商對策。特邀三爺出面主持大局!

暗香樓主皮一條拜上


我當時就覺得這是哪個劇組的道具吧,前面那個老人搞不好是哪個明星。我連忙喊住了他,走上前去把請帖遞上,老人收下請帖微笑著道了句謝。我發現這老人果然是頭髮花白,面相卻很年輕,便問他是不是哪個劇組的演員。他和善的笑著跟我說道,小兄弟你看了我這帖子了?我回答他說看了。他便問我,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去這英雄大會看一看吶?我一聽就跟他說,您別逗了,這年頭哪還有什麼英雄大會啊,真當拍武俠片呢?他笑著說,小兄弟這個城市可不像你錶面看上去的那麼簡單,白天它是一個世界,夜晚又是另外一個世界。怎麼樣,跟我一起瞧瞧去?

可能是他的眼神和笑容太慈祥了吧,我就覺得他不像是壞人,所以就鬼使神差的答應了。跟著他穿過幾個街區,鑽進小巷子里。巷子九曲十八彎漆黑一片,不像大道上還有路燈照明。在這裡我只能緊趕慢趕地跟著那個老人往前走,可他倒是輕車熟路。不一會兒,我們停在了一棟破舊的大樓跟前,老人抬頭看了看說了句到了。之後就順著樓梯爬了上去,樓道設施陳舊,初極狹才通人,復興數十步則豁然開朗。忘記爬了幾層樓,我們來到了一個平層上,面前是一座威嚴的門樓,一對石獅子分列兩旁。拾級而上便是五路乘五路的鉚釘紅木大門,門頭懸掛烏木牌匾,上書暗香樓。匾額兩側便是一對大紅燈籠,燈籠上均寫著一個“皮”字。看到此處,我是驚訝的目瞪口獃,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時老人回過身子來跟我說,去叫門,就說鏢三爺到了。我定了定神,走上前去拍打門環。不一會兒門開了,迎出來一個小廝模樣的年輕人,打量我一番之後,開口問道,敢問您是哪路英雄?有請帖麽?我答道,鏢三爺到了。那小廝一聽,神情立刻恭敬了起來。躬身向我身後喊道,不知鏢三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恕罪,我家老爺恭候多時了快裡邊請。說罷便轉頭向裡間高聲喊道鏢三爺到!我跟在老人身後往裡走,輕聲問道,您真的是鏢三爺?這不是在拍武俠片兒?老人沒有答話。

剛到中庭,後堂屋一幫人便迎了出來,來到面前都拱手作揖,口尊鏢三爺。為首的是一個穿著大褂的中年男子,他梳著分頭,眼睛小而有神,留著八字鬍,面容消瘦,笑起來有點諂媚的神態,我估摸著他應該就是發帖子的那個皮一條吧。他躬身說道,鏢三爺大駕光臨皮府真是蓬蓽生輝,今日煩請您老前來給我們主持大局,快請上座!一行人簇擁著老人就往後堂屋議事廳走去。這時我才明白,這一切好像都是真的,那個老人真的是鏢三爺,而且真的有武俠世界!

哎,有水麽?給我倒杯水喝,口渴了!啊……喝點水嗓子感覺好受多了,如果有冰鎮啤酒就更好了。對不起對不起!我接著往下說啊。

眾人來到議事廳落座,皮一條率先起身說道,諸位,今日東鄆城各路英雄好漢匯聚於此,為的就是商討如何對付那羅剎國的紅鳳凰。她依仗著自己一身變幻莫測的西域妖術,妄圖稱霸東鄆武林,簡直是痴心妄想。現在有“三鏢鎮東鄆”的鏢三爺給我們做主,料那紅鳳凰也翻不起什麼浪來。皮一條話音剛落,眾人附和說道,是啊是啊,有鏢三爺在,她紅鳳凰又能怎樣!議事廳內頓時一片嘈雜。

這時,鏢三爺咳了一聲,廳內立刻安靜了下來,眾人齊齊望著首座的鏢三爺。鏢三爺不緊不慢地問道,有誰見識過那紅鳳凰的西域功夫?這時一個挺著將軍肚,五短身材的男人站了起來,他抱拳拱手說道,鏢三爺,諸位英雄,在下姓桂單名一個宮字。前幾日我的一個小徒弟聽說紅鳳凰來此,也是年少氣盛,便私自跑去挑戰,結果是被人給抬回來的。當時他七竅流血,形容枯槁,好像被吸幹了內力。我問他發生了什麼,可是他的意識已經不清醒了,只是含含糊糊地說著什麼火呀,冰的,一會兒發冷一會兒又發熱,癥狀就像是中了玄冥神掌那樣。現在還躺在床上呢,年紀輕輕的怕是廢了。說到這,我好像看到了他眼角留下了淚水。眾人聽了之後,也是憤恨不已,紛紛喊道要紅鳳凰血債血償。過了一會兒,鏢三爺開口說道,隨我去會會她。

皮一條頭前帶路,眾人跟著鏢三爺朝紅鳳凰那裡趕過去。不一會兒來到了紅鳳凰的鳳宿殿,此殿圓蓋尖頂,通身琉璃打造,大門呈拱形,風格自於中土有別。眾人來在門前,只聽得殿內絲竹聲、嬉鬧聲縹縹緲緲,引得大家一陣失了心神。此時鏢三爺喊道,屏息凝神,切不可大意。眾人這才清醒過來,趕忙調運內力以真氣護住心脈。鏢三爺沖殿內高聲喊道,在下鏢三,求見紅鳳凰。此聲一齣,絲竹聲、嬉鬧聲頓時消失,殿內傳來一個空靈的女聲道,鏢三爺大駕,有失遠迎,請殿內說話。這聲音宛轉悠揚,聽的我心神為之一盪,只是她有很明顯的西域口音。拱門忽地打開,出來一個婢女打扮的,說道我家主人有請鏢三爺殿內說話,其他人請在此等候。眾人一聽不樂意了,紛紛吵嚷著叫罵著,也要一同進去。只見鏢三爺一擺手,眾人安靜了下來。他輕聲說道,你們在此等候。皮一條連忙站出來說道,三爺你不能一個人進去,我怕那妖女對你不利。鏢三爺倒是淡定地答道,沒事的。說完,從口袋里掏出了一盒香煙,正是黃鶴樓,他拿了一支含在嘴裡。這時皮一條趕忙拿出打火機,給鏢三爺點著了香煙。鏢三爺抽了兩口,便隨那侍女一同走了進去。

我們一行人就在殿外等候著,時間一點一點地流逝,有人開始著急了。皮一條看了看手錶說道,都快四個小時了,怎麼還不見三爺出來,不會真出什麼事了吧?!大家伙一聽也開始擔心起來。可是著急歸著急,現在殿門緊閉,就是想進也進不去啊,只能等。不一會兒東方泛起了魚肚白,鏢三爺在殿內整整獃了一夜。就在大家準備強行破門而入的時候,拱門打開了,鏢三爺在侍女的陪同下,拄著文明杖緩步走了出來。眾人剛想開口,鏢三爺一抬手制止了大家。他站定之後緩緩說道,三日之後挑戰紅鳳凰和兩位護法,大家先散了吧。眾人還想追問,一見三爺緩步走開,便都不再作聲。我趕忙走上前去攙扶著他,握住他的手時我才發現鏢三爺體力不支以至於渾身在顫抖,脖子後邊也有幾道紅血印。看來三爺是跟紅鳳凰交過手了,探得了對方的虛實,才決定三日之後前去挑戰的。只是三天時間,三爺緩得過來麽?!我不禁開始為他擔心。

我把三爺送回家安頓好,起身要走。鏢三爺躺在床上把我叫住,我附耳上前,他對我說決戰那天你來找我。我剛想問什麼事,三爺便合上眼睛休息了。我離開鏢三爺的家,一路上回想著昨天夜裡發生的一切,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之後三天我該上班上班,該回家回家,只是心裡總是惦記著那天夜裡發生的事情,以及鏢三爺。

挑戰之日到了,我前往鏢三爺家。一進門就看到三爺神情嚴肅的端坐在中堂,他穿的依舊是那套長衫,花白的頭髮梳的一絲不苟,只是手裡那根文明杖擺在了供桌前。我走上前去喊了聲鏢三爺。他看著我,用很莊重的語氣說道,小兄弟,老夫拜托你一件事。我們暗鏢一門傳至我這一代就剩我一個人了,此番挑戰不論結果如何,請你一定要將我們暗鏢門的旗幟扛下去。我一聽就傻了,連忙說道三爺這可不成啊,我只是個普通人,怎麼能扛得起這個重擔!鏢三爺擺擺手說,你不必推辭,當年我入門時也是什麼都不懂,我的師父把衣缽傳給我是看中了我的資質,我現在傳給你也是看中了你過人的資質。老夫算是求你了!說著鏢三爺竟然要給我跪下,我趕緊拉住他說道,行,三爺!我答應您了。之後我便奉了茶、行了禮,接過師父的文明杖,還有一本《鏢客秘籍》,相傳是祖師爺閉門三載潛心研創的。

你能想象的到麽?我就這樣從一個普通人變身成了一個鏢客,一個江湖中人。當天夜裡凌晨,師父出門了,臨行前他服下了祖師爺留下來的大還丹,此藥丸呈晶瑩的藍色,服用之後功力能迅速提升好幾倍。師父不讓我跟著一起去,他說不論結果怎麼樣,都不要再卷入這件事,此事就到他為止。我含淚答應了他。後來噩耗傳來,師父死了,死在了紅鳳凰手下。我去領師父的遺體的時候,皮一條跟我說,我師父肯定是遭了紅鳳凰的暗算,三天前就給他下了毒,不然師父不會敗在紅鳳凰手下。他還說,威震東鄆的鏢三爺誰不知道?!從來就沒有輸給誰,這事肯定有蹊蹺。事情很亂,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先把師父的身後事辦了。師父走了,享年四十有二。

從那天以後,我白天是公司的白領,晚上就是暗鏢門的掌門,一個鏢客。紅鳳凰在東鄆城站住了腳,她整合了各大門派,真的成為了武林盟主。我則夜夜研讀《鏢客秘籍》,功力一天天的精進。之後在一次武林大會上我遇到了桂掌門,酒過三巡他悄悄地跟我說起了當日的情形。按照他的說法,當天我師父去挑戰紅鳳凰。先是和其右護法對陣,此女溫婉動人,頗有姿色,但卻是個心狠手辣的魔頭。她內力深厚,善於將體內真氣幻化成冰火兩條巨龍,以此攻擊對手。當日她祭出冰龍和火龍,二龍一齣便盤繞在師父周身,鎖住了他的真氣,眼見師父兩眼發紅,青筋突起快要招架不住。右護法見快要成功了,突然鬆了心神,只那一瞬間那條火龍便弱了下去,師父抓住了這個間隙,嗖的一聲打出一支暗鏢,正中右護法面門,右護法大叫一聲應聲倒地。

贏了右護法,藉著便挑戰左護法。左護法不同於右護法,她是個冷冰冰的人,那種冷酷的氣場能讓在場的人都為之膽寒。師父還沒來得及調整真氣,左護法便發動了攻擊。此女善使金剛鎖和金絲軟鞭,喜歡趁人不備鎖住對手,然後一鞭下去叫人心神俱裂。師父提起十分的精神,絲毫不感大意。左護法揮舞金絲軟鞭,招招狠辣直逼師傅的要害,師父只得催動真氣,晃動身形靈巧閃躲。幾十招之後,左護法看準了時機,一鞭打向師父的丹田命門。師父急忙側身躲過,但誰也沒想到這隻是左護法的佯攻,真正的殺招是她揮鞭的同時祭出的金剛鎖。師父躲過了那凶狠的一鞭,卻還沒來得及調整身形,便被金剛鎖捆住了雙腳,接著又被另一把金剛鎖捆住了雙手。此時觀戰之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全都替師父捏一把汗。左護法用盡全力打出一鞭,直奔師父面門。只見師傅念起口訣,催動護體罡氣,因為大還丹的作用,師父的護體罡氣比往常要強上好幾倍。一陣金光閃過,左護法的鞭子被彈開了,重重的抽在了自己的身上,這一下疼得她是大叫一聲面目扭曲,全然沒了之前的冷酷。趁此機會,師父大喝一聲開,瞬間震碎了兩把金剛鎖,接著就是一鏢打在了左護法的肚子上,她重重地倒在地上昏厥了過去。這時眾人一陣歡呼!可是師傅的臉色卻不太好,可能是這一戰耗費他太多真氣,連大還丹也無法支撐了。

連勝兩局,讓大家都看到了希望,接下來就是挑戰紅鳳凰。這最終一戰是在殿內的虛無空間里打的,為的就是防止戰鬥的衝擊波傷及無辜。所以這一戰沒人知道怎麼回事,只是最後侍女出來通報說鏢三爺死了。

桂掌門說完之後,拍拍我的肩膀讓我節哀,說鏢三爺是個英雄,他是為了整個東鄆武林。我知道,師父是個英雄。可身為他的徒弟,我不能讓師父死得不明不白。我要查清楚真相。一切的根源就在於紅鳳凰,我要挑戰紅鳳凰。之後我找了皮一條,桂老闆,以及一些師父生前的其他好友,宣佈要挑戰紅鳳凰,他們都勸我,讓我不要白白去送死。我沒有聽他們的,我還是約了紅鳳凰。我明白,這一戰不打,我這輩子都不會心安。

到了約定的日子,我們倆正在決戰,然後你們就來了,後面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整件事情就是這樣。

“首先,我糾正一下,那個字念嫖,不念鏢。還有,你說的那個鏢三爺就是每天嫖三次,前不久因為吃了過期偉哥猝死在風俗店的那個吧?皮一條是不是那個暗娼樓拉皮條的?桂宮是鴨子店的龜公?另外,你給我老實交代一下當時你跟那個俄羅斯的女人赤身裸體的在床上是怎麼回事?”

“不是,警察同志,你聽我解釋,我們當時……我們當時正在拼內力!”

說完,我舉起帶著手銬的手,遮了遮審訊室里刺眼的燈光。

一個鏢客的自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一個鏢客的自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