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誰曾想,近日我就指著《動物管理局》發笑了

原標題:誰曾想,近日我就指著《動物管理局》發笑了

“《動物管理局》,‘管理’什麼?”

“動物。”

“管理動物什麼?”

“……”

近日,一部名叫《動物管理局》引起了不少觀眾的註意,這部劇的設定非常新鮮——奇幻都市喜劇。在以往的影視作品中,奇幻與喜劇通常站在對立面。在奇幻類作品里,大多有著神秘的時代背景,以及奇特的故事內容,註重營造緊張嚴肅的氛圍。

反觀《動物管理局》,除了奇幻,還有都市、喜劇等元素加入,故事不僅要奇特,還要做到搞笑。

《動物管理局》構建了一個人類與“妖”並存的世界。這裡的“妖”是指在這個奇幻世界中,所存在的由動物變成人的“轉化者”。既是兩種生物並存,那麼就得有規矩來守住平衡。動物管理局就是這麼一個管理“轉化者”的神秘部門,一般人難以知曉。故事以郝運、吳愛愛(王子文 飾)等動物管理局探員對一樁樁案件偵查展開。

奇特有了,如何搞笑?所謂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從目前看來,《動物管理局》是個金剛鑽在手的主兒。這部劇究竟做出了怎樣精細的瓷器活?我們不妨通過兩個意外之喜,慢慢道來。

喜劇元素飽滿,笑料別具一格

喜劇的基本功效,是能逗人發笑,丟包袱、玩梗,是常見的招數,《動物管理局》也不例外。臺詞中提及現實生活的事物以打破第四堵牆的方式,在這部劇中算是較為低級的玩法,融梗於情、人梗合一才是這部劇的基本面。

比如,《動物管理局》一上來便是位強勢的黑社會大哥吵著給貓女兒出口惡氣。在這個人人被貓貓狗狗支配愛心的時代,硬核黑社會大哥與貓咪產生的反差萌,顯得既應景又喜慶。

很多喜劇通過浮誇的表演和幽默的臺詞來增強效果,《動物管理局》不用,它的笑料,在於細節上的設計。

例如,劇中有多種品類的“轉化者”,他們所屬科目不同,天性自然也不同,劇中使用動物的天性做梗,別有一番滋味。

狐狸們變成人後,便個個能靠臉吃飯;蚯蚓精即便是轉化成人,也可以截成兩半,獲得兩副身體重生;平日里喜歡“嘎嘎”大叫的大鵝,轉化成人後更是滿口爆粗,戰鬥力爆表……

簡單粗暴地拋出笑點不算什麼,有理有據的荒誕才令人忍俊不禁。

另外,巧妙借用道具,既“沙雕”又搞笑。

劇中,動物管理局的探員們在辦案時,要消除人類記憶,則用大喇叭播放音樂進行魔性洗腦,十分無釐頭。雌雄同體的女主角要耍美人計,卻穿上一身毫無美感的健身裝,跟街邊鍛煉的中年跑步團撞了衫。破案破得清新脫俗,玩梗玩得恰到好處。

當這種喜劇性脫離了浮誇,於生活細節中捕捉笑料,戳中觀眾笑點就變成了一件容易的事。

看似在講“妖”,實際在講“人”

將《動物管理局》層層剝開,可以發現搞笑外衣包著的是種種社會亂象。

在“啊!這是愛情的味道”這一單元中,故事的主人公是因美貌得以靠臉吃飯的狐狸們。一個嚮往富裕生活的狐狸村姑王露曦,拋棄了家鄉的初戀情人,留在名利場。但人前光鮮亮麗,背後總有道不盡的辛酸。

追尋名利,不是妖的天性,而是人的弱點。本以為這是對拜金主義的批判,沒料到劇中又用一個電話,帶來無限柔情。

嫵媚妖嬈的狐狸王露曦在被囚禁時,第一時間撥通的不是富豪男友的電話,而是打給家中老母,噓寒問暖,報喜不報憂。活脫脫一個現實生活中人們在電話中報平安的心酸翻版。

《動物管理局》看似荒誕,卻拍出了不少“身邊事”:在網絡上直播的人,生活中的形象與相機上所呈現的差之千里;有人愛慕虛榮不惜撒謊以掩藏內心的自卑;有些人敢於造謠生事,是因為他們躲在安全的軀殼中。

欲望、焦慮、孤獨,仿佛是揪住人們身上最脆弱的一根神經,《動物管理局》講述的雖然是“妖”的故事,卻體現出了人性。

由動物的天性引入,以人的情感導出。《動物管理局》把一個個細小的故事,講出了層次。高級的喜劇講究“笑帶淚,喜藏思”。這一部主打奇幻的喜劇,雖然不算滿分,但卻能在連綴而出的笑料中,觸動現實之須,戳中觀眾內心柔軟,著實是近來網劇中的驚喜之作。

文/大水梨

The End

影視獨舌 由媒體人李星文創辦的影視行業垂直媒體。我們的四項媒體主張:堅持原創,咬定採訪,革新文體,民間立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誰曾想,近日我就指著《動物管理局》發笑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