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很多人也許並不熟悉珍妮•碧萬(Jenny Beavan)這個名字,但絕不會對她做過服裝造型的電影陌生。《大偵探福爾摩斯》、《大偵探福爾摩斯之2:詭影游戲》、《國王的演講》等,都是一派精緻而充滿想象力的英倫設計風格。包括《黑色大麗花》、《卡薩諾瓦》、《安娜與國王》、《理智與情感》等在內的影片也都是由她設計戲服。她很擅長於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初的造型設計。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八次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珍妮·碧萬,畢業於倫敦的中央藝術設計學院,畢業後就為著名電影服裝設計師約翰·布萊特(John Bright)工作。珍妮這樣形容她與約翰的第一次相遇:“我在為一部話劇做置景助理,當時我們的美術指導要我去找一個叫約翰·布萊特的人,挑一套黑色禮服,我來到他的公司說,我想要一件黑色禮服,沒想到他問了我一大堆問題。我心想,就是一套黑色禮服,哪有那麼多問題!那時候我真是太年輕幼稚了。當他帶我進入那間巨大的庫房,我才發現自己剛纔的想法有多麼愚蠢!”此後,詹尼以助理的身份為約翰工作。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一次,約翰接到了一個項目,叫做《看得見風景的房間》,原先的服裝設計去拍了另一部戲,約翰想到了珍妮,邀請她一起負責這部影片的服裝設計。當影片獲得奧斯卡提名時,約翰將這個榮譽與珍妮一同分享,這也是珍妮第一次提名奧斯卡,更為初出茅廬的珍妮捧回人生中第一座小金人。“隨後我們一起合作了十二部電影,但是後來我要賺錢養家,要接更多的戲,我們就分開了,但是我們是一生的好友,他仍然在很多層面上幫助我。”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霍華德莊園》

《看得見風景的房間》後,《墨利斯的情人》、《霍華德莊園》、《理智與情感》、《艾瑪》、《簡愛》等片接踵而來,成為她早期代表作。而英倫風也成為了她的標簽,除了她最新完成的《瘋狂麥克斯:狂暴之路》。本次採訪,就圍繞她兩部得意之作:小羅伯特·唐尼和裘德·洛主演的《大偵探福爾摩斯》,以及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的

《國王的演講》。

在電影《大偵探福爾摩斯》中,珍妮對於福爾摩斯和華生的戲服設計都有很大的創新。她摒棄了以往大家對柯南道爾小說中描述的那個戴著發黴鹿耳帽、叼著煙斗的福爾摩斯的解讀,替代成了一個全新的、卻絕不違背時代特色的波西米亞風格的福爾摩斯。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柯南道爾在雜誌上發表小說《福爾摩斯》時,對福爾摩斯的穿著有描述,卻並沒有提到過巴茲爾加在角色上面的鹿耳帽和煙斗。所以她和團隊的創作基於小說,沒有做太多自由發揮;而且,原著雖然沒有對福爾摩斯衣服的詳細描述,但你能感覺到他的穿著品味無處不在。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華生,是一個退伍的軍人,那個時代的軍人都喜歡穿著縫製的簡潔大方的服裝,正好突出了華生——這個穿著考究的退伍軍人——和福爾摩斯這個經常穿古著服飾的偵探之間的強烈反差。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在設計這部戲之前,珍妮將劇本進行解構,並將每個角色可能需要的服裝做了簡單的列表,包括每個角色、可能的替身、或者動作戲的服裝等,都進行了紙質的列表。與此同時,她還重讀了很多遍劇本,將整個劇本融入在腦海中。同時,她還參考了古斯塔夫·多爾的版畫和他十九世紀七十年代寫的書《倫敦:朝聖之地》(《London: A Pilgrimage》)。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針對此次電影中(原著不存在)的原創角色艾琳,珍妮對其有著全新的定位。她將其定位為“一個變色龍一樣的女人”,且堅持以“實用”的設計理念為其設計戲服,雖然當時她不確定這樣做是否有良好效果,但從最後結果的呈現看來,這是個不錯的選擇。在Cosprop(電影服裝設計師約翰·布萊特建立的電影服裝供應公司),她找到了一匹非常適合這個角色的粉色布料,並做成了斗篷的樣式出現在電影中。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同樣具有特色的是艾琳在公寓內所穿的和服。說起來,這套衣服的設計靈感是來源於這部電影的一對製片人夫婦,珍妮覺得這個想法很好,於是就趕製了這件粉色和服。在當時的英國,有大量亞洲元素涌入上流社會,因此艾琳的和服看起來也絲毫不顯得突兀。

而在《國王的演講》中,除了之前的文章給大家介紹的部分,還有另一些幕後故事。

眾所周知,這部電影的導演在拍攝時,採用了大量的近景、中景鏡頭,因此對服裝的細節要求也是非常高的,而且故事有關於皇室家族,因此更馬虎不得。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喬治六世

於是,珍妮在設計、製作這部電影的戲服時,也是盡所有的能力去尋找能夠準確表達歷史的細節,包括所有的徽章、名牌、掛飾等。除了在Cosprop庫房裡選到非常精美和正宗的服飾和麵料。她和團隊還在倫敦甚至世界各地搜羅相對精準的面料和服飾,比如倫敦西部的一個市場上,珍妮她們買了兩英鎊/每英米的面料,進行漂白處理以後縫製成伊麗莎白二世皇太后的服裝;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她們還在倫敦的印度服飾專賣店購買了一些古著。同時還光顧了許多私人收藏店,去尋找那些跟皇室相關的胸牌 腕帶等細節。同時,為了讓演員科林·費斯的形象更加貼近喬治六世這個人物,他的所有服裝均為裁縫安迪·卡佩塔諾斯手工縫製。

而說起約克公爵(喬治六世當國王前的封號)時的裝束,珍妮與其團隊希望給他創造不同的造型,為了達到這一目的,她們至少為科林準備了至少四件大衣,且為每件大衣都搭配了不同的西裝。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安迪製作了他在電影開始時穿的那件黑色大衣,而那件系帶大衣和深灰色大衣都似乎出自Cosprop的古著,而他去工廠巡視所穿的那件淺黃褐色的大衣也是出自安迪之手。科林一開始不想穿淺色大衣,因為他覺得他穿黑色的衣服更顯苗條,但是他試穿以後覺得這件淺色大衣很好看。這也是珍妮在電影中最喜歡的一件大衣。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不過話說回來,珍妮本人性格也很酷。這一點看她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的表現就知道。

珍妮•碧萬第一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的作品《看得見風景的房間》

奧斯卡現場的人甚至來不及反應這個英國老太太是何方神聖,尤其她不是導演或者編劇,恰恰是個服裝設計師。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我真的不穿連衣裙,我也不穿高跟鞋,我就是沒法穿這些東西,我只想穿得舒服。”碧萬如此解釋說,“很抱歉,就我個人而言,我已經很用心地打扮了。”

“上一次被提名是因為《國王的演講》,當時我穿了一個黑色夾克,上面有中文漢字,搭配了一條合稱的褲子。那身行頭是Jane Law給我做的,她也為Lily James做了《灰姑娘》里的裙子。”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聽了碧萬的這些理由,我們完全明白並且佩服這位英國老太太的勇氣和用意,能在這樣的舞臺上堅持自己的個性主張,打破常規,難怪有人把她奉為“奧斯卡之夜的女英雄”。

其實,我們不妨也借鑒她的態度,自信、有意識地表達、不追隨潮流,也許這樣,反倒可以把衣服穿得更有趣。


更多關於影視服裝設計專業知識,

請持續關註:拾肆workshop(V信公眾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8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她,如何精確捕捉角色靈魂?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