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桃姐》沒有情節噱頭,沒有一波三折,只是簡單的生活

《桃姐》沒有情節噱頭,沒有一波三折,只是簡單的生活

長期以來,香港導演許鞍華一直是當代電影人當中最容易被忽視的之一。不過在《桃姐》這部電影中,憑藉每一個讓人感覺自然的細節,以及簡單朴實的敘事,獲得了包括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獎在內的不少獎項

整部電影似乎是由個人觀察隨意拼湊而成的,從某種意義上講確實如此。故事講述的是一個中年單身漢在家裡的老女佣中風後如親生兒子一般照顧她的故事,取材於製片人兼編劇李羅傑的經歷。葉德嫻和劉德華扮演女佣和少爺,他們在銀幕外就是乾媽和乾兒子,這可能是他們在銀幕上相處融洽的原因。劉德華飾演的角色是一家電影公司的製片人,許鞍華的一些同事也以自己的身份客串(包括徐克、洪金寶等),似乎在暗示他們的生活和他們製作的電影之間沒有什麼區別。

《桃姐》沒有情節噱頭,沒有一波三折,只是簡單的生活

《桃姐》考慮了當代生活的孤獨和21世紀香港老年人的困境,但它的觀察視角很小,剛開始並不容易看出電影在說明什麼。不過,當我們在回顧這部電影的時候,它的主題和內涵才顯現出來。

作為香港最重要的電影人之一,許鞍華經常通過電影講述情感故事,以此來展現社會問題。如《女人,四十》講述的是一個中產階級家庭照顧患有老年痴獃症的老年親戚的故事(該片獲得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獎。)近年來,許鞍華幾乎只關註國內故事,思考當代社會的本質:《阿姨的後現代生活》以60多歲的中下階層單身女性為中心,她們從事卑微的工作來擺脫貧困。他們對生活境遇變化的無助表明,資本主義文化的個人主義使人們與社會傳統和彼此逐漸疏遠。

《桃姐》沒有情節噱頭,沒有一波三折,只是簡單的生活

《桃姐》對細節的觀察是如此尖銳,以至於我們在感到悲傷的同時也會伴隨著歡笑。在羅傑把桃姐送進養老院後不久,她第一次在公共食堂吃飯的場景就出現了,這是一場安靜的噩夢:一位老人把湯灑在自己身上,另外兩個人為了食物打架,由於他們的老年痴獃症而變成了幼稚的行為,還有出乎意料的是,一位老人抱怨另一位戴錯了他的假牙。相反,溫柔或迷人的景色留下一種苦澀的餘味:當羅傑在電影的早期離開一個商務會議時,一個秘書把他誤認為是一個空調修理工,這讓他意識到他在日常生活中幾乎沒有什麼權威。

影片中很多情節都在揭示的主題就是現代社會的孤立感。羅傑決定照顧桃姐支付她在養老院的費用,監督她的醫療治療,這既是出於兩者之間超越血緣的親情,也是出於孤獨。他和他的家人關係不是很好,而且很顯然他也沒有一段浪漫的愛情故事。他最深的關係似乎就只有桃姐,這個從小就溺愛他,到瞭如今依舊當他是一個孩子並始終如一維持他生活起居的女佣。他可能通過努力工作來升華他的孤獨,但是當他看到桃姐越來越虛弱時,他意識到他的生命是多麼的渺小。於是在最後他選擇讓桃姐安詳的走完最後一程,告訴醫生停止藥物治療。

《桃姐》沒有情節噱頭,沒有一波三折,只是簡單的生活
《桃姐》沒有情節噱頭,沒有一波三折,只是簡單的生活

電影中的角色從不明確地表達他們的感情,他們太沉穩、太安靜了。導演希望我們從間接的行為線索來揣測人物複雜的情感狀態。正如我們所見,除了桃姐的健康狀況不斷惡化外,它的故事進展都很普通:羅傑經常去養老院,每次出差回香港就立即去探望桃姐,帶她去吃好吃的,帶著桃姐回家路上與其他居民的簡單互動,重新裝修一套房子留給桃姐等等。通過表現人物的日常生活和社會關係,就像人們在現實生活中一樣。

通過鼓勵與老年角色的親密接觸,許鞍華還強調了電影中最令人不安的信息:許多老年人在生命的最後幾天都沒有得到親密細微的照顧,無論是情感上的還是其他方面的。在中秋節來臨時,來拜訪養老院的歌手在沒人看到的時候表現得十分不屑,拍完照片之後,月餅還要被收回去供下一個養老院使用,也表現了社會關懷的虛偽與對老人的冷漠。為了說明這一點,電影記錄了羅傑給桃姐尋找養老院的場景:這些養老院一切服務都被一一列出,明碼標價,就好像它們只是菜單上的菜一樣,而不會真的去瞭解老人真實的想法和想要的東西。

《桃姐》沒有情節噱頭,沒有一波三折,只是簡單的生活

許鞍華想要展示普通人如何適應現代生活,同時仍然保持日常生活的軌跡。她的敘事風格是如此的朴實無華,以至於可能會被人忽略,然而,通過一系列的細節,她成功地創造了一部完美的電影。

總之,《桃姐》用溫和的人文主義語言描繪了兩個好人,這使我對他們兩人產生了一種深厚的感情。這是一部清澈如流水的電影,沒有情節噱頭,沒有一波三折,只是簡單的生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桃姐》沒有情節噱頭,沒有一波三折,只是簡單的生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