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蟬主一直在等著一部電影上映。

前段時間胡歌參與演出的電影《南方車站的聚會》是戛納電影節唯一入圍主競賽單元的華語片,前不久還上了好幾回熱搜,廣受國內影迷們的期盼。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最終這部電影評分2.7分,在電影節21部作品中排名第六,最終無緣桂冠。

但據說片子在戛納在放映時,昆汀·塔倫蒂諾在現場全程大笑好幾次,甚至看完後主動起身和坐在後排的導演刁亦男握手,對該電影給出頗高的評價。

這足以認證了《南方車站的聚會》的電影質量。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從電影質量角度來講,能入圍國際三大電影節之一的戛納電影節意味著什麼呢?

對於電影人來說,戛納電影節最感人的儀式,是首映結束後一束從黑暗中投射在電影團隊身上的燈光,因為“那是對電影工作者的註目和尊敬。”

甚至有電影人開玩笑說:“為了這束燈光我可以去死。”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南方車站的聚會》放映後的燈光

妄論得獎與否,只要能入圍戛納電影節候選單元,這就足以證明瞭主創團隊在:籌備構思、編寫劇本、拍攝過程、後期剪切……可能長達數年裡的所有努力得到認可。

這和“野生”網紅們砸20萬就能來戛納蹭個紅毯完全不是同一回事兒。

刁亦男導演

電影屏幕後的男人

和我們熟悉的胡歌、桂綸鎂、廖凡等藝人站在一起,並站穩C位的,是《南方車站的聚會》編劇與導演於一身的刁亦男。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說起刁亦男導演很多人可能不是特別熟。

但如果蟬主告訴你,他是先前獲得金熊獎最佳影片的《白日焰火》的編劇+導演,大家可能就會有點印象了。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南方車站的聚會》的靈感源自刁亦男多年前聽某首歌曲時,閃入腦海時候的一個片段:

一個有罪的,背負著巨額懸賞的逃犯四處逃亡,想要去見他初中暗戀過後來轉學了的女孩子。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起初他覺得這個情節也太矯情了,於邏輯上根本支撐不起整個故事,於是作罷。

直到數年過去,他看到一個真實的新聞事件才決定將它改編:

某個匪徒被警方重金通緝,在逃亡過程中這個匪徒跑到一個村子里的小賣部買水解渴,看到了貼在牆上的通緝告示發現自己值10萬塊,於是聯絡自小最疼他的小姑,讓她到警察局舉報他,這樣一來,小姑就能拿到這10萬塊了。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南方車站的聚會》的靈感便是來源於這個真實案件,電影講述的是一個小偷在被追捕的過程中絕望地尋求救贖的故事。

在我們的認識里,匪徒或犯罪嫌疑人都是惡,他們人性泯滅、一無是處。

我們對人性的認知也都非黑即白,要麼是偉光正的好人,要麼十惡不赦。卻不想人心的複雜,絕非一兩句話就能輕易定義。

所以《白日焰火》也一樣,這兩部片極具刁亦男導演鮮明的個人風格,用看似閑筆的場景描述來呈現小城市、小人物的內心世界:善惡、欲望交織。

如同刁亦男自己所評價的:“這個男人一開始為了正義而出賣了桂綸鎂,但這之後,他才突然意識到這是愛情。”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在影片當中,連環殺人犯替妻子頂罪,拋棄身份四處亡命,而過度的犧牲反過來卻扭曲成令人窒息的監視;

女主角雖然感恩丈夫的救贖,卻也常年活在被跟蹤、身邊交往過密的男人一個個死去的恐懼中,所以最後也出賣了自己的丈夫……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男主角的正義也不全是正義,也有為了重回警局一洗恥辱的私欲;他以真心為餌循循誘導,佈局逼迫女主角招供;成功回到警局的喜悅與背叛女主角的羞愧交織,讓他形似癲狂。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哪裡是什麼懸疑片?深挖下去全是血肉淋漓的人性。

莫名其妙打低分

這屆觀眾也太狂了

《南方車站的聚會》沒有在戛納上獲獎,就證明這部電影拍得不好嗎?當然不是。

藝術並非體育競賽,不存在死板的統一硬性標準。藝術的繁榮應當以百花齊放,齊頭併進為目標。

難得有一位中國導演能夠在5年前獲得金熊獎,又在今年攜作品進入戛納主競賽單元,早就證明瞭他的作品不可小覷。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但讓蟬主詫異的是,翻看5年前《白日焰火》的豆瓣評分,獲得國際殊榮的影片竟然只有7.3分,甚至不如一些口碑一般的電影。

是電影本身不好麽?

一千個讀者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各人各有偏好這是正常,但就事論事,電影不好大家可以從電影角度來剖析,提出有建設性的意見,相信每一位電影從業者都願意接受嚴肅批評,並自我改進。

但蟬主發現,更多的人是因為自己不喜歡的某個演員所以打低分、沒有任何證據就惡意揣測有黑幕所以打低分、語義不詳的奇怪理由來打低分。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別再說什麼“我評價一臺冰箱好不好用,還需要自己會製冷才有資格評論嗎?”這種辯詞絲毫站不住腳。

觀眾當然可以作評價,客觀公正有一說一的建設性批評歡迎至極。

但為了發泄情緒打差評、漫不經心鬧著玩兒地打差評,這是對籌備拍攝一部電影,在長達數年的過程里,全劇組上下幾十人工作的不尊重。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站在買票入場的觀眾位置並不高尚,別真把自己當上帝然後就可以恣意不尊重他人的勞動成果。這跟淘寶的專業差評師、對餐廳服務員大呼小叫把自己當爺這種人有什麼區別呢?

說實在話,已經過去5年了,刁亦男這個中國導演還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而刁亦男倒是沒太在意的樣子,他在記者會上接受採訪時候說:

“我的電影不會刻意設定一個主題,給觀眾一個先入為主的中心思想。我的電影是將我感興趣的東西羅列才一起,讓觀眾從中獲得屬於他們個人化的體驗。

這部電影里的主人公都有自己的困境,他們通過冒險、犧牲、抵抗獲得尊嚴和自由,這是指引我們生活的動力。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作為一個性情沉穩甚至有點“佛系”的導演,他壓根沒打算用鮮明的是非觀和普世價值觀“教觀眾做人”,而只是陳述故事,展現人物悲喜,讓觀眾去得出自己的獨特感受。

所以我們看刁亦男的電影,如果不經細節分析、前後情節比對,觀眾很容易會覺得這樣的黑色文藝電影晦澀、費腦子、複雜難懂、裝腔作勢……

對充滿隱喻的情節覺得突兀,看得不夠痛快。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畢竟市面上常見的爆米花電影充滿擺在明面上的爽點和笑點,粗暴的畫面呈現什麼就接收什麼,什麼都別想,按照導演的埋伏的梗,跟著笑就對了。

沒有暗自心驚、沒有細思極恐、沒有反思警醒,一場“爆米花電影”看下來,哈哈哈笑過也就忘了。

我們在生活中常常被那些易燃易爆炸的笑點,和膚淺的娛樂方式逗樂:

寥寥數語的一個段子、15秒的搞笑視頻足夠讓我們捧腹大笑,於是一個又一個的15秒,一次又一次被段子激發的多巴胺,令我們在娛樂至死的年代感到心滿意足。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正因為不經大腦的即時快樂來得太容易了,所以大家更不想要費腦子和心思去追求深刻但伴隨著痛苦的東西。

可是,凡是深刻的事物和長久的收穫,譬如學習成長/自我提高/減肥健身等,無一不是需要漫長煎熬,需要在以月為單位的痛苦忍耐中獲得。

反映複雜人性和晦暗現實的電影也一樣。

不是導演沒水平,不是電影質量不夠好,而是中國缺少了培養好導演好作品的土壤。

馮小剛導演曾說過一句得罪了很多人的話:“導致中國電影垃圾是因為一批垃圾觀眾。

話糙理不糙。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有些觀眾一邊吐槽中國沒辦法拍出像韓國《熔爐》、《素媛》這樣享譽世界的好電影,一邊用腳投票,排隊去為爆米花電影貢獻票房。

蟬主不得不為導演們叫個冤:任何一個行業的良性發展都需要所有從業者十年起步的試錯、撞南牆、矯正;再試錯、再撞南牆……循環往複才能摸索到正確的路徑。

而中國觀眾並沒有給電影市場這樣的支持和耐心。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中國文藝片市場大多票房慘淡,哪怕口碑再好,但觀眾不看,票房賣不出去就是虧本生意,下一次資本就不會砸錢去拍這些“費力不討好”的題材片。

所以我們往往會看到有些劇本、題材都精良的電影,必須夾帶上有流量沒演技的鮮肉鮮花們,才能勉強保證票房不至於太難看,但這樣一來,不夠專業的流量明星又會反過來影響電影的呈現。

當藝術被資本挾持,導演和編劇等主創不可能不作出妥協——整個劇組好幾十人,服裝場地道具,通通都要燒錢呢。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商業社會,導演也要恰飯,單單喊口號沒有用。

如果電影行業的發展光靠導演和編劇一腔熱血,賣房賣車、砸上身家來為自己的情懷埋單,根本不是長久之計。

中國影視劇什麼時候才能不跪流量、不討好觀眾?

等我們都成為對質量有要求,不那麼容易被爛片敷衍和打發的合格觀眾;並心甘情願為他們付費開始。

國產電影,點亮在看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蟬創意是一個全中國最糟糕的公眾號,我們專註於人類腦洞開發的事業,對藝術作品、潮流文化、網絡熱點進行野雞式播報,在毀滅你的人生觀、價值觀同時,向世界傳遞我們的虛情假意。

微博:@蟬創意 | 微信:chanchuangyi

【未經許可 | 禁止轉載】

投稿、媒體、商務合作

至郵箱:pr@chanchuangyi.com

加入組織,後臺回覆“招人”

/ 推 薦 文 章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惡意打低分?觀眾欠這位中國導演一句道歉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