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本當是黎巴嫩《三毛流浪記》,原來是歐洲的《郭巨埋兒》

點擊藍字關註我

讓MOI每天以不同的形態陪伴在你身邊

本當是黎巴嫩《三毛流浪記》,原來是歐洲的《郭巨埋兒》

電影《迦百農》宣傳海報

迷信馬爾薩斯的白左們又在無恥地給窮人們推銷計劃生育了。

看這部電影的過程中,我為電影描述出來的許多真實苦難流了不少的眼淚,也一直在等待著真正的主題浮出來。

所有描述苦難的電影,包括紀錄片在內,都需要有一個共同的主題,那就是詮釋出苦難的原因,並激發人們將之改變的鬥志。因為這是人類這種生物的本能思考。純粹以折磨角色為目的的電影,只可能是迎合虐待狂怪癖的爽片。

《迦百農》用倒敘的方式製造了一定的懸疑,更是為了突出最終主題的常見手法。因為觀眾會帶著懸疑去思考,思考在片頭看到的這個荒誕現象,一個十幾歲的小孩服刑,還要狀告父母,究竟是為什麼。這個“為什麼”錶面是追問小孩的動機,而深層則是追問什麼樣的生活造成了小孩產生這樣的動機。進一步隱含的主題,則是如何改變它。

在我觀影過程中,基於個人的視野和知識,對最終的主題有很多的猜測。我本以為這是一部黎巴嫩版的《三毛流浪記》。

因為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一個共同的原因。

劇中所有的衝突都來自家庭本應有的關愛與貧窮帶來的“虐待”。缺乏合法的身份,父母沒辦法給十幾歲的小孩讀書,讓他們打童工,逼著11歲的女兒出嫁,用鎖鏈拴住嬰兒的腿,單親母親把小孩寄放在廁所,不得已喂孩子水和白糖……

本當是黎巴嫩《三毛流浪記》,原來是歐洲的《郭巨埋兒》

贊恩和他的兄弟姐妹

這一切先是讓中產階級觀眾聯想到父母沒有文化,或者缺乏道德上的自律與對子女的關懷……隨後寫入贊恩的經歷:在貧窮狀態下無以為生,憎恨父母出賣妹妹的贊恩最終不得不自欺欺人,把約納斯交給了人販子。這個故事的敘述令人信服,讓觀眾意識到道德不是問題的本質,貧窮才是。經濟基礎決定了上層建築是多麼的不堪。父母出賣薩哈時的自欺欺人,與贊恩出賣約納斯的自欺欺人是高度一致的。事實上贊恩的父母也曾經過贊恩和薩哈(11歲出嫁)的一切,才艱難地活成今天這個樣子。

電影主角都是沒有合法身份的流民或難民,絕大多數人不會寧願去外國貧民窟過著蟑螂一般不敢見光的日子,也不願回到自己的祖國。尤其是看到拉希爾為了兒子不能給母親寄錢,母親也同樣難以生存,反而能讓觀眾理解為什麼她要拼命來到這個國度。

本當是黎巴嫩《三毛流浪記》,原來是歐洲的《郭巨埋兒》

拉希爾的沉思

他們的貧窮來自於遠在異鄉,沒有身份,這些人寄居在黎巴嫩,被各種人(老闆、黑市商人)進行各種形式的剝削(廉價勞動力、性剝削、身份勒索),靠著微薄的收入艱難地維持親人在貧民窟的生活。

而黎巴嫩只是他們的一個中轉站,所有想擺脫當前命運的角色,包括小男孩贊恩、單身母親拉希爾還有那個不知名的女孩,都希望通過黎巴嫩前往那些被當作天堂來描述的歐洲白左國家。傳說中,那裡沒有人動不動質問他們的身份,就好像珂賽特的雲中城堡沒有小孩需要去擦地一般。

當我們進一步思考角色們流離失所的原因時,很自然地參考了新中國從二戰後的極端貧窮一步步崛起的歷史(搞不好是引進這部電影的動機之一)。

我們從二戰後的極端貧窮中走出來,首先是無數烈士的鮮血換來了一個基本和平的國度,沒有中東諸國在西式民主之春後陷入的慘烈戰亂,驅趕人去異鄉做人見人厭的蟑螂或廉價的奴隸。

然後我們用舉國之力,為廣大的窮人發展簡陋而全面的教育普及運動,醫療普及運動,讓最貧窮人們的後代也不會像父母一樣因為缺乏知識和技能被工業時代淘汰,從而成為未來現代化的骨幹力量,雖然更多的時候只是老闆們口中津津樂道的“人口紅利”。

更關鍵的是我們用很長一個時期的堅持和奮鬥,打造了自己國家的工業化。不是只有少數買辦靠血汗工廠過著出人頭地的日子,而是各行各業都需要大量本土的人才。窮人的孩子們不是在貧民窟里抽著煙,無所事事地拿著木頭槍打仗,而是期待著工業發展為自己預留的事業,為有朝一日實現自己課堂上吹出的牛皮,而勤奮地抄寫別人的作業。

參照中國,那與贊恩相似的千千萬萬中東兒童們,在怎樣的前提下才可能改變命運呢?

本當是黎巴嫩《三毛流浪記》,原來是歐洲的《郭巨埋兒》

贊恩和約納斯

首先,經歷了伊拉克、敘利亞、埃及、利比亞等一個個“春天”的大中東,需要從酷熱的戰火中走出來。沒有和平,無法解決任何經濟發展的問題,祖國不可能有任何發展。

然後這些國家需要有自己的工業,讓龐大的勞動力創造共同的財富。而像贊恩他們這樣因貧窮而沒有文化教育的孩子們,需要強制普惠的教育幫助他們具備勞動的技能,而非在監獄里虛度光陰。

這一切需要一個和平的環境,需要高效的政權,需要忠於理想的組織,需要人民的覺醒,需要一場革命……這個循環遙不可及,因為最開始要面對的,就是那些在中東到處點火殺人的恐怖國家們。

在我看著電影強烈的現實主義風格,看著父母不得不賣女兒,贊恩流浪找不到工作,拉希爾果然被關了起來,一個流浪的三毛沒辦法養活嬰兒,約納斯不得不賣給人販子……以為故事正引向一個激發人反抗現實不公的悲劇主題時,電影卻用一個個魔幻主義的轉折啪啪開始瘋狂打我臉。

關懷難民的白左們出現在監獄吹拉彈唱了;

監獄里播放的電視節目,開始持續討論難民兒童的命運了;

贊恩在節目的直播過程中,從監獄里打通call in 了;

他的遭遇得到社會重視,有律師專門帶著他打官司告父母了;

被人販子出賣的約納斯,終於和拉希爾團聚了。

最神奇的是,扮演贊恩的小演員贊恩,一家人都去了電影贊恩夢寐以求的瑞X,過上了夢寐以求的街邊逗鳥的生活。

本當是黎巴嫩《三毛流浪記》,原來是歐洲的《郭巨埋兒》

電影結尾贊恩艱難的一笑

結尾小段強烈的意淫色彩,與之前質感逼真的寫實劇情產生鮮明對比,原因只有一個,編劇們用光了所有真實的素材,終於開始為主題瞎編了。

而水落石出的故事主題,居然是宣傳計劃生育。全篇講述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的事實,硬邦邦地退回到一個唯心主義的、道德的觀念: 如果窮人沒能力給孩子足夠的關愛和幸福,就不該把他/她生下來,製造一切悲劇。

這就是電影導演的真實意圖,不要為他們做任何找補。從片尾字幕可以得知兩個實情:

第一, 贊恩是在貧民窟里被劇組挑選出來的,而故事中許多情節來自他和貧民窟的真實情況。這說明瞭什麼?說明整部電影在立項時,還沒有許多現實主義的殘酷情節,就有了最後呼籲窮人少生孩子的主題。他們是為了宣傳這個主題,才開始籌備電影,然後再去貧民窟選角的。

第二,演員贊恩和他的家人都來到了歐洲,命運得到了中獎式的改變。說明他和家人的關係並非仇敵。“窮人的孩子告父母不該生下自己”,是劇本最核心的設計,而贊恩母親那句“真主拿走一個就會給予一個,我又懷孕了”這種無皮無血的對白,完全是為烘托主題而由編劇親自寫下的。

本當是黎巴嫩《三毛流浪記》,原來是歐洲的《郭巨埋兒》

豆瓣、知乎上各種小資自媒體的肉麻吹捧,更是能佐證上述判斷。看看他們激動高呼不要讓原生家庭綁架小孩之類的話就明白了。

我並不以天賦自由的名義反對計劃生育,也不完全否認窮人多子女與生活艱難的關係。但你這部電影,用現實主義的風格討論了窮人為何賣兒賣女,你就應該同樣用現實主義思維去討論窮人為何要生兒育女。

這既然本是一個經濟問題,贊恩不能用道德改變父母賣薩哈,不能用道德解決不賣約納斯就無法生存的現實,那他就能用道德的控訴,改變窮人生孩子的社會現實嗎?

結論對於辯證法思維而言很簡單。窮人為了經濟原因賣兒賣女,就會同樣為經濟原因生兒育女。因貧窮而多有早夭,會生育更多的孩子;普遍貧窮之下,子女簡陋粗獷的培養不會比周圍人活得更差,也沒有動機傾家蕩產去尋求《起跑線》式的教育。

更關鍵的是,在無身份的窮人遭遇奴隸式(贊恩母親所說)的剝削之下,收入之微薄,反而讓兒童突出了作為勞動力的價值。每多一個孩子,就能為家庭分擔許多勞動,可以帶弟弟妹妹,可以去打童工掙錢,可以跑腿,可以去欺騙藥店。失去了贊恩這個勞動力,對他們家增加的生存強度是非常直接的,編劇根本沒意識到。

本當是黎巴嫩《三毛流浪記》,原來是歐洲的《郭巨埋兒》

而最重要的一點,在階級社會裡,“多子多福”和“門當戶對”一樣,從來不是一句空話。劇中那樣的窮人並不是沒辦法讓幾個孩子都上學,而是沒辦法讓任何一個孩子上學。他們和子女的未來無法來自個別孩子的出類拔萃,只能靠多個孩子成年後相互扶植幫助,提供整體四五倍於少子家庭的勞動力,來集中力量改變命運。在古代一個家庭由於抓丁或生病,失去了壯年男勞力,往往直接面臨破產。且不說中國古代一個宗族共同出錢讓一兩個聰明人考科舉,外姓人的孩子只能給東家做暖床的書童;就看看今天為母報仇的張某,為何兒時被對家欺負呢?

所以贊恩父母多生多養背後的邏輯,和賣兒賣女背後的邏輯一樣,都是經濟決定的。經濟基礎決定的問題,必須要從物質上加以解決。多生多養的窮人們,有朝一日一定會用能改變經濟基礎的手段去改變經濟基礎,那是不希望窮人改變經濟基礎的人們最害怕的事情。所以他們只能放下經濟基礎,開始道德說教。

所以從這個角度看,《迦百農》其實是一個郭巨埋兒式的故事。

本當是黎巴嫩《三毛流浪記》,原來是歐洲的《郭巨埋兒》

郭巨埋兒

郭巨一家因埋兒被現代人批判邪惡,其實郭巨夫妻的動機我們沒資格批判,這是走投無路的窮人是否要為新生兒而看著老母親死去的悲劇。這個故事真正邪惡的地方,在於用“挖出金子”和列入二十四孝的方式,向其他窮人們宣傳機會主義,勸他們進一步臣服造成他們苦難的統治階級“忠孝”邏輯,以期抽中“感動上天”的大獎。

而《迦百農》與此有異曲同工之妙。明明是歐美在中東搞得烽火連天,才製造了難民;是歐美常年覬覦中東的石油,卻懼怕中東以資源換取本土工業化;是歐美少子化,老闆和政客們縱容難民以非法身份過著蟑螂一樣的生活,從而成為廉價而膽怯的勞動力;是歐美操縱著難民祖國的政治,讓他們寧願去做奴隸,也無法回到自己的祖國為建設盡一份力。

然而在電影中出現的歐美,只有關愛難民的白左社團;只有人道主義救援點;只有難民口口相傳天堂一般的彼岸,號稱在那裡沒有人會時刻盤查你的身份,可以有尊嚴地生存。

《迦百農》沒有讓角色贊恩的父母挖出金子,但讓演員贊恩的一家全都搬去了瑞典,中了一個比郭巨不差的大獎。

兩個故事,一個從孝敬父母出發,一個從關愛子女出發,講述了同一個解決方案:

窮人啊,你如果養不好孩子,就把它埋了吧,不要找我們的麻煩。

本篇為MOI邀稿,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Creator:夏歌

Editor:Tony

Copyreader:Ethan

Designer:Ji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本當是黎巴嫩《三毛流浪記》,原來是歐洲的《郭巨埋兒》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