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一百多年前,有一位苦命的藝術家——梵高。

一百多年來,他的畫作影響著無數的人。

2017年,一部《至愛梵高》感動了全世界。

在影院里,當片尾曲《Starry Starry Night》響起時,無數人的眼淚一下子奪眶而出。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兩年後,鋪子再次為梵高留下了眼淚。

只是這一次,“梵高”來自中國——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這是一部中外合拍電影,全長82分鐘。

2011年,影片開始籌劃,2016年11月在阿姆斯特丹首映。

2017年,它進入中國,在First青年電影展上展映。

由於“賣相”不佳(非商業片),它一直未能在國內院線大範圍上映。

不過,靜姐覺得,比起太多院線里的電影,它要好看得多,感人得多。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深圳,大芬村,世界油畫第一村。

1989年,第一家油畫“山寨”坊在此落地。

30年來,大芬村已經生產出一百億張油畫,銷往世界各地。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在這0.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著上萬名油畫工作者。

每天,他們都在畫室里複製著梵高、莫奈等名家的名作。

基本上,他們吃在畫室,睡在畫室。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趙小勇,是這群畫手裡的佼佼者。

他在大芬村已經畫了20多年,從一人奮戰,到老婆、兄弟全家一起畫。

如今,他在大芬村已是師傅級的人了。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起初,趙小勇對畫畫,對梵高一無所知。

對他來說,畫畫只是一個糊口的工作,而選擇梵高只是因為他的畫最好賣。

但,漸漸地,梵高似乎融入了他的靈魂里。

甚至,他晚上做夢也會夢到梵高。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夢裡,梵高對他說:小勇,你現在畫我的作品怎麼樣呢?

趙小勇回答道:我已經進入你的狀態了。

這時,趙小勇想和梵高握個手,但伸手過去時,梵高卻突然消失了。

夢醒了。

那一晚,趙小勇再也睡不著了,梵高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後來,趙小勇認識了一個荷蘭的客戶。

從此,他產生了一個夢想。

那就是,他想去荷蘭。

他想親眼看看梵高的真跡,親自感受那片星空,那片麥田。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不過,去荷蘭,並不容易。

趙小勇的妻子就表示反對。

因為,來回的路費並不少,而他們一年其實賺不了幾個錢。

畢竟,他們只是畫畫的農民工。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不過,趙小勇還是很執著。

他覺得,真跡畢竟和照片不同。

自己看過真跡之後,一定會畫得更好,賺更多的錢。

最終,他說服了妻子,去了阿姆斯特丹。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不過,這一次朝聖之旅,卻對他造成了不小的打擊。

一直以來,趙小勇對自己的畫有一個美好的想象。

他以為,他的畫在荷蘭會是在高檔的畫廊里售賣。

在梵高博物館外的紀念品店,他看到了自己的畫。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很顯然,他感到很失望。

阿姆斯特丹的街邊,站在自己的畫作旁,趙小勇落寞地抽著煙,不發一語。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進入梵高博物館後,趙小勇看到了梵高的真跡。

在《星空》、《自畫像》、《嚮日葵》前,趙小勇駐足良久,仔細欣賞。

他感嘆到:不一樣,顏色不一樣。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被真跡震撼的同時,博物館一位工作人員的話難住了趙小勇。

那人隨口問道:你畫了梵高二十多年,那你有自己的作品嗎?

聽到這句話,趙小勇嚇了一跳。

他一時語塞,不知所措。

他猛然意識到:二十年來,我自己一副什麼(原創的)作品都沒有。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二十年來,趙小勇畫了數不清的梵高,自認可以以假亂真。

但,他始終只是個畫工,而不是畫家。

一字之差,天壤之別。

在離開博物館後,趙小勇說了這樣一句話:(我)畫了梵高二十年,比不上博物館里的一副作品。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說實話,這一句話深深觸動了我。

趙小勇,從小家貧窮,初一因為媽媽付不起學費而被迫輟學。

年紀小小的他早早進城打工,變成一個農名工。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96年,為了謀生,他在大芬村開始臨摹梵高。

雖然出生貧寒,身在底層,但耳濡目染的,他對所謂藝術產生了嚮往。

他漸漸感受到生活不僅有柴米油鹽,也可以有審美的享受和表達。

在腳踏實地的同時,他嘗試去觸摸星空。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臨摹梵高一輩子,他以為自己進入了梵高的狀態。

但,現實是,他依然只是個畫工。

荷蘭之行,更是讓他對自己產生了懷疑:我到底有沒有什麼東西值得別人欣賞?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當然,不僅是他,大芬村的“中國梵高”們都有過這樣的糾結。

生活,藝術,對他們來講似乎總是彼此拉扯,難以交匯。

或許有人會問,他們為什麼不嘗試創作自己的畫呢?

答案很扎心——他們害怕自己像梵高一樣。

一開始臨摹梵高,他們多數不清楚梵高是誰?

後來,他們觀看了關於梵高的電影,終於認識了梵高,認識了梵高的凄慘和孤獨。

如此厲害的人,竟然過得如此悲慘,那我呢?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於是,這些中國梵高們矛盾了。

他們愛畫畫,心懷藝術,想表達自己,想從畫工變成畫家。

但,以前,他們怕自己畫得不好。

現在,他們害怕自己有梵高一樣的悲慘結局。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此情此景,令人唏噓。

一百年前,梵高的畫作無人問津,凄慘死去。

誰能想,那些作品日後會價值連城,還養活了一大批臨摹者。

一百年後,趙小勇他們因為生活窮苦接觸到了梵高,感受到了藝術。

但,他們也害怕一旦一心撲在藝術上,會毀掉自己現在的生活。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令人高興的是,趙小勇還是勇敢地向藝術邁出了一步。

臨摹梵高二十年後,他終於創造了屬於自己的作品。

他畫了家鄉的老奶奶,畫了家鄉的石板路,畫了正在畫畫的“中國梵高”們……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當年,梵高在給弟弟的信中這樣寫道:

親愛的提奧,我正朝著目的地在走,我以為那個地方很近,但也許非常遙遠。

如今,趙小勇也朝著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那個地方在哪裡,或遠或近,沒人知道。

但是,他確實邁開腳了。

這二十年來,他一直在臨摹梵高的《星空》。

那片星空照亮了無數人的黑夜,撫慰了無數孤單、寂寞的心。

相信有一天,他也能畫出一片星空,屬於趙小勇的星空。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中國第一山寨,請流著淚也要為他們鼓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