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王珮瑜:存一點兒素心,唱兩句皮黃

陳凱歌導演的《霸王別姬》在1993年上映之後曾引起了很大的反響,這部以戲曲為基調,講述梨園血淚的影片斬獲了多個國際大獎,更掀起了一股全民聽戲的浪潮。

王珮瑜:存一點兒素心,唱兩句皮黃

時至今日,《霸王別姬》在豆瓣評分依然保持著高達9.5分的成績,也成為很多戲曲懷舊人士每年必刷的電影之一。

在《霸王別姬》里,程蝶衣說京劇的那一口氣,全在情境里。兩三個龍套穿梭,就能分花拂柳,千軍萬馬。舞臺上空無一物,站著勾了臉的霸王和虞姬,就演盡了江山美人,悲歡離合。

說到底,所有好的藝術都是心的幻術

而那些能讓人心跳的人,都有給藝術過一口氣的本事,

像戲里的程蝶衣,戲外的張國榮,可遇不可求。

今天就來講一個有這種幻術的人。

京劇界有“乾旦坤生”的說法,“乾旦”指戲臺上男人扮演女性角色,“坤生”指女人扮演男性角色。

以梅蘭芳為首的“四大名旦”全都是男人,而蜚聲菊壇的孟小冬是唱老生的名角,被譽為“冬皇”

王珮瑜:存一點兒素心,唱兩句皮黃

有這麼一個人,她再續了“女生男旦”的梨園傳奇,被尊稱為“瑜老闆”。

她是,王珮瑜。

王珮瑜是餘(叔岩)派第四代傳人,京劇界稱“小冬皇”。

珮、瑜兩個字都有美玉的意思,王珮瑜給人的感覺也是“與君子交,怡怡如也”。

她幼時學蘇州評彈,8歲憑藉一曲評彈《新木蘭辭》名滿蘇州。

11歲起改學京劇,後學唱餘派老生,14歲考入上海戲曲學校,成為1949年後專業戲校培養的第一位女老生。

梅葆玖先生第一次見到王珮瑜就說:“這個孩子好看,眼、眉、額頭,一看就是唱老生的。”

18歲的王珮瑜一折《文昭關》,讓臺下的譚元壽大為驚嘆:“這不是活脫脫的孟小冬嗎?

1994年,王佩瑜在香港演《搜孤救孤》,孟小冬的弟子蔡國蘅先生說:“珮瑜一齣場,我們就感覺老師回來了。”

梨園泰斗加持,王珮瑜頂著“當代孟小冬”的頭銜迅速成名,20歲之前拿遍幾乎所有京劇大獎。

王珮瑜:存一點兒素心,唱兩句皮黃

王珮瑜老生扮相

在臺上,王珮瑜演老生,戴上三綹的黑鬍子就是老戲《文昭關》里的伍子胥、《洪洋洞》里的楊延昭、《四郎探母》里的楊延輝。角色里的荒誕、沉穩或者狂氣、不可一世,她總能找到共鳴點。

王珮瑜:存一點兒素心,唱兩句皮黃

王珮瑜:存一點兒素心,唱兩句皮黃

王珮瑜:存一點兒素心,唱兩句皮黃

“嗓音圓潤,演唱古樸雋永,韻味十足,扮相俊秀,氣質儒雅,書卷氣濃厚,演唱古樸雋永”是行家對她的評斷。

粉絲評價她“追求的是不顯山不露水、含而不發的境界”。

2008年上映的電影《梅蘭芳》,章子怡演孟小冬,電影中,有梅蘭芳與孟小冬對唱《游龍戲鳳》,梅葆玖先生配唱梅蘭芳,給孟小冬配唱的,就是王珮瑜。

更多人是通過《奇葩大會》知道王珮瑜的。

“世界上只有兩種人:一種喜歡京劇,另一種不知道自己喜歡京劇。”當她說出這段話時,很多90後都被她氣定乾坤的神韻著了迷。

王珮瑜:存一點兒素心,唱兩句皮黃

瑜老闆教大家念“三級韻”,學“驚提、怒沉、喜展眉”的京劇表情,牢牢地抓住觀眾視線。

她和蔡康永一道唱了《武家坡》里著名的一句“八月十五月光明”, 腔調勁健婉轉,姿態儒雅大氣,讓瑜老闆圈粉無數。

王珮瑜:存一點兒素心,唱兩句皮黃

蔡生是公認的名票,在瑜老闆面前竟也露出那般低回的敬重。

之後,王珮瑜上了另一檔熱門節目《朗讀者》,素麵一張,也仿佛若有光。她念了蘇軾的《念奴嬌 赤壁懷古》,聲腔入耳,念白動人。在b站回看這段視頻,王珮瑜尚未開口,彈幕已經噴射而出:“氣場80米。”

王珮瑜:存一點兒素心,唱兩句皮黃

雖然年少成名,走過雲端的日子,可是瑜老闆心中也有隱憂:京劇雖然尊為國劇,但發展卻面臨著很大困境:看戲的人越來越少、越來越封閉,看戲和不看戲的群體之間,溝壑越來越寬,京劇難以傳承。而王珮瑜想做的,就是將這道溝壑填平。

瑜老闆說,年輕時唱一些戲,別人聽不懂,她只有知音難覓的忿怒,而隨著年歲漸長,她更希望找到一條中間道路,與這種忿怒和解。

王珮瑜:存一點兒素心,唱兩句皮黃

瑜老闆說,京劇很美,明清時期,聽戲、看戲是上至王公貴族,下至平頭百姓都喜聞樂見的主流時尚,名角兒、名旦輩出,很多知名戲曲藝人都有大票瘋狂的粉絲,堪比現在的娛樂明星,而今卻逐漸式微。

王珮瑜:存一點兒素心,唱兩句皮黃

為了普及京劇,瑜老闆一直在找尋年輕化、多途徑的傳播方式:電臺主播、真人秀、彈幕、開課說戲,辦京劇清音會,嘗試京劇VR版《游龍戲鳳》,把那段你我熟知和喜愛的紅爐暖酒 “海棠物語”通過360全景展示……走到更多不瞭解京劇的年輕群體中去,告訴他們京劇的美好和有趣。

王珮瑜:存一點兒素心,唱兩句皮黃

但她自己划了明確的界限:不改變京劇表演的本體,不破壞既成經典的藝術。

行者皆孤獨。王珮瑜曾演唱過《牧羊人》,她說“我常常覺得,每一個戲人,都像是一個孤獨的蘇武,心存漢社稷,旄落猶未還,歷經難中難,心如鐵石堅。”

中國戲曲是座深宅趣院,感謝瑜老闆拋給我們一縷乖戾俏實的花枝,讓我們得以推門進入。

中國元素如此美,不能到了我們這一代就失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王珮瑜:存一點兒素心,唱兩句皮黃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