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206分鐘的《刺殺肯尼迪》告訴觀眾,真相不在於凶手,而在於民眾

1991年上映的,由奧利弗斯通導演的《刺殺肯尼迪》,是一部關於美國總統遇刺案調查的,偉大的電影。這部電影的偉大,不在於它找到了刺殺肯尼迪總統的凶手,不在於它反映了多少沒有公之於眾的事實,不在於它具備多麼嚴密的事實依據,它的偉大在於,它客觀的反映了,肯尼迪總統遇刺之後,整個美國社會的氛圍和情緒。

《刺殺肯尼迪》整部影片長達206分鐘,在“漫長”的影片中,導演奧利弗斯通加入了大量的新聞資料,紀錄片,以及已經被反覆分析到分子級別的現場照片。可以說從發生在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總統遇刺案開始到影片上映的的將近30年中的相關史料,都在影片中被恰到好處的進行了引用。

206分鐘的《刺殺肯尼迪》告訴觀眾,真相不在於凶手,而在於民眾

但是該部影片上映之後的口碑,卻兩極分化,影迷、美國民眾、專業的影評人都對該片給予了高度贊賞。但是以事實為依據的傳統媒體人,卻對影片大肆批判,認為本部影片,罔顧事實,搬弄是非。

關於這個現象著名的美國影評人羅傑伊伯特進行過合理的答覆,他認為電影本身所反映的根本就和事實無關,影片不作為警方的破案依據,雖然影片中,引用了大量的歷史事件、真實的人物和現場證據:如豬灣事件、本案的唯一凶手奧斯瓦爾德、扎浦路德影片、2.6秒內的三次槍擊、時任中情局局長的艾倫杜勒斯等等。

206分鐘的《刺殺肯尼迪》告訴觀眾,真相不在於凶手,而在於民眾

但是羅傑伊伯特認為,本片的導演奧利弗斯通希望通過這些事實依據,讓他的影片更具有說服力,而整部影片的導向,以及影片所反映的東西,並不是影片中真實所看到的陰謀論。而是整個美國社會,在肯尼迪總統遇刺後的情緒變化,民眾的悲傷情感。換句話說,這些社會上的真實情感的流露,其實和誰是凶手,並沒有直接的關係。​

而導演奧利弗斯通,之所以將這些事件進行如此的串聯,是因為這樣的形式,更容易引起觀眾的共鳴。這些情感的共鳴和真相並沒有太過密切的關係,而是一個國家的象徵,用這樣的形式倒下之後,民眾對當下生活環境信心的缺失。如同影片的主角奧爾良的檢察官加里森(由凱文科斯特納飾演)所言,他不允許自己的孩子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但是之於這個環境究竟的客觀真相是什麼呢?影片到最後只有臆測,沒有一個準確的結論。

206分鐘的《刺殺肯尼迪》告訴觀眾,真相不在於凶手,而在於民眾

影片為了表達這種不安的情緒,巧妙的“拼湊”了畫面風格,這部影片中包含電影、電視新聞、文字刊物、刺殺案相關的紀錄片等。導演和他的攝影團隊使用了多種視覺效果:黑白畫面、照片、粗糙的錄像、彩色畫面、手持的晃動鏡頭等。為此這部影片還獲得了奧斯卡最佳攝影獎。

用這些手段,導演只為了表達民眾在肯尼迪總統遇刺前後的情感變化,如檢察官加里森家裡的黑人佣人,她因為肯尼迪總統對黑人人權的保護,在得知肯尼迪遇刺之後,屢屢落淚。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中扮演凶手奧斯瓦爾德的加里奧德曼,在之後的影片《這個殺手不太冷》中還扮演過一個變態警察。而本片中,導演奧利弗斯通之所以選用加里奧德曼扮演奧斯瓦爾德,是因為他們在形象上更接近,而且加里奧德曼那種神經質式的表演風格,更容易讓觀眾聯想到凶殘的殺手奧斯瓦爾德。在出演這部影片多年之後,加里奧德曼憑藉在《至暗時刻》中扮演的丘吉爾而獲得了奧斯卡影帝。

206分鐘的《刺殺肯尼迪》告訴觀眾,真相不在於凶手,而在於民眾

影片中導演之所以選擇奧爾良的檢察官加里森作為主角,以加里森的視角帶著觀眾通過銀幕走入肯尼迪總統遇刺案,是有深意的。因為相對於美國官方的《沃倫報告》,加里森的視角和普通民眾觀察該案件的視角更接近。很多的“國家機密”不能接觸,看到一個個的目擊證人死於非命,至少在普通民眾的角度上,事實看上去是這樣。

之所以肯尼迪總統遇刺案在發生之後的30年,甚至是更長的時間中,都存在爭議。是因為美國民眾不願意接受肯尼迪總統遇刺的事實,或者是他們不希望在美國發生這樣的事件。當他們帶著這個情緒,去回顧,去審判,去臆測肯尼迪總統遇刺案的時候,他們的情緒是無助、是悲傷、是惶恐雜糅在一起的。

206分鐘的《刺殺肯尼迪》告訴觀眾,真相不在於凶手,而在於民眾

影片中加里森和他的同伴討論案件的時候,你一言,我一語,貌似各自的觀點都鏗鏘有力,針鋒相對,這是本片導演的一個小技巧,這些人在觀眾的眼裡,其實他們所代表的,所辯論的,就是美國普通民眾的疑惑和躁動,是一種對自己祖國情感的彷徨和悲傷。

多少年後,美國民眾對這個案件的關註,是一種群體性的心理狀態的反應,他們被這個案件深深的觸動到了,而《刺殺肯尼迪》這部影片,很好的抓住了民眾的心理狀態。導演奧利弗斯通,通過強烈風格化的鏡頭語言,通過影片中主角們的表現,深刻的挖掘了整個社會的心理狀態。

206分鐘的《刺殺肯尼迪》告訴觀眾,真相不在於凶手,而在於民眾

最後影片找到的真相,比誰是凶殺更有意義。在影片討論的最後,關乎的更多的是民眾的知情權。影片的主角加里森在最後,堅稱他找到了真相,其實他什麼也沒有看到,他所謂的真相,沒有任何的法理上的證據,他所表現的和大眾一樣,並不是找到真相,而是怎麼從那個事件的傷痛中走出來。民眾們希望通過痛斥凶手,懲治邪惡,來得到心理上的安慰。來彌補他們無處釋放的悲傷和躁動才是影片的關鍵。

206分鐘的《刺殺肯尼迪》告訴觀眾,真相不在於凶手,而在於民眾

相信即使在10年之後,有更多的真相和證據呈現在公眾面前的時候,那種躁動的情緒和不安依然不會消解,這就是整個社會的狀態。人們最後真正釋懷的不是凶手,而是自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206分鐘的《刺殺肯尼迪》告訴觀眾,真相不在於凶手,而在於民眾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