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誰還記得《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男主?他其實是一個人青春的影子

下期小編介紹《破冰行動》里飾演林耀東的扮演者王勁松,今天輕鬆一下看一看老江湖導演薑文的傳奇一生

不是小編吹,大概只有部分人願意讀完,真正看到薑文的世界。

焦雄屏將薑文描述為電影行業的稀有動物,這一描述十分準確,許多導演都是植物比如張藝謀、馮小剛啊,溫暖而流暢,帶著懷舊。但薑文是一隻充滿活力的動物。他還不是那種嗅覺和聽覺退化的動物,薑文的聽覺和嗅覺都非常敏銳。

誰還記得《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男主?他其實是一個人青春的影子

他可以聞到它,看到它,聽到它。他甚至覺得自己必須先聞一聞這部電影,然後才能拍好它。當他聞一聞時,他自信的覺得自己能拍得比任何人都好,因為沒有人能比他做得更好。

大概很少有人靠音樂和品味來創作,非常罕見,薑文就是這樣。

嗅覺是情感的基礎

《香水》的主人公格雷諾耶是一個能感覺到自然界中最細微氣味的天才。但格雷諾耶是一個虛構的人物,薑文並不像他那麼能幹,但這些人足夠敏銳,很容易讓他創作出兼收並蓄的作品。薑文對他的工作極為挑剔。

誰還記得《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男主?他其實是一個人青春的影子

他認為口音會影響影片的節奏,於是要求剪輯師改變南方口音。

他舉了兩個導演的例子:斯科塞斯和科波拉

當你看科波拉的《教父》系列,包括他現在正在製作的,你可以感受到他對意大利歌劇的強烈感覺。雖然兩人都有意大利口音,但科波拉的元音特別明顯,所以有一種緊張和慢唱的感覺。斯科塞斯,他是那種尖銳、快節奏的紐約人。如此細微的差別,你很難想象從這個硬漢薑文嘴裡說出來。儘管他確實喜歡寫古典詩歌,但這種微妙的氣質卻隱藏在他作為詩人的內心深處。

誰還記得《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男主?他其實是一個人青春的影子

在拍攝《鬼子來了》時,早晨在潘家口,薑文打開窗戶就說:“這就是我要的光。”它太好了,它就像水銀,城市裡的光就像煙,漂浮著,這裡的光你必須用手抓住它,但它不會粘住,它會落到地面上。進來的光很濃,不是亮的問題,是比其他地方濃,說得真美,像個詩人。輕,不抽象,但具有實質的重量感。

誰還記得《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男主?他其實是一個人青春的影子

薑文的電影,充滿了色彩,大塊的絢麗的色彩,被澆在畫面上。他能製造顏色,而且他能駕馭它們。也許正是因為他的視覺細胞對他人的敏感度是常人的數千倍,他才能夠在創作中隨心所欲地創造出一個無限的想象世界。音樂、氣味、色彩,一起調動了薑文身體里的所有感官。他能看見這龐大的感官大軍,興奮地準備從一個閃電移動到另一個閃電,他所要做的就是把它含在嘴裡。這樣的薑文,是一種徹徹底底的“稀有動物”。

誰還記得《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男主?他其實是一個人青春的影子

薑文的青春,不一樣的記憶時光

這隻“稀有動物”薑文,小時候喝羊奶、驢奶、馬奶,吃過糠調菜。也許有一天,當他回到家,他會發現一個溫柔細緻的理想主義者坐在他的家門口。也許他不敢想象,他會去找他,成為他在未來的三、四十年後。

1963年,薑文出生在唐山奶奶家。

1973年,10歲的薑文隨父母來到北京,那時,他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孩子,就像其他孩子一樣,爬上煙囪,玩耍和打架。“居民來自全國各地,沒有一個是本地人,他們說普通話,日常飲食,日常生活習慣,待人處事,思維方式,甚至房子的建築風格都是相互獨立的。

誰還記得《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男主?他其實是一個人青春的影子

《陽光燦爛的日子》其實是薑文的回憶

關於《陽光燦爛的日子》的劇本,薑文把自己關在一個小房間里,聽著馬斯卡尼的《鄉村騎士》日夜不停地寫,終於有了9萬字的電影劇本。

因此,《陽光燦爛的日子》與其說是王朔對庭院的記憶,還不如說是薑文的記憶,他在電影中註入了很多自己的經歷,甚至夏雨被選為主角,是因為他長得很像他小時候的自己。

誰還記得《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男主?他其實是一個人青春的影子

他滿懷渴望地寫劇本:“故事發生在20世紀70年代初的北京,可話還得從現在說起,那時候……”一想到這我就激動不已。甚至“什麼時候”這個詞都令人興奮。總是夏天,陽光明媚。陽光總是自由地陪伴著我們,陽光足夠了,太亮了。

誰還記得《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男主?他其實是一個人青春的影子

兒童的世界無法通過成人的眼睛去看,他們眼中的70年代並不是“傷痕文學”中的70年代。王朔、薑文看到的七十年代,是金色的,帶著光芒。在那些日子里,他們就像搖滾樂一樣吵鬧。

《動物凶猛》是薑文熱烈的青春

《動物凶猛》一開始只是王朔心中的小火苗,沒想到會引燃薑文,薑文把自己內心的火變成了一場草原大火,燃燒著更多人藏在心中焦急不安的青春。

誰還記得《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男主?他其實是一個人青春的影子

王朔在《動物凶猛》的後面寫道,想象與現實之間的界限模糊,他甚至閃爍其詞地繞過記憶,他寫道:“也許夏天什麼也沒有發生。我看到一個年輕的女孩,產生了一些激動人心的想象。我在這裡死去活來,她在那邊一無所知。”

誰還記得《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男主?他其實是一個人青春的影子

在寫劇本的時候,薑文保留下了這段羅勝門式夢一般的想象。

他對馬小軍和劉憶苦之間的打鬥做了定格處理,說:“我非常喜歡這個夢。當一個男人為他所愛的女孩竭盡所能時,他一定會想到她,夢見她。”

與此同時,某種英雄氣概對他的潛意識產生了深刻的影響。這個夢完全是潛意識的。

這個女孩在他心中難以捉摸,總是處於危險之中。年輕時的歡樂,大多像夢一般輕浮,像人事一般淺薄,回憶那些未來,你我甚至會覺得很不真實。青春就像發燒,退了,恍然大悟。

誰還記得《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男主?他其實是一個人青春的影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誰還記得《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男主?他其實是一個人青春的影子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