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神龍車隊》:用驚險片的樣式展現抗美援朝的英雄壯舉

《神龍車隊》:用驚險片的樣式展現抗美援朝的英雄壯舉

不久前,央視電影頻道播放了抗美援朝電影《鐵血大動脈》,它主要表現的是抗美援朝期間我軍後勤部隊,如何運用軍列與敵人的狂轟濫炸相抗衡的鬥智鬥勇傳奇。影片由八一廠拍攝,出品於1998年。

影片導演李三義在《鐵血大動脈》中,將鏡頭處理得異常緊湊,對人物刻畫也虎虎有生氣,在八一廠的電影序列中屬於上乘之作,顯現出導演處理戰爭場面的較為深厚的功力。

其實這不是導演李三義第一次導演抗美援朝電影。他在1992年,導演了一部同樣是表現志願軍後勤部隊如何通過軍用卡車向前線運送彈葯的電影《神龍車隊》,相對於《鐵血大動脈》中的全景式再現風格,《神龍車隊》註重電影的戲劇性,通過一支小分隊的視角,展現了車隊如何在一路歷經艱難險阻,過關斬將,穿雲破霧,將前線急需的戰略物資如期送達到位。

《神龍車隊》:用驚險片的樣式展現抗美援朝的英雄壯舉

《神龍車隊》:用驚險片的樣式展現抗美援朝的英雄壯舉

《神龍車隊》最標新立異之處,是影片採取了驚險片的樣式,有意突出了電影的娛樂性,在這個電影里,出現了美軍派出的特工化妝成我方人員,一路追蹤車隊,蓄意破壞,但最終被志願軍戰士識破,破壞企圖沒有得逞。

這樣,《神龍車隊》里,除了天下的敵機轟炸所造成的外界壓力之外,電影還將主要衝突線放置到地面上敵我雙方人員的博弈與搏擊中,讓情節更加曲折離奇,人物身份更加撲朔迷離,交鋒衝突更具現場即視感,加上影片採用的驚險片樣式的音樂配置,整個電影達到了讓人欲罷不能的片場效果。

這部電影拍攝時,正值“大決戰”系列拍竣成功,八一廠受此影響,拍片量減少,而《神龍車隊》作為一部軍教片,有意突出電影的娛樂性,也是意圖探索一條軍事影片如何得到觀眾歡迎的新路,從《神龍車隊》的結果來看,的確也達到了這一目的。

《神龍車隊》:用驚險片的樣式展現抗美援朝的英雄壯舉

從電影的結構與意圖來看,它帶有對八十年代曾經給中國觀眾產生深刻影響的南斯拉夫電影中的游擊隊風格的模仿痕跡。

影片從一開始交待運送彈葯車隊整裝待發時,就明確點明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內,將彈葯送到高馬山前線,而也在同時,美軍指揮部也派出了特工人員,在車隊經過的路上,展開他們的潛伏與破壞行動。

電影由此出現了一幫穿著志願軍戰士服裝的傷兵與身著朝鮮人民軍制服的偵察員相繼加盟進了車隊,從而使得電影里的誰是特工的懸疑相伴共生在電影的情節線里,這樣,電影在表現敵機轟炸的空中壓力下,更隱藏著地面空間上的劍拔弩張的情節張力。

《神龍車隊》:用驚險片的樣式展現抗美援朝的英雄壯舉

由此,兩撥突兀加盟的外來搭車人,相繼在一路上的破壞行動中,暴露了他們的真實目的與動機,之後,這兩組外來力量,在被車隊識破之後,依然如影隨形,繼續尾隨著車隊,行使著破壞的目的。

電影採取了一種簡單的方法,把這幫特工的破壞,從車隊開始出發貫穿進整個運送計劃的始終,這固然給予了電影以完整的衝突線索,尤其是讓敵人特工保持了統一性,但是,在這麼一個長途跋涉的路途上,一直活躍在山崖地帶進行破壞活動的敵人特工,如何能跟隨著車隊的運行軌跡,是難以給出讓人信服的理由的,不過,電影意圖在驚險片的範疇里,讓路途上的戲劇衝突具備有始有終的連續性,也是顯而易見的。這樣,影片最後的一場車上搏鬥情節,便完全對應上了開始時特工介入到車隊的前因,形成了電影內在的故事情節的因果邏輯進程。

《神龍車隊》與李三義導演的《鐵血大動脈》在表現內容上有著高度的重疊,不過,《神龍車隊》表現是公路運輸,《鐵血大動脈》表現的是鐵路運輸,它們從某種程度上,都集中了電影中作為一個成熟範例的“公路片”與“鐵路片”的特征,以一路闖關的形式,來體現這種“路途”影片過關斬將、撲朔迷離的特征風格。

《神龍車隊》:用驚險片的樣式展現抗美援朝的英雄壯舉

《神龍車隊》與《鐵血大動脈》在構思與情節上的相似性體現在:兩部影片,都表現了在車輛著火的時候,志願軍戰士捨身開車,將燃燒的車輛駛至安全地帶,自己英勇犧牲。《神龍車隊》中,我們看到一位從國民黨軍隊里解放過來的老軍人,在裝滿彈葯的軍車著火的時候,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將卡車開了出去,墜入懸崖。同樣,在《鐵血大動脈》中,一輛著火的軍列命懸一線,隨時可能引爆災難性的連瑣爆炸,是志願軍戰士衝上駕駛室,將火車脫離險地,自己獻出了生命。

值得註意的是,《鐵血大動脈》里,敵機的狂轟濫炸,引得戰士們憋屈憤怒,端起機槍,對著俯衝而下的敵機迎面掃射,極致化地反映了在敵人超能武器面前的無奈情緒與憤怒情結,這一表達在《神龍車隊》里也得到了類似的呈現。影片里的連長在敵機轟炸車隊的時候,也端起了機槍,迎著敵機,射出鞭長莫及的子彈,而隨車的女記者,則用鋼盔潑了他一身冷水,構成了電影里的一組頗有意味的戲劇化細節。

《神龍車隊》:用驚險片的樣式展現抗美援朝的英雄壯舉

而《神龍車隊》里,也加進了隱性的朦朧的三角戀元素,這一切,都緣自於電影里那個年輕漂亮的女記者對於車隊的加盟,從而在連長與二排長之間形成了三角架構,但好在這個多角衝突,並沒有在電影里喧賓奪主,控制在適度的範圍內,從而避免了2016年拍攝的《我的戰爭》中完全讓三角戀占據了情節主線設置的弊端,使影片的主題沒有分散走形。

也就是從《神龍車隊》拍攝的這一年,八一廠拍攝的電影明顯減少,一年也只有一到三部電影,而在五六十年代,八一廠一年正常拍攝的電影能夠達到8-10部影片。中國電影的市場化的步伐,也影響到了開始自負盈虧的八一廠電影製作,而《神龍車隊》在這樣的大趨勢之下,對娛樂片格調的移用,也顯現出八一廠意圖尋找市場突破的一種努力,現在我們看到了這份努力,的確也拍出表現形式與內在主題較為完美的組合的影片《神龍車隊》。

《神龍車隊》:用驚險片的樣式展現抗美援朝的英雄壯舉

影片導演李三義最早是一個雜技演員,一直在部隊文工團工作,1978年調到八一廠,在導演生涯中應該說是一個後進的新兵。他在1989年編導的《蛇谷奇兵》可以看成是《神龍車隊》編製方式的一次預演,這部影片也是通過對越自衛還擊戰中一支坦克部隊深入敵後、攻堅克難還遭遇到敵方特工的情節展示了一段征戰傳奇,這部電影里的情節元素,都在《神龍車隊》中保留下來,並且基本是按照同樣的程式,再次演繹了一遍。

《神龍車隊》:用驚險片的樣式展現抗美援朝的英雄壯舉

李三義導演有著在之前的多部影片中的歷練,這樣,他在《神龍車隊》及《鐵血大動脈》的處理手法,還是能夠看出他在鏡頭運用上具有相當的功底,特別是快節奏的鏡頭調度、乾凈利爽的人物交待都可以看出他很少當時電影里拖泥帶水的毛病,即使是吳子牛為受邀八一廠導演的《晚鐘》,我們也可以看到吳子牛在運鏡手法上的緩慢沉滯,導致電影的可視性極弱,電影的拷貝只賣出一個。而李三義導演在商業片風格的呈現上,可以說是即使在今天依然毫不遜色。他也代表著八一廠從八十年代向九十年代過度時期的一個代表性的導演,為支撐起八一廠的電影質量起到了一個不能忽視的砥柱作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神龍車隊》:用驚險片的樣式展現抗美援朝的英雄壯舉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