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今天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2019年

蘇聯整整“走了”30年了

對於一些年輕的人們來說

它就和伯羅奔尼撒戰爭聽上去一樣遙遠

電影和書,或許是抵達彼岸的最佳途徑

導演:米哈依爾·羅姆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列寧在1918》(1939)

前蘇聯電影大師,電影教育家米哈依爾·羅姆(他最出名的弟子是塔爾科夫斯基)最為國人熟知的電影,它很容易與它的前傳《列寧在十月》混淆。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我們能在很多重要的國產電影里重溫這部政治人物傳記片的情景,如《牧馬人》、《陽光燦爛的日子》、《美麗的大腳》、《甲方乙方》里都能一一的領略。《東方時空》為此編排過目前看來最優秀的惡搞《分家在十月》,郭德綱有出相聲,就叫《列寧在1918》。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太多中國人能倒背如流片中的每一句臺詞,從開頭的第一名臺詞「麵包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到臨近片尾時的「列寧同志已經不咳嗽了」。已融入到我們的言談之中。當然最重要的臺詞是列寧遭刺殺後,他在垂危之時,決意要找斯大林同志,就一些重大問題談一談。也就是說,這部名垂影史的佳作,其實還有一個導演,就是斯大林本人。

感謝張伐、孫道臨、馮喆,當然還有配音界的驕傲邱岳峰,正是這些優秀藝術家的翹楚豐富了我們的耳音。這是上海電影譯制廠的第一次驕傲。

導演:阿歷克謝·阿洛夫/弗拉基米爾·納烏莫夫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德黑蘭1943年》(1981)

本片由兩位導演聯合執導,二人是蘇聯最負盛名的一對組合,合導的《岸》和《潰逃》都有著緩慢而深沉的史詩格局。本片也不例外,在時間跨度上更具備三十年的白雲蒼狗,雲卷雲舒。

影片描寫的是:1943年美、英、蘇三國首腦羅斯福、邱吉爾和斯大林在伊朗首都德黑蘭舉行會晤期間,納粹德國特工試圖暗殺盟軍“三巨頭”,蘇聯特工從一個醉醺醺的黨衛軍分子那裡得知了敵人的行動計劃,最後制服殺手,使“三巨頭”免遭毒手。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從片名就能看出,它講述的故事,直指著名的德黑蘭會議。很多觀眾包括一些史學家都曾認為,這部影片純屬虛構。然而俄羅斯《論據與事實》周報2009年發表格奧爾吉·佐托夫的文章披露說,這是一段真實的歷史往事。文章說,早在“三巨頭”會晤前兩個月,納粹元首希特勒就通過安排在英國大使館中的間諜獲得了可靠消息,並派遣大量間諜秘密潛往德黑蘭,準備伺機暗殺“三巨頭”。真實歷史中的離奇緊張程度一點不比電影《德黑蘭1943》遜色

與其它諜戰片的最大不同是,它是過於抒情了。在洶涌的信息量一浪高過一浪之時,仍不忘精細入微的展現人心的跌宕。而它最想告訴我們的是,戰爭的形式是多種多樣的,危機和浩劫一直伴隨著貪婪的人類。

導演:彼得·托多洛夫斯基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戰地浪漫曲》(1983)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蘇聯的傷亡人數位居前列。可謂國家不幸詩家幸,前蘇聯關於衛國戰爭的影片數量之類,角度之紛繁、質量之上乘都令人敬服。而《戰地浪漫曲》在這其中,無疑仍是最優異的作品之一。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影片在1984年獲全蘇電影節最佳影片獎,1985年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

《戰地浪漫曲》把對“戰地”的描寫集約在短短的序幕中,那直接開火的戰爭場面,僅僅是作為一片持久的震撼人心的隆隆炮火聲的純粹音響效果,被疊合在女軍醫柳芭那張嚴峻的、似乎在忍受戰爭巨大陣痛的面孔大特寫畫面背後,並作為序幕向正片轉換的過渡。而影片的真正本體所描寫的,則是男主人公薩沙從戰地遺留下的對柳芭的愛情火花轉到戰後環境中的一次新的閃耀。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年輕的薩沙在戰地深深地愛上了營長的愛人——有“戰地皇后”美譽的柳芭。10多年後,複員的薩沙在街上偶遇柳芭,這時的她已變成不修邊幅、玩世不恭的小販。然而薩沙仍被其美妙的笑聲所吸引,與其相認。於是,在薩沙與妻子薇拉及柳芭之間引發了一段曲折的愛情悲歌。

誠然對往昔愛情的縫補,仿佛是要重新樹立戰後心理建設的信心,但結果卻是由治愈變成了致鬱。

它以再朴實不過的手法悲慘的時運,步入更在劫難逃的命數中來。假如還能說這個在冬天發生的故事,還能有一些溫柔的力量,那無非是說善良的人是不求感恩,也不會對生存困境加以改善抱以大而不當的期許。這是俄羅斯文學所獨有的魅力,它也流淌在前蘇聯那些凄楚而又不乏倔強的影像之中。

導演:謝爾蓋·邦達爾丘克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戰爭與和平》(1966)

真論大規模的全景式的集群戰爭的影像書寫,前蘇聯在世界影壇肯定穩座頭把交椅。美國在由於人力太貴,而很難放開手腳。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前蘇聯則不然,他們可以集舉國之力,讓你盡情地這塊凍土的遼闊和雄奇。《戰爭與和平》就是此類電影的最高峰,奧斯特裡茨和波羅的諾戰役,在電影沙皇級導演謝爾蓋邦達爾丘克前無古人的調度下,僅用氣吞山河來形容還遠遠不夠,只有在這部長達六個多小時的巨片里,你才能感受到攝影機是如何獲得自由,它肆意地翱翔於天地之間。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戰爭與和平》是俄國作家列夫·尼古拉耶維奇·托爾斯泰創作的長篇小說,也是其代表作。作者將“戰爭”與“和平”的兩種生活、兩條線索交叉描寫,構成一部百科全書式的壯闊史詩。高爾基評價“《戰爭與和平》是十九世紀世界文學中最偉大的作品。”

這是全世界所有電影里,對經典名著最為震撼視聽的影像呈現,同時,它也是多情、柔情並充滿豪情的。影像的視聽功能、剪輯手段在這部電影里,曾讓不少人悲觀地認為走到了盡頭。也就難怪本片會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獎,估計美國的守財奴們,完全看傻了。

導演: 斯坦尼斯拉夫·羅斯托茨基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這裡的黎明靜悄悄》(1972)

1941年蘇聯衛國戰爭爆發時期,蘇聯人民和軍隊在經過戰爭最初的恐懼和慌亂,經過冰天雪地的莫斯科保衛戰之後,戰場上出現了暫時的沉寂,然而局部的戰鬥仍時有發生。當時,俄羅斯大地已進入到春季的泥濘期,戰車無法正常運轉,德國侵略軍被迫停止了大規模的戰役,蘇德雙方都轉入軍事防禦期。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一場近乎可忽略不計的局部戰爭,由於女性介入,而變的非同尋常。於是,和平環境由於熱情善良的女性而具有了雙重意味。時間上,是戰前少女們在家鄉或濃烈或朦朧的愛情憧憬。空間上,是這些花季少女們健康的身體和銀靈般的笑聲,正是她們的存在,讓人們暫時忘掉戰爭的硝煙已迫在眉睫。

影片是黑白與彩色的交匯,是回憶與現實的共振。這自然是一部殘酷的電影,但也是一部幽默的電影。那些在河岸,在小樹林,人們對新生活的由衷嚮往。也正是這些不免輕佻的人們最終迎來了沉重的主題。

準尉用手槍中最後一顆子彈俘虜了全部德國人,他押解著他們向171會讓站走來,他咒罵著,要親手槍斃這些德國人;他哭泣著,為了五個犧牲的女戰士。他終於望見了少校和援兵,看見了他駐守的小村子……

這一天,蘇聯電臺廣播戰況:今日,戰場上沒有大的戰鬥,只有零星戰鬥發生。沒有幾個人知道這五位女戰士的犧牲。

導演:瓦西里·舒克申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紅莓》(1973)

瓦西里舒克申是前蘇聯著名作家,也是傑出的演員和導演。《紅莓》首先是一篇優秀的小說,舒克申自編自導自演了自己的這部作品。在前蘇聯的影壇,在相當長的時間內,由於肅反清洗運動的過於澎湃等種種原因,銀幕上很難出現犯人的正面形象。舒克申突破了這一禁區。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本片講述了慣竊犯葉果爾刑滿出獄後,遭到家鄉的排斥,沒有人歡迎他的回來。只好投靠城郊農場的女友柳芭,他是在監獄時通過書信往來結識的柳芭。雖然柳芭家裡的人也不歡迎葉果爾,但他還是想務農成為一個自食其力的勞動者,終於如願成為拖拉機手,成功塑造了葉果爾這個複雜的矛盾體。故事最終以葉果爾死於“老巢”盜竊頭子的槍下而結束。

一個刑滿釋放犯明明領略到了田園風光、以及鄉情的和熙,包括一份極珍貴的愛情。但他還是選擇了與他所鐘愛的事物,作出了令人痛徹心扉的告別。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本片獲全蘇電影節大獎和最佳男演員獎。這是瓦西里·舒克申第一次自編、自導、自演的影片,是舒克申創作思想趨於成熟的代表作,也是他的絕唱,反映出他對哲理性的追求。

這個回頭不靠岸的故事,以一種潤物細無聲的絕望,讓我們不寒而慄,它仿佛在宣告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罪犯,因為我們和那個主人公一樣,都曾對生活充滿了善意,相信這個世界會存留我們不太張揚的意志。

導演: 米哈依爾·卡拉托佐夫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雁南飛》(1957)

《雁南飛》誕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那時的蘇聯,正經歷後斯大林時期的高壓政治解凍期。

隨著赫魯曉夫的上臺,蘇聯文化界終於掙脫了單調乏味的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美學(socialist realism)。蘇聯電影的語言和內容也變得更加豐富了。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1956年,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上批判了斯大林模式, 此後,東歐的社會主義陣營經歷了劇烈的政治動蕩

在這個「文藝界的春天」,卡拉托佐夫與他的攝影搭檔烏魯謝夫斯基共同創作出了三部偉大的作品——《雁南飛》、《未寄出的信》和《我是古巴》。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這三部傑作足以令二人名垂青史

這是前蘇聯電影第一次獲得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影片誕生於斯大林逝世後的解凍期,赫魯曉夫的二十大秘密報告剛剛出爐不久,整個前蘇聯文藝界仿佛迎來了一個遲到的春天。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米哈依爾卡拉托佐夫的《雁南飛》應運而生,並很快轟動了全世界。在《雁南飛》之前的前蘇聯電影熱衷表現忠誠,而《雁南飛》說的是背叛,且這種背叛是可以被原諒的。

當然,它對中國導演的影響也極為深遠。尤其是本片的攝影謝爾蓋·烏魯謝夫斯基,他是前蘇聯新浪潮運動中最重要的一雙眼睛,而他的集大成之作便是《雁南飛》。它在長鏡頭的運用和遠景的光影處理,常讓人屏息靜氣。烏魯謝夫斯基是包括張藝謀在內的眾多電影人步入殿堂之前,最讓他們震驚的偶像之一。

導演:埃利達爾·梁贊諾夫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兩個人的車站》(1982)

2015年離世的埃利達爾·梁贊諾夫,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以降,中國觀眾最為熟悉的一位導演。他大概有七部作品與我們有過難忘的親切會晤。他最拿手的是音樂輕喜劇,這其中成就最高的便是《兩個人的火車站》。由柳德米拉·古爾琴柯、奧列加·巴希拉什維利主演,於1982年10月28日上映。

該片講述了替妻子頂罪入獄的普拉東在審判前請假回家看望父親時,被困一個火車站,因此而與車站餐廳服務員薇拉相識相愛的故事。我們會看到前蘇聯的官僚作風和我們這邊並無二致,公務員沒事時死板教條,有事時便敷衍塞責。而不公正的待遇,就像海綿里的水,願意擠總是有的。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好在,這裡有著一天之內就能發生的最具說服力的愛情。影片最動人之處就在於,想獲得這種高貴的愛情,前提只有一個,那便是成為一個善良並富有犧牲精神的人,只有他們才配。

導演: 弗拉基米爾·緬紹夫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莫斯科不相信眼淚》(1980)

又一部獲得奧斯卡外語片獎的蘇聯影片,它以輕快的筆調,讓我們看到前蘇聯在重大體制改革之前那一段短暫的春光。而它之所以受到全世界各國人民的歡迎,全因它講述了一個灰姑娘的故事,這個灰姑娘和很多姑娘一樣,妄想通過自己的身體來改變自己的命運。在發現此路不通之後,她用一種模糊性別的立場獲得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兩大財富,即事業和愛情。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十七歲的女工卡捷琳娜因天真幼稚和充滿幻想而冒充教授的女兒,並愛上了電視臺攝影師魯道夫,進而懷了孕。不久,魯道夫發現真相並拋棄了卡捷琳娜。但卡並未就此消沉,她一面撫養孩子,一面發憤讀書,終於在十六年後成為莫斯科一家大廠的廠長。此後,卡捷琳娜又結識了電焊工果沙,並一直隱瞞自己的身份。真相再一次暴露後,卡捷琳娜在女友們的幫助下,經過一番周折終於結束了單身生活,得到了一個女人真正的幸福。

全片最美麗的臺詞,是說女人的。影片重覆了兩次——女人只有到了四十歲,生活才剛剛開始。這話對所有人應該都適用。

導演:羅蘭·貝科夫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醜八怪》(1984)

剛剛過去的六一兒童節,有一部電影《醜八怪》應該看一下。

由前蘇聯作家弗·熱列茲尼科夫的同名中篇小說改編。小說1981年一經發表,就獲得前蘇聯蓋達爾兒童文學獎,1982年在意大利榮獲歐洲最佳兒童文學作品獎,接著又在波蘭榮獲雅努什·科爾恰克獎。1984年,著名電影藝術家羅蘭·貝科夫將小說搬上銀幕,很快在社會各界引起極大反響。

上至蘇共中央機關報,下至各加盟共和國的地方報刊,都發表大量評論文章和讀者來信。本片又名《稻草人》,它在前蘇聯公映後,引起極大的轟動,蘇聯教育部、國家電影委員會、共青團中央聯合發出通知,建議教育工作者和共青團幹部一起觀看討論這部影片。不少人揚言要把導演羅蘭·貝科夫關進監獄。主要是影片雖然著墨的是孩子們的世界,實際隱喻了俄羅斯的過去和未來。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影片通過深刻揭示蘇聯少年兒童的精神世界,展現了美與醜、善與惡的交戰。並不天真爛漫的孩子們,他們像成人一樣,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組織起來,要對他們中的「叛徒」進行他們所力所能及的「毀滅」,可最終毀滅的好像也只有他們自己。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在錯綜複雜的社會環境和千差萬別的家庭背景下,兒童的世界也和成人世界一樣,存在著愚昧、自私、怯懦、殘暴、拜金等等陰暗面、醜惡面。影片揭示的現實引起了家長、教育工作者、社會工作者的極大震動。導演羅蘭·貝科夫說“我從不把藝術分成兒童和成人的,我沒有成人和兒童這一界限,我只有信念這一准則,信念能把小男孩和小女孩、爸爸和媽媽、爺爺和奶奶的興趣都結合起來。”在《醜八怪》這部影片中,導演的信念則是,善必將戰勝惡,勇敢必將戰勝怯懦。影片結尾,列娜和爺爺準備坐船離開時,小城的軍樂隊在岸邊演奏起了華爾茲樂曲,為他們送行。導演特別設計了這一場戲(原小說並無此情節),無疑是為了向列娜和爺爺的崇高精神致以崇高的敬意。扮演樂隊指揮的,正是導演貝科夫本人。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導演羅蘭·貝科夫(Rolan Bykov 1929-1998),著名蘇聯導演及演員。原是莫斯科少年兒童劇院的演員,後曾在多部經典影片中扮演重要角色。他拍攝的兒童片包括《七個保姆》(1962)、《註意,烏龜!》(1970)、《電報》(1972)等深受觀眾歡迎的影片。

這也是一部尋找真相的電影,真相並不重要,或者說真相只有一個,那便是誠實的活著。

註:本文所列舉的十部影片均以不同方式在國內公映或播映過。特別要說明的是,《戰爭與和平》《莫斯科不相信眼淚》《這裡的黎明靜悄悄》《德黑蘭1943年》都選在了十月革命節的當天,在中央電視臺播放。

文章來源於:好奇心日報 原文 | 賽人 文章有刪改,如有問題請聯繫我們處理

俄羅斯馬斯特卡雅劇院呈現

首屆驅動戲劇邀請展劇目

“戰爭三部曲”之二

俄羅斯聖彼得堡馬斯特卡雅劇院

◆◆話劇《圖爾賓一家的命運》

◆◆

Days of Turbins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地點:

哈爾濱大劇院 歌劇廳

時間:

2019.7.6 19:00

2019.7.7 14:00

票價:

880/680/580/480/380/280/180元

演職人員

原著 米哈伊爾·布爾加科夫

導演 格裡高利·科茲洛夫

舞臺及服裝設計 米哈伊爾·巴爾金

燈光 亞歷山大·里亞贊茨耶夫

音樂總監 馬克西姆·沃伊托夫

視頻 亞歷山大·馬裡謝夫

編舞 尼克萊·庫格揚特

歌唱指導 波利那·吉高里

舞臺監督 維拉·拉什諾娃 阿約娜·帕什娜

演出 俄羅斯聖彼得堡馬斯特卡雅劇院

共兩幕,一次幕間休息

演出時長:3小時30分鐘

首演於2013年11月1日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掃描以上二維碼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蘇聯,都在這十部電影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