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經典影評 > 正文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

相信有很多人都頗為關心“拍攝壹部電影需要多久”?這個問題,完全因個人或因環境而異:有的人,壹輩子就雕琢了幾部電影,而用壹年或半年來拍壹部片子,可算是行業內的普遍情況,但也有人只用七天便可炮制出壹部電影,故名“七日鮮”。說到七日鮮,很多人肯定會想到當年劉鎮偉幫王家衛“救場”的那部《東成西就》,雖說其拍攝時間並非真的就是指“七天”,但對於這樣壹部票房大賣的電影來說,制作周期只花了半個月,已經是非常迅速了。為了保證拍攝進度,戲裏很多的臺詞和情景都是邊拍邊想的,而它最後達到的那種“笑果”,也許是原原本本按劇本來走所無法實現的。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別看“七日鮮”被無數影迷津津樂道,但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它卻被不少電影人所詬病和嫌棄:在當時的香港粵語片領域,“七日鮮”可以說是非常普遍。這壹現象的出現,主要是與當時粵語片的放映檔期,以及香港民眾越來越大的娛樂需求有關——不管妳影片質量再好,充其量就給妳上映壹個禮拜,所以檔期內便需要有大量的新片進行補充。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而另壹方面,則是由影院的“保底制”所引發,即不管影片的上座率如何,片方當都會得到壹定的保底收入,因此電影人們寧願求快,也不會註重劇本和電影的整體質量。所以很多粗制濫造的電影也因此被推出,從而造成了香港電影界的“生態汙染”。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為了營造出壹個良好的電影拍攝環境,當年很多粵語片的主創人員發起了針對“七日鮮”為整頓目標的“粵語片清潔運動”。他們通過傳統媒體發聲,呼籲那些知名演員與問題影片徹底劃清界限。最後,“粵語片清潔運動”果然取得了預想中的成效,因運動而組建起來的“華南電影工作合會”,以及中聯電影公司等等,都給當時的電影市場註入了新的活力,吹來了壹股清新的風。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後來,隨著類似邵氏的大制片廠制度逐漸壯大起來,迫使粵語電影在七十年代走向式微,也讓“七日鮮”現象幾乎壹度被杜絕。然而後來到了香港電影最為繁榮的時期,“七日鮮”卻又再度“復活”了。這又是為何呢?進入八九十年代後,香港地區每年均有穩定的電影輸出產量,而此時中國臺灣,東南亞國家又是港片的大票倉,對港片的需求量自然越來越大。制片方為了保證拍攝資金充裕,便會在電影開拍前,制作壹個僅出現片名以及介紹主創陣容的短片,這等於讓發行商和院商先預付了購買版權以及上映權的款項,然後在限定的期限內“交貨”。但如果劇組在規定好的時間內出了岔子,無法保證拍攝進度順利進行,便會出現趕工現象。另外當時香港電影經常是“先定檔,後開拍”,這也給了“七日鮮”再次復活的土壤。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不過每件事物都有它的兩面性,盡管“七日鮮”曾為不少電影人所詬病,但有時在時間頗為緊張的情況下,“七日鮮”,又或是從中衍生出來的“半月鮮”等等卻能大派用場,除了《東成西就》之外,其中更不乏“快速出奇跡”的經典案例:像1991年由徐克執導的《黃飛鴻之壯誌淩雲》就是在已確定檔期的情況下“加急趕制”的,由於徐克強大的統籌和掌控能力,沒有讓它變成“粗制濫造”之作,反而還成為“新武俠”裏的代表之作。而92版《家有喜事》則因為等周潤發和林子祥的檔期結果延誤了不少時間,最後只有找來星爺救火。在各個演員的齊心協力下,該片僅用13天就完成拍攝,結果成為了當年的賣座賀歲猛片。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而1993年由王晶執導的《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同樣被很多影迷們奉為經典,它也是部標準的“七日鮮”電影,導演只用了7天時間就將其拍完。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類似的情況,在九十年代的香港影壇還有不少:譬如《古惑仔》系列裏票房最高的《猛龍過江》,拍了不到半個月,而男壹號鄭伊健在劇組的時間前後加起來不過4天。另外以影像風格精致著稱的杜琪峰,也拍過“半月鮮”電影——1999年,他在預算只有250萬港幣的條件下,用19個工作日拍出了《槍火》,雖然其格局不大,但人物刻畫卻非常豐滿,真可謂“小有小做,大有大做”。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不管是當年的粵語長片,還是步入黃金時代的那些香港電影,“七日鮮”也在壹定程度上反映出了在那個特定時代,香港電影人對於制作成本的控制,以及對資源合理調度利用的靈活性和機動性。進入21世紀後,以較短制作周期完成的香港電影雖然還有不少,但卻早已不復昔日光景。而曾經那些質量上乘的“七日鮮”電影,也必將被傳為佳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這壹“拍攝傳統”曾被電影人詬病,到劉鎮偉手裏卻變成了制勝妙招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