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這場熊熊大火,讓無數人明白,存在的意義即涅槃重生

導語:你有沒有這樣問過自己: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隨著最近的第13屆“亞洲電影大獎”的舉行,我們認識到了一位來自韓國的導演——李滄東。他帶著他的電影《燃燒》,分別獲得了最佳導演獎和終身成就獎。即便如此,相信大家對這篇於2018年上映的處處充滿隱喻和象徵的影片仍感到十分的晦澀。那麼,接下來就由小編講講,關於這篇懸疑劇情片的莫可名狀。

這場熊熊大火,讓無數人明白,存在的意義即涅槃重生

故事的三位主人公,首先是 ben,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富二代,生活看似無憂無慮,卻專門殺害像惠美一樣無助孤獨的女人從而獲得快感;其次是惠美,行人道上做促銷活動的年輕女孩,對生活似乎充滿絕望;第三位是年輕的郵差鐘秀,為惠美的魅力所吸引。三人構成了一部影片。

這場熊熊大火,讓無數人明白,存在的意義即涅槃重生

有人說《燃燒》可以被理解為是從事寫作者奇跡般地遇見其生命中繆斯女神的故事。的確,在本部影片中,這位作者就是一心想成為作家的鐘秀了,他說過自己想要成為一名作家,卻遲遲汲取不到靈感,但是隨著後來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的突然出現與離奇消失,他便有了創作靈感。在電影中有一個鐘秀坐在惠美家窗前進行創作的鏡頭,這一鏡頭可謂是全劇的重要線索,或許後來自己殺死ben並且毀屍滅跡全是自己的幻想,影片末尾響起來的ben曾說過的來自骨骼里的貝斯聲,便是鐘秀完成創作後的喜悅之聲。

這場熊熊大火,讓無數人明白,存在的意義即涅槃重生

然而,這樣一部影片或許要講述的是更深層次的,即一個人如何尋找存在的意義。在影片中,惠美去非洲旅行見到了晚霞,她說也好想隨著晚霞一起消失,這也是後來她又如何在路途中結識ben的原因。

“死”太可怕,如果能像最初就不存在那樣消失掉就好了。惠美對生活感到的虛無與縹緲,似乎從一開始她的被拋棄就暗示了她無法在這個世界上立足,她感受不到生的意義,所以她願意和晚霞一起像當初不存在那樣消失掉。

鐘秀出生在一個破碎的家庭,母親因忍受不了父親的怪異的脾氣離家出走,父親也正面臨牢獄之災,他住在郊外,和惠美一樣沒有朋友,沒有穩定的工作,看不到生活中的希望。這樣的一個小人物的生活,卻被後來的惠美和ben掀起了一層籠罩著隔閡與糾纏,美麗與殘酷的波瀾。鐘秀一直被困在失控的人生格局裡,後來促使其改變的,正是他與ben的那場對話。

這場熊熊大火,讓無數人明白,存在的意義即涅槃重生

Ben說他喜歡燒廢棄的大棚,當一切化為灰燼,他能感受到來自骨骼深處的貝斯聲,最近他又尋找到了新的目標,並且離鐘秀很近很近。這裡或許大家已經猜到,大棚喻指孤獨無助的社會邊緣的女性,ben靠殺害女性為樂,他知道就算惠美消失了也無人問津,所以惠美成為了他的下一個目標。

這場熊熊大火,讓無數人明白,存在的意義即涅槃重生

​惠美失蹤了,鐘秀整天接近ben,發現了惠美在他家抽屜里留下的廉價的手錶,還發現了那隻惠美口中害羞怕生的貓。種種線索,在這一刻真相似乎已經浮出水面。 沒有所謂的塑料棚,那些處於社會底層的女性是ben的獵物,玩弄一番之後便殘忍殺害。影片最後,鐘秀看似沉默,卻在極度的憤怒與絕望下,用手中的匕首殺死ben。他脫下自己的衣服扔進ben的豪車,點起了熊熊大火,他將ben從這個世界抹去,就像惠美的銷聲匿跡,永遠消失不見。在整部影片中,鐘秀和惠美都遭受著原生家庭的壓抑,他們處在社會邊緣,就像《阿飛正傳》中的那隻無腳鳥,找不到存在的意義。而看似物質富裕的ben,其實也找不到生的意義。

這場熊熊大火,讓無數人明白,存在的意義即涅槃重生

可是不管怎樣,儘管這個世界荒唐,我們更要有生的力量,去推倒那堵荒謬的牆,哪怕歷經毀滅,也要浴火重生。

作者:藍光乍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這場熊熊大火,讓無數人明白,存在的意義即涅槃重生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