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小S哭崩又上熱搜:對著鏡頭自曝說不會演電影,難以承受輿論壓力

前幾天,我看到一個讓人心疼的熱搜:

小 S 在一個節目里哭了。

一個看起來自信的人,一個按說很成功的人。

真情實感的哭了。

她失落地說:“我這麼多年,只是一直在做重覆的事。”

小S哭崩又上熱搜:對著鏡頭自曝說不會演電影,難以承受輿論壓力

一直想做演員,卻做了20年主持人。

好不容易做了演員,結果得到的最多評價是:

小S真的不能演電影。

小S哭崩又上熱搜:對著鏡頭自曝說不會演電影,難以承受輿論壓力

甚至在拍攝現場,20多年的老搭檔蔡康永也說:

張力不夠。

小S哭崩又上熱搜:對著鏡頭自曝說不會演電影,難以承受輿論壓力

這是她第一次在大家面前說這個事。

很多人都很驚訝,還頭一次看到喜歡在節目里耍寶的小S,在一個節目里示弱。

然後就發現,說這句話時,她是在跟三個相處 20 年的朋友在一起。

小S哭崩又上熱搜:對著鏡頭自曝說不會演電影,難以承受輿論壓力

——大S,保護小S長大的姐姐;

——範曉萱,小S的精神伴侶;

——阿雅,幫小S兜底的人。

她們的反應讓我覺得成年人,特別是女孩,在成長過程中有一群這樣的朋友挺難得。

當時阿雅聽了後坐到她身邊,說以第一部電影來說,覺得她表現得挺好的。

而且去看首映時,還哭了,哭到不行。

而且抱著小S說:

這個時代只會有一個徐熙娣。

小S哭崩又上熱搜:對著鏡頭自曝說不會演電影,難以承受輿論壓力

很多人看到這裡哭了。

覺得這太熟悉了。

這好像就是我們日常跟朋友在一起的樣子。

而且還是那種真正陪伴過自己一段時間,見證過彼此人生節點的朋友。

今天我想聊的,不僅是女孩的友誼,而是一種互相支撐的成長模式。

你會發現,陪伴是有真力量的。

大多數人的狀況是,平時凍結自己情緒,什麼都忍著憋著。

有朋友深夜跟我發微信,說喝得有點多,有很多話想說卻不知道該跟誰說。

還有個讀者跟我說,原本是去北京散心,想找很久沒聯繫的朋友吃飯。結果對方說:

“周六應該有一頓晚飯的時間”。

就算了。

所以下麵這些時刻就顯得難得且可貴。

原本默默崩潰的情感,被人註意到了,並關心到了。

比如工作崩潰,突然把用了兩年的頭像換了個“中二”表情。

立刻收到一條微信:

小S哭崩又上熱搜:對著鏡頭自曝說不會演電影,難以承受輿論壓力

一秒就能發現你細微的變化。

有時候陪伴的方式還挺讓你意想不到的。

比如給你放炮仗。

有個讀者去年一個人過春節。

本來覺得沒啥。

那會她窩在床上聽春晚主持人倒計時,除此之外,四周是一片死寂。

突然,閨蜜群里一條條語音消息蹦出來了。

“你一個人在家吧,發個語音炮竹給你”;

“聽得到不?這是我在屋裡錄的”;

“哈哈哈哈哈,可憐的娃,都放不了炮竹,我錄給你聽”。

她一個一個點開,噼里啪啦的,感覺在和她們一起過年。

過年不回家可能有各種原因,如果你不說,我就不問。

但“我在這裡”就是最大的支持。

再比如你難過也不安慰你,就是給你送一頓飯。

有個讀者說自己當時跨專業考研,沒日沒夜十個月,最後沒考上。

整個人一下空了,消沉了,天天躺在床上看小說。

我們知道信心被打擊很常見,而且安慰和鼓勵都改變不了什麼。

朋友特擔心她,就每日三餐給她送。“把飯吃好更重要”。

有人一起陪伴著,並不會實際上帶來什麼。

就好像風裡多站一個人不會減少你的寒冷。

但是,僅僅是有人願意把一些時間花給你,哪怕只是默默地感知著你所感知的苦處,也總能帶來巨大的鼓勵。

雖然事情還是得自己來面對,但我知道我有個底氣了。

仔細想想,我們可能是被陪伴的人,也可能是陪伴別人的那一個。

知道很多事確實沒法提供實質性的幫助,但因為真正知道彼此的需要,我們從來不會“為了你好”,去要求你做什麼。

而是希望對方好,更願意支持彼此選擇,也知道怎麼幫忙。

有個同事年紀不小了,單身,也不想結婚。

朋友結婚那天,自己回不去,讓媽媽去送禮金。

朋友專門拉著她媽媽的手說:“阿姨,結婚的事兒,我也替她著急。但她就是不想談戀愛。

你也彆著急,她按喜歡的方式過就好了,她開心最重要。”

——不會阻攔彼此做什麼,但會幫忙兜住底。

有時候,是一些自己“作”的小事。

有個同事說,自己26 歲生日那晚,跟一個男孩子表白,結果大半夜 12 點在京通快速路入口地方被人從車上趕了下來。

手機快沒電了,就讓閨蜜來接,倆人坐車上一路啥都沒說。

結果回了家,閨蜜就從冰箱拿出個大蛋糕,特別冷漠地往桌上一丟,說:

我知道你沒戲,早就給你買好生日蛋糕等著接你回來了。

有時候,什麼也不用說,一個眼神就都懂彼此的需要。

《請回答 1988》有一集叫做“有錢無罪,沒錢有罪”。講的是媽媽們的友情。

女兒德善要修學旅行,思索再三,媽媽跑去鄰居家借錢。

嘮了半天嗑,也沒好意思開口。

直到那天挺晚了,鄰居送來一筐玉米,沉甸甸玉米里壓了個信封,裝著幾萬塊錢和一封信。

“德善明天也要去修學旅行吧。”

小S哭崩又上熱搜:對著鏡頭自曝說不會演電影,難以承受輿論壓力

小S哭崩又上熱搜:對著鏡頭自曝說不會演電影,難以承受輿論壓力

在一起哭哭笑笑。

因為我們是,在其他人面前保持體面,在彼此面前,隨便怎麼狼狽都可以的人。

因為那些日常性陪伴太小了,我們有時會忽略它。

但直到遇到一些事,才意識到這種支持感,那麼重要。

所以,在其中一方變得更好時,可能會有一種意外的發現。

沒想到自己會這麼激動。

“好朋友說考研被錄取了。當時看到她發給我的錄取通知書,很激動,給他轉了520。

就像自己被錄取一樣。”

因為知道她有多不容易。

在你過得很好時,還恨不得讓所有美好的事情都發生在你身上。

我在推特上看到一個故事,女孩閨蜜要結婚了,她就花了整整一個月,為朋友做了條“水冰月”的公主裙。

還一直不安,擔心自己能不能給她當作做重要日子的禮服。

直到那天看到閨蜜穿著裙子走出來的那一刻,女孩被驚艷到忍不住開心地大哭……

“真的恭喜你!一定要幸福啊!”

這是她做的:

小S哭崩又上熱搜:對著鏡頭自曝說不會演電影,難以承受輿論壓力

這是她參考的原圖:

小S哭崩又上熱搜:對著鏡頭自曝說不會演電影,難以承受輿論壓力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就算不信你能實現更美好的願望和夢想,也不會戳破你,打擊你;

而是期待你能有很多變好的可能性。

同事林小四 27 歲決定從老家來北京時,投簡歷給一家自己當時很喜歡的公司。

簡歷發出去一星期後,跟朋友說:不招我咋辦啊?

朋友其實當時也覺得不可能,就安慰她說沒關係,多等幾天,也多投幾家。

後來她面試通過後,坐在去北京的高鐵上跟朋友說:自己進了。

朋友一個人在大街上,蹲下,哭了。

為她高興。

要不是情緒到了,真沒發現陪伴的力量這麼大。

林小四說:“不跟人分享,被喜歡的公司招進去,只是一件事;

分享了,朋友哭了,這成了一件,值得開心,值得被記住的事。”

其實,我們對一段感情,是這樣判定的——

分享難過的事,互相安慰,是可以預期的;

但分享開心的事,真心祝福,才是對這段感情的安全感。

回看過去人生的記憶點,會發現朋友,僅僅是陪伴這件事就有很大的價值。

在某些關鍵的時刻,你被一個人認真陪伴。

你該知道自己是被視作了多麼重要的人:

你能夠給出力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小S哭崩又上熱搜:對著鏡頭自曝說不會演電影,難以承受輿論壓力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