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奉俊昊的電影人生:晚了日本66年,中國25年,韓國終於拿了金棕櫚

人物 |

隨著電影藝術評獎里含金量最高的戛納國際電影節的落幕,又一次的電影狂歡結束了。

而今年的最佳影片提名中唯一入選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確實是我們最最關註的。

奉俊昊的電影人生:晚了日本66年,中國25年,韓國終於拿了金棕櫚

一、漫談戛納

不看新聞,我也沒意識到,印象中,在亞洲電影中算是非常厲害的韓國,在今年才以《寄生蟲》第一次得到戛納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的『金棕櫚』。

而華語電影第一次獲得戛納金棕櫚的青睞,是1993年陳凱歌導演的《霸王別姬》。

這部電影不僅僅是陳凱歌導演到目前為止,個人電影生涯的最巔峰,同樣從某種程度上講,也是中國電影的最高峰,對於任何一個想要學電影藝術的中國孩子來講,都不可能不去看《霸王別姬》。

至於日本,則更早,在1953年衣笠貞之助以電影《地獄門》斬獲了日本的第一部金棕櫚,這同樣也是整個亞洲地區的第一部金棕櫚。

奉俊昊的電影人生:晚了日本66年,中國25年,韓國終於拿了金棕櫚

而在去年的戛納電影節上,韓國導演李滄東帶來的作品《燃燒》也是金棕櫚大獎的有力競爭者。

雖然惜敗給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但卻以3.8分(滿分4分)創下了戛納的歷史最高分。

也許一切都是冥冥中的註定,去年韓國電影的惜敗只是水到渠成的最後一捧清泉,到了今年,一切都是剛剛好。

所以,到了今年當韓國導演奉俊昊以《寄生蟲》一舉拿下金棕櫚大獎時,一點都不讓人感到驚訝。

而對於奉俊昊來說說,成為了韓國電影史上獲此殊榮的第一人。

這不僅僅是對於奉俊昊的莫大的榮譽,同樣也是韓國電影史的一個美麗節點。

奉俊昊的電影人生:晚了日本66年,中國25年,韓國終於拿了金棕櫚

二、他的電影人生

說起奉俊昊這個名字,我想,對於中國的影迷來說,並不陌生。

作為同是受東方文化的國家,我們看了太多的日本、韓國電影,我們總能在他們的電影中所展現的文化氛圍中感受到一種相似的情調。

一種東方式的隱忍,含蓄與內斂。

在眾多才華橫溢的韓國導演里,說誰是最好的導演,這個話可能一千個人一千個想法,但如果說哪個導演最具有票房號召力,說奉俊昊,那是一點不心虛的。

奉俊昊的電影人生:晚了日本66年,中國25年,韓國終於拿了金棕櫚

奉俊昊出生於1969年,在1989年時,他考上了延世大學的社會學系,不知是否和父親是一位詩人有關係,在社會學所帶來的理智之餘,奉俊昊仍對這世界有著一絲幻想與溫柔。

在校期間,他一直積极參与校外的電影社團,並連編帶導的拍攝了自己的第一部短片《百色人》,這部電影對於奉俊昊來說,影響很,不僅僅是吸取了很多關於電影的經驗,同樣他也意識到了自己對於電影的熱愛。

1993年畢業之後,奉俊昊順理成章進入了韓國電影研究院學習,繼續積累經驗,默默積攢力量,到了1998年,奉俊昊帶來了自己的首部長片純女作《綁架門口狗》,從此一鳴驚人,技驚四座。

奉俊昊的電影人生:晚了日本66年,中國25年,韓國終於拿了金棕櫚

《綁架門口狗》雖然是一部喜劇,但卻能讓人在捧腹之後,感受到一種壓迫感,一種來自現代社會激烈競爭的壓力,城市快步向前的背後,是每個普通老百姓在默默負重前行。

當人們驚嘆這位新導演的處女座時,他們還想不到,奉俊昊還能帶來怎樣的力量。

奉俊昊並不著急表現自己,他在積攢,一直到8年後,在2003年,他才獻出自己的第二部電影,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殺人回憶》。

說句題外話,這部電影我至今都沒敢看完,那種“不知道誰是凶手”的恐懼感,仿佛能從電影的畫面里滲透到電影外的真實生活。

奉俊昊的電影人生:晚了日本66年,中國25年,韓國終於拿了金棕櫚

這部電影在上映當年,一舉獲得了韓國電影大獎的最佳導演/最佳電影/最佳編劇的三項大獎,並且被公認為韓國電影史上最好的電影之一。

但如果,你覺得奉俊昊只會拍主題沉重,若有所思的電影的話,那你就錯了。

時間推到2007年,奉俊昊獻上了自己的一部商業大片,這部電影就是——《漢江怪物》。

奉俊昊的電影人生:晚了日本66年,中國25年,韓國終於拿了金棕櫚

在這部電影上映前,很多人都不看好,認為奉俊昊會把它拍成兒童電影,但奉俊昊怎麼會讓你失望呢?

這部電影不僅刷新了韓國的票房記錄,也讓這股奉俊昊之風吹到了美國,之後便有了之後的超強陣容的跨國科幻大片——《雪國列車》。

這部電影在167個國家上映,講述了一個底層人奮起反抗的末日科幻寓言故事,在這部純英文電影里,奉俊昊展現了自己強大的掌控能力,也讓全世界都看到了這位韓國導演的才華。

奉俊昊的電影人生:晚了日本66年,中國25年,韓國終於拿了金棕櫚

實際上,在《漢江怪物》和《雪國列車》中間,奉俊昊還拍攝一部講的有些絕望的故事——《母親》。

智力障礙的兒子有一天被突然列為殺人犯,一向溺愛他的母親一路尋找證據要還兒子一個清白,可到最後,這位母親發現兒子是真的殺了人,這位絕望的母親做出了更絕望的選擇…

在這個故事里,奉俊昊的關註點落到了社會邊緣人物/底層人物,一個守寡多年的女人,一位常常被欺負的智力有限的男孩。

哪怕凶手就是這個男孩,但在發現真相的憤怒來之前,你先感受到的更是一種無能為力的絕望。

同樣,在奉俊昊的新片,剛剛得獎的《寄生蟲》,我們仍舊能看到奉俊昊對於底層邊緣人物的關註與反思。

一戶一家子都游手好閑的人家,為了進入“上流社會”削尖了腦袋去和一戶富豪之家扯上關係,卻不知由此引起了更多的事。

奉俊昊的電影人生:晚了日本66年,中國25年,韓國終於拿了金棕櫚

這部電影在憑金棕櫚大獎時,得到了所有評委的一致通過,有人評論這部電影道:“從來沒有人用類型片的方式去拍一個藝術片。”

1969年出生的奉俊昊到今年正好是50歲,從影25年(以處女作為始)至今只出了8部長片,但部部都是嘔心瀝血之作。

對於奉俊昊導演的未來,我們仍舊充滿期待。

奉俊昊的電影人生:晚了日本66年,中國25年,韓國終於拿了金棕櫚

END

晚安 | 朋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奉俊昊的電影人生:晚了日本66年,中國25年,韓國終於拿了金棕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