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戛納獲大獎是韓國電影的勝利,也是奉俊昊的勝利

戛納獲大獎是韓國電影的勝利,也是奉俊昊的勝利

《寄生蟲》劇照,韓國底層的一家四口靠糊比薩盒子度日。

戛納獲大獎是韓國電影的勝利,也是奉俊昊的勝利

獲獎後的奉俊昊。

【聚光燈】

當本屆戛納國際評審團主席亞利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圖宣佈,韓國導演奉俊昊的《寄生蟲》獲得最佳影片金棕櫚大獎時,整個媒體中心爆發出尖叫、歡呼和掌聲。頒獎典禮之後,奉俊昊導演和他的男主角、韓國國民影帝宋康昊帶著韓國的首尊金棕櫚獎盃來到媒體中心,將獲獎的喜悅第一時間和記者們分享。許多媒體感嘆:金棕櫚歸於《寄生蟲》,真是韓國電影的勝利。

韓國電影早就勝利了。遠的不說,2018年,在六部亞洲電影入圍戛納主競賽的“亞洲大年”,場刊歷史最高分由韓國導演李滄東的《燃燒》獲得。雖然最後惜敗於另一部亞洲電影——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但是《燃燒》依然被認為是去年最優秀的作品。登上各大媒體、著名影評人的年度盤點榜首的次數,和阿方索·卡隆的《羅馬》不相上下。再往前看,2017年,奉俊昊憑藉與流媒體巨頭奈飛合作的《玉子》,已經實現了自己職業生涯第一次戛納主競賽入圍。同年入圍的韓國電影,還有洪尚秀的《之後》。2016年,樸贊鬱的《小姐》代表韓國電影殺入戛納主競賽。戛納並不欠任何國家金棕櫚,韓國影人的進步和突破,在一次又一次的入圍中,早就得到了戛納的認可。

雖然這是韓國導演第一次獲得金棕櫚獎,卻不是他們第一次在歐洲三大電影節上有所斬獲。2012年時,金基德導演的爭議之作《聖殤》代表韓國在威尼斯電影節榮獲金獅獎。

真正令人意外的,是《寄生蟲》作為一部類型片,擊敗了《痛苦與榮耀》這樣私人化風格的作者電影,擊敗了《好萊塢往事》這樣劇作卓絕、星光熠熠的好萊塢巨作,擊敗了《叛徒》這樣貫徹傳統敘事的名家經典,擊敗了《悲慘世界》這樣調度一流、和現實激烈交戰的新聞電影,成為評審團主席伊納里圖口中“真正具有社會關懷”的佳作,在全票通過的情況下獲得金棕櫚獎。與其說《寄生蟲》是韓國電影百年的勝利,不如說這是類型片的勝利。

奉俊昊導演在發表獲獎感言的時候也強調自己類型片導演的身份:“《寄生蟲》是我之前電影的延續,都是類型電影。我一直是一個拍類型片的導演。”

當人們贊美韓國電影的時候,往往稱贊其電影工業發展成熟完善。其每年穩定出產一定數量和質量的類型片,製作水準和宣發水平蒸蒸日上,在全球範圍內廣受好評。而奉俊昊得以在國際上享有盛譽,也是因為在類型片領域的貢獻。其成名作《漢江怪物》在劇作上有所創新——絕不讓怪獸的全貌真身到影片的最終高潮時刻才出現、在立意和關懷上高於普通商業片——將“怪獸”深描為一種社會隱喻。《漢江怪物》在口碑和票房上的雙重成功,讓他獲得了執導《雪國列車》這種好萊塢大製作的機會。

而奉俊昊今年在戛納的第一壯舉,便是敢和今年的戛納第一巨星、好萊塢壞小子昆汀·塔倫蒂諾狹路相逢。以閱片量驚人出名的昆汀,基本上算是吃類型片長大的;而他的作品,往往脫胎自類型片、游離於類型之外。鮮有導演不怕被昆汀比得毫無招架之力,只有奉俊昊敢。《好萊塢往事》和《寄生蟲》的首映安排在同一天晚上,簡直是類型片升級和類型片本質的對決。兩個導演都叮囑觀眾,千萬不要劇透。

《寄生蟲》非常全面地展現了奉俊昊的看家本領:朴素的設定,通俗的故事,猜不到的反轉,精妙的節奏,諷刺的人物對立,深刻的社會關懷。在他高超的調度之下,鏡頭的視角、角色的演繹、妥帖的配樂強強聯手,實現了對觀眾情緒和反應的百分之百掌控——“掌控”和“操縱”一線之隔,觀眾屏住呼吸想知道男主角基澤的生死,根本意識不到導演卡著秒錶切鏡頭。

正是奉俊昊對類型片強大的執行力,對每個尺度近乎極限的追求,讓《寄生蟲》成為無可挑剔的藝術品。和昆汀的對決,顯然在頒獎之前就有了勝負:在沒有主創出席的媒體場,人們也集體起立鼓掌;影評人在《銀幕》場刊給出3.4分的最高分,領先昆汀不止一個身位。欣賞昆汀是有門檻的,而被《寄生蟲》征服卻是無差別的。可以確定的是,這是奉俊昊本人的勝利。

自合拍片《東京!》入圍戛納“一種關註”單元起,奉俊昊就在戛納的關註之中。次年二輪入圍“一種關註”的《母親》,被認為是完全具有入圍主競賽資格的年度佳作。但真正從“一種關註”升級主競賽,奉俊昊用了七年。2017年的《玉子》,趕上奈飛和戛納的戰爭,陷入口碑低潮。但是在蒂爾達·斯文頓等巨星卡司護航之下,《玉子》的線上點播率應該很讓金主滿意。

這次合作也讓奉俊昊意識到,“客廳娛樂”才是影視工業新紀元的主題。作為《雪國列車》這類好萊塢大片的導演,奉俊昊的銀幕美學自然是首屈一指的;他將之與熒屏的特性融合,在《玉子》中就開始探索。到了《寄生蟲》,他完全得道了。享受《寄生蟲》絕佳的影院體驗的同時,觀眾也完全可以想象,在電腦和電視上觀看,得到的視覺呈現也是一流的。

中國電影和韓國電影的差距,並不在於一個天才奉俊昊。對工業生態本身重視,對於電影技藝的尊重和體悟,以及對市場並非一味迎合,是後者蓬勃發展的關鍵。

□顧草草(影評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戛納獲大獎是韓國電影的勝利,也是奉俊昊的勝利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