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雙旗鎮刀客》:一部古龍味十足的經典影片,周星馳曾模仿其片段

《雙旗鎮刀客》:一部古龍味十足的經典影片,周星馳曾模仿其片段

黃沙、大漠、落日、黃昏、邊城、浪子、刀客、女人…..

構成了一部電影,《雙旗鎮刀客》。

這部電影故事很簡單,情節很古龍。

是一部有意境,能夠久久回味的電影。

故事發生在雙旗鎮,一個有兩桿旗的雙旗鎮。

一桿黃旗,一桿紅旗,不知在這無窮無盡的黃沙中矗立了多久。

男主角孩哥的父親去世前,告訴孩哥曾在雙旗鎮為孩哥定了一門娃娃親,讓孩哥將其領回家。

孩哥在父親去世後,一匹馬一個人隻身來到雙旗鎮,想要完成父親的遺願。

沒曾想瘸子老丈人和女兒好妹,對他不屑一顧,根本看不上他。

孩哥只能無奈的在瘸子家住下,乾點粗活打發日子。

一日,麻匪二當家來瘸子店里喝酒,想要侮辱好妹。

孩哥看到後,氣憤之下,無意中將二當家殺死。

引來大當家一刀仙前來複仇,在漫天黃沙中,一刀仙和孩哥展開決鬥。

孩哥殺死一刀仙,帶著好妹離開雙旗鎮。

故事很簡單,簡單到就像刀客對決一樣,刀出鞘,揮刀,收刀。

沒有花哨,沒有噱頭,沒有炫技,卻給人以無窮的回味。

這是一部極具古龍風格的武俠片,對白少,意境全靠背景、人物表情來表現。

1、黃沙

故事中最具代表的意象就是黃沙,漫天黃沙的大沙漠。

大沙漠廣袤、粗狂,就像刀客一樣,簡單、粗暴卻又沉默無言。

故事的開始,落日黃昏下,孩哥騎著匹馬,在沙漠中奔馳。

蒼涼的背景,形單影隻的人馬,為影片定下了凄涼、寂寞的基調。

故事的結尾,孩哥和好妹,在落日黃昏下,兩人兩馬,離開雙旗鎮。

故事的推進就是這漫天的黃沙,孩哥遇到嘴炮沙里飛是在沙漠中。

一刀仙洗劫雙旗鎮也是從沙漠中飛馳而來,孩哥向沙里飛求救,也是在這沙漠中飛馳。

一刀仙為死去的兄弟復仇經過這沙漠,好妹等待孩哥回來,也是在這沙漠中。

一刀仙和孩哥的終極一戰,也是在這風沙中開始、結束。

總之,沙漠貫穿影片始終。

沙漠中的雙旗鎮,也是一片土黃色。

影片中的人物,除了好妹一身花衣服外,其餘的人物都是土黃色的衣服或者黑灰色衣服,跟這黃沙融為一體。

2、對決

影片最大的看點,就是對決。

實在是古龍味道滿滿,古龍先生若是沒有過早離世,若是看過這部影片,一定會拍手叫好的。

這部影片拍出了古龍的味道,黃沙、落日、浪子、刀客,古龍小說的元素在這裡得到了很好的呈現。

沒有廢話,沒有啰嗦,就像沉默千年的沙漠一樣,刀客也是無言的。

刀客只用刀說話,嘴巴只是用來吃飯喝水的。

刀客的刀很快,快意恩仇都在這刀中。

故事中有不少的經典對決,頗具古龍味道。

影片的開頭,沙里飛想要拔刀,結果還未拔出,一枚銅錢已將其手中的刀擊落,乾凈利索,快到根本不知道何時銅錢已經出手。

兩個江湖刀客要跟一刀仙較量,剛拔出刀劈過來,鏡頭一轉,一刀仙的刀早已在其肚子上。然後是收刀,刀客倒下。

孩哥跟麻匪二當家對決,孩哥甚至不知道何時將麻匪殺死的,這出刀實在是太快,快到不可思議。

最後一刀仙跟孩哥對決,一陣風沙中,看不見打鬥,只聽見刀碰撞的聲音,隨後風沙停,一刀仙走了幾步後,倒下。

這一戰太經典,周星馳極為推崇,後來在《國產凌凌漆》中金槍客大戰凌凌漆,被凌凌漆一刀劈死,還走了幾步,就是模仿這一段。

一刀,出手只要一刀,一刀過後,應聲倒下。這是古龍小說中常見的寫作手法,在這部電影中很好的體現了出來。

值得一說的是一刀仙和孩哥的決戰,採用留白的手法,具體的打鬥過程,讓觀眾去想,只給觀眾一個結果。

就像古龍小說中李尋歡和上官金虹的對決一樣,不直接描寫,而是一筆帶過,讓讀者去想。

3、人性

古龍小說中有很多關於人性的描寫,人性的醜惡虛偽是古龍小說的一大特色。

大家印象最深刻的可能是《三少爺的劍》中謝曉峰只剩下三天的性命時,問教書先生和酒家女的一段對白。

謝曉峰道:”可是如果你只能活三天,你會去乾什!”簡傳學道:”我我會去好好的安排後事,然後靜靜的等死。”謝曉峰道:”真的!”

他目光如利刃,彷佛已利入他心裡:”你說的全是真話!”簡傳學點下頭,忽又抬起,大聲道:”不是真話,完全不是。”他一口氣喝了三杯酒,可大聲道:”如果我只能再活三天,我會去大契大喝,狂嫖爛賭,把全城的姨子都找來,脫光了跟她們捉迷藏?”

一個二十八、九歲的俏娘姨,正捧著一大碗熱氣騰騰的紅燜鴨子走進來。 謝曉峰忽然問她:”如果你只能活三天了,你想乾什麼!”這娘姨也被問得契了一驚,遲遲的說不出話。

小弟沉著臉,道:”謝先生既然在問你,你就要說老實話。”這娘姨又害羞,又害怕,終於紅著臉道:”我想嫁人。”謝曉峰道:”你一直都沒有嫁!”這娘姨道:”沒有。”謝曉峰道:”為什不嫁!”

這娘姨道:”我從小就被賣給人家做丫環,能嫁給什樣的男人,有什樣的男人肯娶我!”謝曉峰道:”可是你若只能活三天,就不管什樣的人都要嫁!”這娘姨道:”只要男人就行,只要是活男人就行。”她臉上因此已發興奮的光,忽然又大笑:”然後我就殺了他。”二十七、八的大姑娘,要嫁人並不奇怪,後面這句話,卻叫人想不通了。

大家又吃了一驚:”你既然已經嫁給了他,為什又要殺了他!”這娘姨道:”因為我沒有做過寡婦,我還想嘗嘗做寡婦是什滋味!”大家面面相覷,想笑,又不能笑,誰都想不到這樣一個女人,會有這荒唐,這絕的想法。

這段對白,深刻而充滿諷刺意味的揭露了人性。《雙旗鎮刀客》中也揭露了人性,欺壓良善,害怕惡徒的人性。

雙旗鎮的老百姓懼怕悍匪一刀仙,卻欺負替他們殺了悍匪二當家的孩哥。當聽說孩哥要離開雙旗鎮的時候,他們先是跪在地上請求孩哥不要走,後來直接侮辱謾罵孩哥。當孩哥說他是去找沙里飛幫忙的時候,老百姓對他又是跪舔。

等不到孩哥回來,他們又是謾罵侮辱。等孩哥回來後,知道沙里飛會來幫忙,他們又開始喝酒慶祝,並且以吃瓜群眾的身份賭沙里飛和一刀仙誰能贏,實在是荒唐可笑。

這就是人性,欺軟怕硬。委屈的時候比誰都委屈,凄慘的時候比誰都凄慘。一旦風平浪靜,比誰都野蠻,比誰都殘忍。欺壓比他們弱小的,懼怕比他們強大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雙旗鎮刀客》:一部古龍味十足的經典影片,周星馳曾模仿其片段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