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加入章子怡的哥斯拉,正不正宗?

加入章子怡的哥斯拉,正不正宗?

《哥斯拉2:怪獸之王》是2014年第一部美版《哥斯拉》的續集,在闊別五年之後,這位影史經典怪獸再度回歸。影片最吸引人的,是國際巨星章子怡加盟,在片中飾演科學家,短髮造型幹練新穎,為電影增添了一抹“東方美”,被導演邁克爾·道赫蒂(Michael Dougherty)稱為“最特別”的角色,她在片中有怎麼樣的表演?導演對章子怡的角色有怎樣的理解?加入章子怡的哥斯拉,到底正不正宗?十足令人期待。

《哥斯拉2:萬獸之王》終極預告

影視工業網在電影上映前夕,專訪了導演、編劇邁克爾·道赫蒂聊聊《哥斯拉2》的創作,他曾擔任2003年《X戰警2》(X2)、2006年《超人歸來》(Superman Returns)等多部好萊塢大片編劇,2007年,他執導了小成本恐怖片《別惹小孩》(Trick r Treat),奇思妙想的故事獲得不少影迷喜愛。

道赫蒂從小就是哥斯拉迷,拍《哥斯拉2》時,他借鑒了大量東方神話故事並融入電影,為怪獸們增加了更多故事性及神秘色彩。

加入章子怡的哥斯拉,正不正宗?

導演、編劇邁克爾·道赫蒂

影視工業網:您是哥斯拉的粉絲嗎?對哥斯拉有怎樣的理解?

邁克爾·道赫蒂:我愛哥斯拉,從我特別小的時候開始。在3、4歲的時候,我看了第一部哥斯拉電影,產生了很多共鳴。因為它複雜得令人驚訝,並不只是一個巨大愚蠢的怪獸,他代表著我們與自然的某種聯繫,以及人類對於地球的責任,我認為這個特別迷人。

加入章子怡的哥斯拉,正不正宗?

影視工業網:您為什麼會執導《哥斯拉2:萬獸之王》?

邁克爾·道赫蒂:我當時完成了與傳奇影業合作的電影《克朗普斯》,正在休息,傳奇影業問我是否對《哥斯拉》項目感興趣,因為前一部的導演加裡斯·愛德華斯不導了,他在參與《星球大戰》系列電影的工作,我就非常迅速地接了這個項目。

加入章子怡的哥斯拉,正不正宗?

影視工業網:您為什麼邀請章子怡,章子怡飾演的角色是在編劇時就構思好的?還是先選定了演員,再寫了這個角色?

邁克爾·道赫蒂:很久以來,我就是她的忠實粉絲,我和我的編劇伙伴為這個故事創作了一個非常強大、十分優雅、有靈魂的角色,這個角色不同尋常,她瞭解到這些怪獸是人類歷史中所有怪獸傳說的起源,因此她看待怪獸的視角也與常人不同,這個角色對整部電影來說非常特別,需要特別的演員來詮釋,章子怡出演這個角色我感到十分榮幸和驚喜,所以我是先寫了這個角色,再邀請她來出演。

加入章子怡的哥斯拉,正不正宗?

影視工業網:為什麼要加入這麼個東方角色,是怎麼考慮的?

邁克爾·道赫蒂:哥斯拉是東西方文化交融的產物,最先起源於日本,然後傳到了美國,美國算是重塑了這個故事,加入了新的場景,甚至哥斯拉現在的名字也是英文的,日文念法不一樣。所以這部電影對於我來說,是一種東西方文化的平衡。在個人層面上,我也是東西方文化的產物,我的母親是越南人,我的曾祖父是中國人,我的父親是愛爾蘭和匈牙利混血,我覺得在這一點上我和哥斯拉非常相像,甚至我的中間名也是越南語“龍”的意思,所以我認為這部電影應該代表東西方文化的融合,請章子怡和渡邊謙出演,也是出於這種考慮。

加入章子怡的哥斯拉,正不正宗?

影視工業網:片中有一隻怪獸出現在中國雲南,這是您的創意嗎?為什麼出現在雲南,而不是國家?

邁克爾·道赫蒂:選中國雲南是很合理,因為雲南的雨林既美麗又神秘,魔斯拉在這樣的一個地方產卵就是很合理,因為魔斯拉跟自然界的關係十分密切,在我的調研過程中我發現這個地區就是有一種美麗神秘的氣質,和魔斯拉這個怪獸非常契合。

影視工業網:這種規模的電影劇本通常都有幾個編劇聯合署名,這很常見,您在《哥斯拉2》的編劇過程中扮演什麼角色呢?

邁克爾·道赫蒂:我參與建造了最初的故事框架,我和我的編劇搭檔扎克·希爾茲有一個編劇室。《哥斯拉》的故事最初有12位編劇一起頭腦風暴、搭建大綱,這個過程持續了一周,有了故事大綱後,扎克和我再細化故事。

影視工業網:哥斯拉是電影史上的經典形象,你會特意這部《哥斯拉2》裡加入什麼嗎?

邁克爾·道赫蒂:我可以在這一部電影里致敬所有曾經的《哥斯拉》老電影,從這些老電影中借鑒元素,同時再創造出哥斯拉電影中完全沒有出現的場景,也是我個人十分想在電影里看到的場面,這部電影里有些致敬元素,粉絲發現之後一定會非常驚喜,也有粉絲一直以來都想要看到的場景。

影視工業網:這部電影有故事或類型參考嗎?

邁克爾·道赫蒂:我從老電影中參考了很多,甚至是其他怪獸片,包括老電影《金剛》,還有一位偉大的定格動畫大師、電影特效大師——雷·哈里豪森,他製作了很多奇幻電影,我回顧了這些影片,將自己浸入這些經典的奇幻、科幻和怪獸電影中是非常有趣、又有建設性的事,我從中找到了很多靈感。

影視工業網:創作怪獸電影,挑戰來自人類角色和巨大怪獸間如何平衡,您怎麼尋找這個平衡的?

邁克爾·道赫蒂:確實困難,我試著在這部電影里讓人類的故事圍繞怪獸展開,人類非常努力去理解怪獸,並且找出與怪獸共存的方法,人類意識到世界因怪獸的出現而發生了變化,它們是人類世界的主宰,所以人類得團結起來與他們交流、共存,我在劇作上、場面設計上找平衡,這個挑戰對我來說非常大。

影視工業網:這次這麼多的怪獸登場,這些怪獸形象該如何呈現?

邁克爾·道赫蒂:怪獸的故事陪伴我成長,我很清楚自己想要呈現什麼樣的怪獸,同時我也很瞭解如今的特效技術,我將它們過去的形象,與現在的特效技術進行了結合,讓它們更加先進,符合現在的觀眾,我所熟悉的這些怪獸的歷史背景和性格幫助我把它們塑造得更現代。

影視工業網:如何讓怪獸更有情感,而不是為了打架而打架?

邁克爾·道赫蒂:舉個例子,哥斯拉在和基多拉對打的時候,如果你對哥斯拉沒有情感上的牽掛有共鳴的話,那這場打鬥戲就不能引起你心裡的任何波瀾。所以對於我來說,這部電影就是要引導觀眾慢慢建立與哥斯拉之間的情感聯繫,你會用一種全新的視角來看待它,它不僅僅是怪獸。所以當觀眾不僅對人類角色有情感共鳴,對怪獸也是一樣,這種打鬥戲才會更加有趣、抓人。

影視工業網:最終的哥斯拉大戰基多拉很震撼,這場戲最初是如何構建的?執導這場戲最大困難的是什麼?

邁克爾·道赫蒂:整場戲都非常難,因為有太多東西都想放進去。有人類的戲份,確保人類角色都邏輯合理,在那之後我們花了一年的時間加入怪獸,拍人類角色的戲份非常迅速,只用了幾周幾個月,後面我們很大一部分精力都花在如何用電腦動畫特效把怪獸加進來。這一幕的平衡也很重要,得確保怪獸和人類同時出現在這個場景里。我們做了很充分的計劃,畫了很多故事板,我們還運用了“前期動畫預覽”(Previous Animation),就是在拍攝之前先用動畫非常大致地把場景製作出來。在拍攝之前,我每天都把演員帶到我的房車裡,給他們看前期動畫,讓他們知道場景是什麼樣的,在片場應該如何走位等等,保證我們拍攝時更有效率,所以即使他們在片場拍攝的時候無法看到怪獸,前期動畫讓他們可以對怪獸有一個具象的想象,這樣更便於演員表演。

加入章子怡的哥斯拉,正不正宗?

維拉·法米加和米莉·波比·布朗在片中飾演母女

影視工業網:“請問您和“小11”米莉·波比·布朗(Millie Bobby Brown)在片場是怎麼合作的,有什麼片場故事可以分享?

邁克爾·道赫蒂:和她共事太快樂了,每天在片場她都帶著微笑,我每天都很期待拍她的戲,我知道她會讓這個拍攝日非常開心。同時她又非常專業,知道如何進入角色,從我喊“開機”的那一刻起,她就非常專註,我喊了“卡”她又變成了那個有趣的小女孩。我們互相搞了很多惡作劇,我們會把各自家的狗帶到片場來玩耍,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再拍一部有她出演的電影。

影視工業網:在片場有什麼有趣的故事嗎?

邁克爾·道赫蒂:我對章子怡和渡邊謙搞過一個惡作劇,因為他們曾一起出演電影《藝伎回憶錄》。當時,我們正在拍一場哭戲,章子怡、渡邊謙和其他演員都圍在一起看著我的監控器,當回放到拍的特別重要場面的時候,我悄悄把畫面換成了《藝伎回憶錄》中章子怡和渡邊謙親吻的片段。那時候特別晚了,我們所有的卡司和劇組成員都非常累,當他們看到監控器上出現的畫面時,把每個人都笑精神了!

加入章子怡的哥斯拉,正不正宗?

影視工業網:您怎麼看待剪輯和編劇工作的區別?本片特效特別多,後期想要改動故事並不容易吧?

邁克爾·道赫蒂:剪輯和編劇都是講故事的重要部分,編劇是故事藍本,而剪輯則是用現有的拍攝素材把這個故事藍本呈現出來,讓這個故事成形,是打磨故事的過程。我覺得剪輯更加重要,因為一部電影基本上可以說是在剪輯室里成形的,所以你在剪輯的時候必須非常靈活機動,同時又必須尊重和堅持你的故事。劇本就像是一本說明書,拍攝的過程中有很多東西都會發生變化,所以在剪輯的時候就必須非常客觀,而且得接受新的點子,這真的非常困難。在剪輯時改動故事,是巨大的挑戰性,同時又很有趣,因為我覺得這種挑戰是情感上的,剪輯是精神上的挑戰,因為你得在素材之間進行取捨。

加入章子怡的哥斯拉,正不正宗?

攝影指導勞倫斯·謝爾在《哥斯拉2》片場

影視工業網:這次您和攝影指導勞倫斯·謝爾(Lawrence Sher)是怎麼合作的?在開機前,你們在對影片呈現給觀眾上有怎麼樣的考慮?

邁克爾·道赫蒂:我們一直是好朋友了,我記得第一次面試他時,他準備了很多他認為可以代表這部電影調性的一些其他電影的劇照,而這些劇照中有很多都是出自我最喜歡的電影,也是我在拍這部電影之前想要借鑒的電影,所以我就選擇了他來做我們的攝影指導,我們像是心靈相通一樣。他讓拍攝變得非常簡單,我十分信任他,這種心有靈犀一直持續到後期製作中,因為這部電影的後期很大一部分是在鏡頭中加入特效畫面,這時候他仍然會給我提出建議,他是一位真正的藝術家。

加入章子怡的哥斯拉,正不正宗?

影視工業網:為什麼會用ARRI Alexa65攝影機去拍這部電影?

邁克爾·道赫蒂:我們試驗了很多不同的攝影機和鏡頭,我對這部電影的場景呈現有著非常具體的想象,我想製造一種超越時代的經典感,看起來像老電影,因為我覺得當今有很多攝影機和鏡頭都清晰,過於完美了,我愛老電影的一大原因是它們的鏡頭有一種溫暖的質感,我覺得很多當今的數碼攝影機失去了這種質感,我認為能抓住那些經典電影中的質感和顆粒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最終勞倫斯·謝爾和我都選擇了ARRI Alexa65。

影視工業網:拍攝時還用了哪些設備?

邁克爾·道赫蒂:在拍攝時我最喜歡的一個惡作劇道具,是拍攝演員和怪獸對戲的時候,我在片場放置了很多巨大的揚聲器,接上了我的iPad中存好的哥斯拉、魔斯拉和基多拉的吼叫聲,還有爆炸聲和槍聲。我會躲在監控器後面,然後把這些聲音放給演員聽,讓他們提前入戲,聽著這些聲音他們會跑得更快,眼睛睜得更大,這真的很有趣。

影視工業網:在怪獸樣貌的呈現上,您和視效團隊怎樣合作的,現在特效技術非常強大了,這會對故事產生什麼影響嗎?

邁克爾·道赫蒂:即使特效再厲害,前期的準備工作依然不可或缺,你要拍什麼場景,都要驚喜計劃,我們仍然用到了很多老方法,比如故事板,將其與新技術,比如“前期動畫預覽”相結合,所以當真正開拍時,我們已經完全知道我們需要拍攝哪個確切的畫面、角度,這樣進展會快一些,因為拍攝非常費錢,每一天每一分鐘都非常貴,所以如果你有非常具體的想象,那麼視效會讓你變得更加有效率。

影視工業網:影片時長非常長,信息點也多,在故事和畫面的層面上,您在拍攝的過程中有沒有進行取捨?

邁克爾·道赫蒂:有,這就是我為什麼說剪輯是非常重要的。比如有時候你拍了一個非常長的鏡頭,角色之間有很多對話,你意識到這一段可以減掉一半,使其變成一個更簡潔的版本。整部電影的拍攝和製作過程中這樣的事情在反覆發生,我記得每一個鏡頭的最初版本都比現在要長,但是你退一步看整體,會發現你可以把這些鏡頭再簡化。

影視工業網:你需要剋服的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邁克爾·道赫蒂:最大的困難……我不知道……時間總是最大的困難,不夠用,你永遠都想要更多的時間,時間永遠是最大的挑戰吧。

影視工業網:劇本在拍攝過程中有變動嗎?

邁克爾·道赫蒂:有,不過我不覺得故事變動了,故事是進化了。但故事的主旨和主線沒有任何改動,幾個重大的事件都與最初的劇本中描述的完全一致,在很多細節上進行改進,讓故事更加豐富,沒有出現某個角色本來是要死的結果我們把他救活了這種事情發生。

影視工業網:這部電影哪個特效場景,最符合你最初的設想?

邁克爾·道赫蒂:說真的,所有的都符合,每一個故事發生的順序,每一個角色的發展,我們開始設定好的主旨都很好地用特效呈現了出來,甚至比我最初想象的更好。

影視工業網:在技術方面,這部影片有沒有用到什麼其他影片暫時還沒有運用過的技術?

邁克爾·道赫蒂:好像沒有,我們確實使用了很多先進技術,但這些技術也都是其他電影曾經用過的,比如《侏羅紀公園》這樣的電影讓《哥斯拉2:怪獸之王》這類電影成為了現實,同時我們也運用了很多20世紀50年代的電影技術,比如,雖然我們完全可以依賴前期動畫預覽,但仍然保持了手繪故事板的習慣,用黏土做怪獸模型,用鉛筆繪製設計草圖。

採訪、翻譯:阿良&趙叉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加入章子怡的哥斯拉,正不正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