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中國的教育怎麼了?從整體匱乏到過度焦慮(深度好文)

2015年,一部名為《少年班》的電影在全國各大院線上映。

中國的教育怎麼了?從整體匱乏到過度焦慮(深度好文)

電影講述了在1998年,一名來自西安交大“少年班”的老師前往全國各地去尋找智商超群的天才少年,最終被選出的22個少年將組成攻關小組,去攻剋世界數學大賽難題的故事。

中國的教育怎麼了?從整體匱乏到過度焦慮(深度好文)

小編在看到這個熱血漫畫般的簡介後,不由得深深佩服起導演的想象力。不過,之後得知了“少年班”在中國是真實存在的,而且本片的導演就曾是其中的一員。不由覺得現實往往比電影更加魔幻。

知識荒原上的少年突擊隊

1974年5月,物理學家李政道回國訪問時,看到“文化大革命”給中國的教育帶去的毀滅性的打擊之後,便向毛主席建議,向全國選拔出少數的,約十三四歲左右的、有培養條件的少年,到大學去培訓,培養一支少而精的基礎科學工作隊伍。

李政道的這一建議在4年後的1978年3月9日得以實現,當時,來自全國各地21名少年經過千挑萬選,組成了首個“少年班”,被送入位於安徽省合肥市的中國科技大學學習。

這21位被選中的少年中,最大的16歲,最小的只有11歲,他們被稱作新中國曆史上,“知識荒原上的少年突擊隊”。

中國的教育怎麼了?從整體匱乏到過度焦慮(深度好文)

“知識荒原”指當時的社會背景:缺人才,缺教育資源。而“少年突擊隊”,意味著他們身上背負的重任。然而老百姓更願意直呼他們為“神童”。

與眾不同的教育模式

1979年,在總結前兩期招生經驗的基礎上,科大少年班對招生方法進行了改革,即將高考作為初試,中國科大批閱試卷,然後選擇優秀者進行覆試,以達到檢驗考生是否達到高中文化程度的目的。

中國的教育怎麼了?從整體匱乏到過度焦慮(深度好文)

在學生入校後,少年班又提供了一種“與眾不同”的教育模式。少年班學生可以自由地“選課”、“選專業”、“選導師”。

傲人的成績單

在過去四十年中,少年班學院共畢業4140人,已畢業校友中約90%進入國內外教育科研機構繼續深造。

一大批優秀畢業生在國內外著名學府、科研機構脫穎而出,成長為國際一流的科學家;許多人在IT、金融、製造等行業取得令人矚目的成就,為社會經濟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中國的教育怎麼了?從整體匱乏到過度焦慮(深度好文)

中科大少年班傑出校友駱利群,美國藝術與科學學院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斯坦福大學教授。

中國的教育怎麼了?從整體匱乏到過度焦慮(深度好文)

張亞勤,微軟中國董事長、百度總裁。

四十年來,少年班桃李滿天下,實現了“早出人才、快出人才、出高質量人才”的辦學目標。

少年班的“傷仲永”

雖然少年班拿出瞭如此傲人的成績單,但同時幾乎每年,少年班裡都會有幾個“問題學生”被退學,有的是因為自控力差、學業跟不上,有的由於品行不端,有的因自理能力差而休學。這使得少年班頭頂那耀眼的光環徒增了幾分灰色。

當年第一批選出的21名孩子中,有三名已經是家喻戶曉的“天才神童”,他們分別是寧鉑、謝彥波和干政。然而,被裹挾在時代洪流中的個體,在群體的聲浪前,毫無招架之力。

中國的教育怎麼了?從整體匱乏到過度焦慮(深度好文)

“隕落”的神童中名氣最大的當屬寧鉑,當初他因跟時任副總理的方毅對弈連贏兩局而家喻戶曉。

幾十年後,寧鉑出家為僧,謝彥波和普林斯頓導師鬧翻,干政患上精神疾病,一個時代自此落下帷幕。

這未必是他們“不行了”,而是“神童”的光環給了他們遠遠超出常人的壓力,因為周圍人常常都會忘了一個事實:“神童也是人”。

爭議淡去以後

伴隨著幾位明星少年的“隕落”,有關少年班“拔苗助長”的質疑聲四起,社會的輿論對少年班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曾經一度有多達13所高校開辦少年班,近年來陸續停辦至只剩3家。而中科大少年班學院經歷了兩次擴容,1985年成立教學改革試點班,2010年開辦創新試點班。傳統意義上的少年班反而成了學院內人數最少的群體。喧囂過後,少年班日漸常態化。

2018年是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建校六十周年,也是少年班辦學四十周年。少年班學院官網用這樣一句話概括:這是成果豐碩的40年,也是風風雨雨的40年。

可以說,“少年班”40年,見證著我國教育從整體匱乏到過度焦慮的歷程。少年班的早慧、早培以及進入社會後的發展,也是一面鏡子,有助於我們從一個側面審視這種“趕早”教育的內在問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中國的教育怎麼了?從整體匱乏到過度焦慮(深度好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