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古典“科幻”《拾遺記》

談到科幻小說,目前最流行的當屬劉慈欣了,他的《三體》擁有大批粉絲群,他的《流浪地球》被改編為電影,雄霸2019年賀歲檔,滿足了中國觀眾對國產科幻大片多年的期待,被認為開啟中國科幻電影的新紀元。也有觀者表示非常不習慣科幻大片中的面孔竟然是中國人,總以為科幻題材是好萊塢大片的專利。其實,中國的古籍中很早就有相當科幻的描寫了。《拾遺記》就是一部鮮為人知的“科幻”奇書,其想象之奇特,描寫之生動,讀來時不時會怦然心動,直呼過癮。劉慈欣讀過《拾遺記》後說:“當我翻開那本書時,卻發現那夢想中的東西已被人創造出來。”而編者卻認為:“當我翻開《拾遺記》時,發現被現代人創造出來的東西曾經是古代人的夢想。”

有一種UFO叫“貫月查”

《拾遺記》是東晉王嘉創作的一部古代志怪小說集,書里生動記載了種種神奇的UFO事件。如捲一堯帝時,有“貫月查”上的“羽人”神出鬼沒。

書中稱:“堯登位三十年,有巨查浮於西海,查上有光,夜明晝滅。海人望其光,乍大乍小,若星月之出入矣。”

曾有一則UFO報道稱,“加拿大科學家發現來自宇宙深處的神秘電波閃光”。諸君請看,“夜明晝滅”“乍大乍小”,是不是就是“神秘電波閃光”?

查常浮繞四海,十二年一周天,周而複始,名曰“貫月查”,亦謂“掛星查”。

“貫月查”,後多寫為“貫月槎”。古語“查”“槎”同義,“槎”即木筏。貫月、掛星則是對木筏特異功能的形象表達,仿佛月亮和星星能出入雲層一般。這艘飛船出現後常年在四海漂浮,十二年繞天地一周。而UFO也是到處亂飛且漂浮的……

羽人棲息其上,群仙含露以漱,日月之光則如暝矣。

“羽人”即神話傳說中有翅膀的神仙。這艘飛船上住著天外飛仙,他們神通廣大,用露水漱口,噴出瞬間便可使得天昏地暗。

虞、夏之季,不復記其出沒,游海之人,猶傳其神偉。

虞、夏後期,忽然消失了。這也符合UFO的特點,神龍見首不見尾,忽然出現忽然消失,一直在和人類玩躲貓貓……

書中還提到一種羽衣飛人:

溟海之北,有勃鞮之國。人皆衣羽毛,無翼而飛,日中無影,壽千歲。食以黑河水藻,飲以陰山桂脂,憑風而翔,乘波而至。

這些勃鞮國的人沒有翅膀,“無翼而飛”“憑風而翔”。外星人是不是也能這樣騰雲駕霧呢?反正正常的人類是沒有這本領的。腦海裡只浮現出孫大聖的身影……

秦始皇接見外星人

上面對於“羽人”還只是遠觀,到了秦始皇時期,就與外星人面對面親密接觸了。

始皇好神仙之事,有宛渠之民,乘螺舟而至。舟形似螺,沉行海底,而水不浸入,一名“淪波舟”。其國人長十丈,編鳥獸之毛以蔽形。始皇與之語及天地初開之時,瞭如親睹。

秦始皇統一六國後,有身長十丈、身著鳥獸之毛的宛渠之民前來朝拜。

“舟形似螺,沉行海底,而水不浸入”,這句聽起來很科幻,有一種船可以在海底航行而不進水,不是潛水艇還能是什麼呢?順便說一下,凡爾納《海底兩萬里》里的“鸚鵡螺”號,也是這種螺形結構,而被稱為“現代科幻之父”的凡爾納,卻比《拾遺記》里的記載晚了1500多年。對了,《瘋狂外星人》里的飛船也是螺旋形的……

秦始皇與這些巨人對話,對“天地初開之時”的狀況,他們竟然“瞭如親睹”。他們年輕時騰空而起,倒退而行、日游萬里,年老了依然能“坐見天地之外事”。他們的星球“以萬歲為一日”,就是以一萬年為一天,這明顯是長生不老的神仙了。這種穿越時空的奇人奇事的確匪夷所思,我們只能尊稱為外星人。

外星人繼續他們的天方夜譚:

及夜,燃石以繼日光。此石出燃山,其土石皆自光澈,扣之則碎,狀如粟,一粒輝映一堂。

外星人用一種純天然的“燃石”照明,只要一粒就可“輝映一堂”。這種純天然無污染的高效能源真令人心嚮往之,妥妥的夜明珠。腦洞開得越來越大,難怪秦始皇驚呼為“神人”。

後來,不斷有人試圖考證這些描述是科幻是想象還是小說家所謂的“實錄”,其實,是否“實錄”似乎沒那麼重要。重要的是,即使這個故事完全屬於王嘉的虛構,僅憑對潛艇外形和功能的描述,就已經令人大開眼界了。

秦始皇本就“好神仙之事”,經過這次激動人心的對話,更加堅信仙人仙術存在的可能性。這成了秦始皇最大的心病,他滿懷虔誠,一次次派方士徐福東渡找尋仙藥,不惜耗費巨額錢財和三千童男童女,卻無果而終。秦始皇當然死不瞑目。一個有趣的現象是,我國曆代帝王陵墓大都坐北朝南,以示死後也要君臨天下,秦始皇陵卻坐西向東,那些兵馬俑們也大都面朝東方,這是為什麼呢?一種說法是,因為秦始皇生前沒能如願,死後也要面朝大海,以求神仙引渡而到達天國仙境。

史書上還有一種記載,說秦始皇為了紀念宛渠國人,還仿照其模樣鑄造了十二金人置於阿房宮側,這在《史記索隱》和《漢書·五行志》都有記載:

《史記索隱》記:“二十六年,有長人見於臨洮,故銷兵器,鑄而象之。”

《漢書·五行志》記:“二十六年有大人長五丈,足履六尺,皆夷狄服,凡十二人見於臨洮……銷天下兵器,作金人十二以象之。”

大意就是秦始皇見到了大人和長人,大銷兵器鑄造了十二金人,可惜後來被毀掉了。

與《拾遺記》中身長十丈的大巨人不同,東晉史學家乾寶的《搜神記》里描寫了一個身高只有四尺的小外星人,這個外星熊孩子來自熒惑星(火星),目光炯炯,口出癲狂預言:“三公歸於司馬。”飛走時好像擺脫了地球引力,拖著一條白練絕塵而去、一步登天。

滿眼都是神器

《拾遺記》里還有很多超乎當時人們科技常識、具有穿越性的神器。如捲三講到一種稱為“玉人”的機器人:

時異方貢玉人、石鏡。此石色白如月,照面如雪,謂之“月鏡”;有玉人,機戾自能轉動。

又捲一講到顓頊有一件像導彈一樣的飛劍,稱為“曳影之劍”,這武器簡直充滿武俠的豪情:

有曳影之劍,騰空而舒。若四方有兵,此劍則飛起指其方,則克伐;未用之時,常於匣里,如龍虎之吟。

四方有難時騰空而起,不用時被儲存在一個方形的木匣中,也會發出虎嘯龍吟。這顯然就是當代軍事中的高科技兵器——導彈了。

更有人工降水降溫:

時天下大旱,地裂木燃。一人先唱“能為雪霜”,引氣一噴,則雲起雪飛,坐者皆凜然,宮中池井,堅冰可瑑。

《拾遺記》中也記錄了大量的奇景異物,如捲一記載了一種重明之鳥,這種鳥眼睛里有雙瞳仁。捲五有大月氏國進獻的雙頭雞,捲十更為集中,昆侖山上長著四翼的神龜、“一株滿車”的禾穗,瀛洲“鼻端有角”的魚,還有花葉俱香、食之累月不饑渴的遙香草,風吹衣凈的祛塵之風等,都令人大開眼界,拍案稱奇。

我們的民族從不缺少先知先覺者,中國古代志怪小說中一向也都不乏科學幻想的種子,莊子筆下不知幾千里的大鯤大鵬,已經將人類的想象力牽引到幾萬里之外了。動畫電影《大魚海棠》的原型就取自於此。《山海經》里瑰麗壯觀的描述,也成為後世演繹不盡的話題。但像《拾遺記》這般密集有趣的奧秘的科幻描寫,卻為數不多。想拍科幻電影或動漫題材創作的朋友們,可以好好研究一番這本書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古典“科幻”《拾遺記》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