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戛納專訪王學圻:回憶和鋼鐵俠拍戲趣事

在戛納宣傳期間,《天·火》主演王學圻接受了時光網記者的專訪,對於第一次出演災難片,以及和好萊塢導演合作,王學圻先生都感觸良多,現在讓我們一起走進這次專訪。

戛納專訪王學圻:回憶和鋼鐵俠拍戲趣事

時光網戛納訊 演員王學圻攜新作《天·火》亮相戛納電影,這部災難片由好萊塢導演西蒙·韋斯特執導,他的代表作《空中監獄》也曾風靡一時。《天·火》以天火島火山噴發為背景,講述了一群不同身份、不同背景的人在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面前的自救與互救、大愛與勇氣的故事。

在戛納宣傳期間,《天·火》主演王學圻接受了時光網記者的專訪,對於第一次出演災難片,以及和好萊塢導演合作,王學圻先生都感觸良多,現在讓我們一起走進這次專訪。

MTIME:王老師,能談談您為什麼出演《天·火》嗎?

王學圻:我沒有演過這樣的災難片,看過沒演過,就很想瞭解災難片的製作,所以想來看一看另外一個,災難片多部分都是一些個以視效為主的東西,但是我覺得沒有嘗試過拍電影這類型的電影,有這個機會還是要來嘗試一下。

拍攝過程中,你不得不佩服好萊塢這套它的安全措施,這點是國內確實是沒有的,他們真的把每個危險動作,做的叫萬無一失。而且在危險的動作不停的提醒你,提醒到什麼程度,提醒到讓你煩他還提醒你,這點是我特別的有的不同的感受。

我們開車掉岩漿池,其實我知道是假的,也沒岩漿池,但是設備拉的車走到那裡有紅光打著我們,我們車斜著往下歪的時候真害怕,我們自己都害怕。當然他有很多器械來控制車往前,所以這些東西就是我們國家來講,咱們國家有一句至理名言,叫土法上馬,講這些土法上馬不行,絕對不行,那出人命的。所以有些東西技術還得學。

MTIME:與導演西蒙合作過,有什麼特別經驗?

王學圻:西蒙導演是這樣,西蒙導演他是一個非常紳士的一個導演,你看他的服裝都是每天換的,都非常乾凈,戴禮帽非常紳士。不像咱們有些人似的,連罵帶說的連損帶挖苦地。他們很尊重導演,很尊重演員。

MTIME:之前有沒有想過把英語關過了?

王學圻:之前影展出去,回國說自己趕緊學,不學跟個大傻子似的,說半天啥也不懂,但是一回國我就想我還能出去幾次啊算了。就這麼一年推一年,其實在84年《黃土地》的時候,陳凱歌導演他英文特棒,那時候就他說學圻啊,他說每天我教你一個單詞,我現在想想那時候真學一個單詞,那就不得了。

那時候《黃土地》拍攝,凱歌導演開始和停都用英語了,他用英語來幫我們,可是我們那時候沒這個意識,想我能用英語?用不著英語。所以說現在後來每次想起都後悔,所以說覺得現在來講那時候要學多好啊。

戛納專訪王學圻:回憶和鋼鐵俠拍戲趣事

MTIME:之前您還出演了好萊塢電影《鋼鐵俠3》,和小羅伯特·唐尼也有對手戲,可以聊聊嗎?

王學圻:我和唐尼拍得一場戲是他躺在手術臺上,好萊塢公司拍戲在片場叫“action!”的聲音比較小,我站在手術台邊上還沒聽清,唐尼聽見了,躺在手術臺上給我擠眉弄眼,我才知道開始了。

後來我和他在一次採訪中,他就說他的生肖屬龍,我說我的生肖屬狗,他還做出小狗的動作,我就笑著說我不咬你。當時我倆一個說中文,一個說英文,但交流沒啥障礙。唐尼就說,演員可以不用學會那麼多語言,因為我們靠眼神交流。

戛納專訪王學圻:回憶和鋼鐵俠拍戲趣事

MTIME:請您談談在片中和昆凌的父女情。

王學圻:昆凌我們以前合作過,一個影片叫《復仇記》,她就演其中一個間諜雙重身份的間諜,就在一塊合作過。昆凌很聰明,再一個她很尊重人,所以說表演上她很有悟性。能吃苦,我是最喜歡女演員能吃苦的,(她)也是很能吃苦。

演一個父親,一開始因為(我們)認識嘛,進入這個角色,這種感覺可能會慢一點。記得在中間有一次拍,她數落我,因為她從小因為他媽媽眼看著媽媽就死了,我不在他媽媽身邊,她就覺得我對他媽媽不好,就對我有這種情結。這個時候他就開始數落我 ,給我數落的目瞪口獃的,就沒辦法聽了。拍完導演說停,她就過來抱著我,她說,爸爸我不說你了。她可能看到我太委屈了,那我就覺得,這個情感有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戛納專訪王學圻:回憶和鋼鐵俠拍戲趣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