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另類武俠代表導演徐浩峰將帶著他的《刀背藏身》亮相戛納電影節,官宣定檔今年暑期,這部千呼萬喚始出來的電影終於要跟觀眾見面了。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歷經《倭寇的蹤跡》、《箭士柳白猿》的小眾實驗,《一代宗師》、《師父》的聲名鵲起,徐浩峰蟄伏許久的新作《刀背藏身》選擇在戛納高調回歸,顯然訴求不小。

事實上,中國武俠與戛納淵源已久。

1975年,胡金銓導演的《俠女》一舉斬獲最高技術大獎,將中國的“俠”推向世界;25年後,李安的《卧虎藏龍》在戛納迎來十幾分鐘的喝彩。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卧虎藏龍》

周潤發與章子怡的竹林對戰,更讓人憶起《俠女》,冥冥之中迎來“思想”的傳承與輪迴;而2015年侯孝賢憑仗《刺客聶隱娘》拿下最佳導演獎,更將古老東方最美的詩意展示在世界面前。

換一個角度看,這個頂級電影節又似乎並未真正與群眾認知的武俠“結緣”。

胡金銓拿的是技術類獎,中國的人之常情並不能有效地向西方“浸透”,“A Touch of Zen”的含義他們真的懂嗎?

侯孝賢本人也說,武術不過是《刺客聶隱娘》的一層外衣,由於文化拍到很深的中央,歸根結底是“關於人的存在和生活”,那才是戛納看重的。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刺客聶隱娘》

不過44年來,戛納與中國武俠電影的故事卻有許多值得書寫。

不能讓任何事影響《俠女》得獎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俠女》徐楓劇照

《俠女》主演徐楓回想過這樣一幕:1975年,她隨導演胡金銓等人一同前往戛納,當時徐楓想讓一位女性朋友陪她同住酒店,遭到法國選片人皮埃爾·裡斯安(Pierre Rissient)的激烈反對,由於他怕外界誤解徐楓是女同。

雖然那時25歲的徐楓以至都沒聽過這個詞,但皮埃爾歸根結底要確保一件事——不能讓任何事影響《俠女》得獎。

作為將中國武俠電影引入歐洲特別是戛納的第一人、法國電影界頗具影響力的幕後推手,皮埃爾·裡斯安是一個業內無法無視的名字。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皮埃爾逝世時81歲

憑仗標誌性的禿頭、飽滿的腰身、來自世界各地的T恤衫,皮埃爾簡直是獨一一個不穿燕尾服就能自在進出電影宮的人。

多年來他不斷是戛納的“星探”,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簡·坎皮恩等都得益於他的開掘。遺憾的是,這位習氣在暗處行動的“特工”已於2018年5月5日逝世。

1969年,中國女導演唐書璇的影片《董夫人》希望在法國上映,美國影評人米勒找到皮埃爾尋求協助,後來電影勝利在法國藝術院線公映,反響不錯。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董夫人》劇照

之後唐書璇又拍攝了第二部作品,但做後期時她不太稱心,1973年便約請皮埃爾前往香港看片,希望他能提一些倡議。

而藉著那次時機,皮埃爾也接觸到了不少中國導演的電影,其中就包括胡金銓的作品,進而促成了1975年《俠女》的戛納之行。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胡金銓在片場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胡金銓為徐楓整理外型

皮埃爾評價:“這是在《董夫人》之後,第一部給西方人留下深入印象的中國作品。”

但其實當年胡金銓自費參與戛納電影節,更多是為尋求國外發行商機的不得已之舉。因拍攝《俠女》耗財耗力,歷時3年才最終完成,這招致聯邦影業老總——紡紗業巨子沙榮峰不快,與胡金銓各奔前程。

加上電影上映後票房和口碑皆不理想,胡金銓才決議剪輯三小時的國際版送往戛納參賽,奪下“最高技術大獎”後,電影賣出歐洲版權,才得以補償了虧損。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胡金銓、徐楓等參與戛納電影節

徐楓透露,第一次來世界級的影展,除了遭到史無前例的禮遇,在餐會上還碰到了法國影星阿蘭·德龍。她興奮地跟胡金銓說:“導演,我要跟他合影哎,我是他影迷!”

不料胡金銓卻回道:“坐著!他來跟你合影還差不多!”由於胡導演覺得“你(如今)也是大明星了,幹嘛要主動跟他合影”?

李安和《卧虎藏龍》的輪迴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卧虎藏龍》章子怡劇照

香港導演杜琪峯至今記得看《卧虎藏龍》時內心翻涌,特別是楊紫瓊和章子怡那場屋頂追逐戲,讓他想起胡金銓。

《山中傳奇》徐楓和吳明才在樹林中追打的戲,當年杜琪峯沒看懂,他說:“打打打,追追追,只要個鼓和人在追,什麼方向都看不清。”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山中傳奇》海報

但許多年後,這位導演坐在戲院里,對當下的李安、逝去的胡金銓肅然起敬:“李安導演,你真得到了那場戲的神韻。胡金銓導演當年做不到,由於沒錢。你今天有錢了,真的拍出了他當時的想法。”

香港影評人羅卡曾評價胡金銓:作為一個電影導演、天涯行腳僧,他有時走得太慢,有時走得太快,似乎都與我們的腳步不即不離。

而杜琪峯則置信世間有輪迴,這種輪迴是思想,“假如你樹立的東西能影響後來人,那便是輪迴。”

假如說1975年的《俠女》將中國武俠電影推向了世界,那麼經過25年漫長的獨行,2000年《卧虎藏龍》的戛納展映,華語武俠電影才再次遭到禮遇。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卧虎藏龍》法國版海報

玉嬌龍飛下懸崖時,全場喝彩鼓掌長達十幾分鐘,致使於完整無法聽到李玟演唱的片尾曲《月光愛人》。周潤發與章子怡的竹林對戰,更讓人憶起《俠女》。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卧虎藏龍》竹林戰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俠女》竹林戰

李安特別談到:“胡金銓導演啟示了我,他影響我最深的即是所謂的‘氣韻’,還有空間處置的美學、視覺感,以及角色之間的關聯和互動,實質上來說,我以為這些比武感動作更重要。”

在《卧虎藏龍》里,很多中央看起來像是在致敬胡金銓,但李安以為恰恰相反:“你必需先有本人的想法,可能追根究底後才發現:噢,原來這是來自那裡。你必需要曉得這兩者的區別。”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李安在《卧虎藏龍》片場

李安想要做出一些隱喻,讓玉嬌龍這個角色代表一種性別壓制,或是有點想入非非、有點魯莽,隨同著挪動,又要有點籠統感,於是他想到了竹子。

在東方文化里,人們入迷於竹子。當然,由於《俠女》有著經典的竹林戲,所以除了致敬,更要做出本人的詮釋。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俠女》

李安說:“《卧虎藏龍》和《俠女》有著不同的美學,胡金銓的竹林,關隘在陰影、竹乾還有空中,他用了很多煙霧、背光源、製造跑動,距離剪輯、蒙太奇、營造氣氛,動作攻擊時運用跳接,著重在剪接的表現。”

“我則是運用局面調度,透過幾個鏡頭來提示觀眾,這是致敬,但一切都是真實打鬥,觀眾所見的即是我們所做的,只是把鋼絲從畫面上消弭而已,並沒有靠太多數位技術的修飾。我想向前做出一些進步。”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卧虎藏龍》劇照

在李安看來,那些在腦海裡的圖像是創作者的奇想、幻想,他特別感激胡金銓。“如今回看他的電影,可能會覺得有點冗長或是其他小問題,但是關於電影的形貌,它深深地印在我的大腦里,我確信那影響了我拍的電影,而我也將影響一些年輕影人或是創作者,構成了所謂的傳承吧。”

《無極》《十面潛伏》製造驚動

《卧虎藏龍》之後的幾年間,中國武俠電影在戛納用另外一種方式製造著“驚動”。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十面潛伏》海報

2004年,張藝謀和張偉平攜《十面潛伏》前往戛納展映,聽說在承受外媒採訪時,竟有六位記者提出相同的疑問:“這麼精巧的影片,為什麼參展不參賽?張,你能夠拿金棕櫚。”

這樣的問題,有記者也在赴戛納前問過張偉平,他非常官方地回覆了一段話:“參展的目的是讓全世界的觀眾認識、理解和喜歡我們中國的電影,這比拿什麼大獎都重要。”

張藝謀則說得更形象:“我們來是為中國電影(市場)‘燒炕’的。”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十面潛伏》也有竹林戰致敬橋段

與戛納傳來“雷鳴般的掌聲達30分鐘”不同,國內媒體對《十面潛伏》的評價卻褒貶不一。

但最終,“索尼經典”以1億多元錢、超《英雄》3倍的價錢,買斷了《十面潛伏》的北美髮行權,也掀起了中國電影戛納賣片的新浪潮。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無極》劇照

2005年,徐克的《七劍》踐約特別展映單元,但陳凱歌的準武俠大片《無極》卻用11分鐘片花和史無前例的奢華狂歡搶盡風頭。

包下千年古堡Chateaula Napoule舉行派對門票一張1200歐、拿下Carlton酒店最昂貴的廣告位與好萊塢大片平起平坐、全球百家媒體圍堵在古堡前10小時一度驚擾法國警察……

連戛納的出租司機一聽有人要去古堡,都會用生硬的英文說:那邊有中國人辦的宏大Party。

“要麼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極致,對《無極》來說就是要打破中國電影曾經的一切極致。”製片人陳紅說。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無極》

隨後發作的事不用贅述,“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足以讓人記起那個魔幻的時辰。

某種水平上,《無極》更像是中國古裝動作大片盛極而衰的寓言,但戛納的“生意”卻成為不容無視的一環。

2008年,王家衛將重新修複剪輯的《東邪西毒:終極版》放在戛納經典單元展映,由於當年這部電影並沒有在歐洲及美國發行上映,所以是初次正式面對西方觀眾。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東邪西毒:終極版》海報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東邪西毒:終極版》劇照

正如《時期》所評:“1980年代至1990年代中期,徐克、吳宇森在復興立功電影,而年輕的王家衛則在革新朦朧愛情電影。

當時香港具有全世界最耀眼的明星,張國榮、張曼玉、梁朝偉、張學友……但如今,這個黃金時期變了。”

時隔三年,又一部《武俠》來到戛納,亮相午夜展映單元。陳可辛找到一個新的角度,讓真實的功夫進入人體,針灸也好,點穴也罷,他試圖去解讀在人體里發作了什麼。“我嘗試重新定義武俠,把此片定義為微觀武俠、科學武俠、醫學武俠。”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武俠》海報

市場反應並不如意,陳可辛簡直遭遇北上以來最慘烈滑鐵盧,固然《武俠》後來還被《時期》列為2012年度十佳之一,但痛定思痛的陳可辛自此打開了武俠世界的大門,他說:“一本雜誌的認可不能改動《武俠》失敗的事實。”

侯孝賢的刺客不能殺人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什麼才是可以配得起戛納殿堂的武俠片?

2015年,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入圍戛納主競賽,最後只拿到最佳導演獎,有媒體質疑能否由於故事太難懂而錯失金棕櫚,評委會主席科恩兄弟沒有正面回應。

侯孝賢卻替評委說起了話,表示沒拿到金棕櫚跟東西方文化差別沒有關係,由於“文化拍到很深的中央,都是關於人的存在和生活,在世界任何角落拍的電影,只需是關於人的,無論是哪裡的,都能看懂。”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侯孝賢取得戛納最佳導演獎

侯孝賢本人也供認:“我拍的《刺客聶隱娘》根本上就是一個刺客不能殺人,本人終於理解本人的一個過程。”

固然看起來是一部武俠片,基本上還是跟他以前的電影一樣——是對家庭、社會關係和人的生長背景的照顧,只是運用了武術這方面的才能而已。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刺客聶隱娘》海報

在侯孝賢看來,電影除了畫面之外還有一個“氣”,也就是這個戲的狀態,它的能量的持續。“有時分你看電影,不斷被帶著,看過來,看過去,很慌張,但是內容之間的那種神韻就不見得有了。”

臺灣版的《號外》雜誌曾登載過侯孝賢與胡金銓的對談,配了一張照片,專欄作家邁克描繪:“只見兩人坐在水榭小亭內,胡在講,侯在聽,亭邊湖水漾出千百種感受。”這樣一種境地,放在兩人的影片里,契合、妥當。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舒淇劇照

侯孝賢曾對本人的作者作風開玩笑:“錄影帶時期人們去租電影,店家指著我那一排,這些都是很好睡的哦。假如以後要開發電影衍消費品,我的電影就只能送充氣頸枕,我還能夠在上面簽名的。”

在過度的文藝比過度的商業更令人不適的年代,侯孝賢覺得:“找到本人的意義越來越難,由於眼界越來越高了。但是不難,拍電影就不會那麼有意義。”

戛納和中國武俠沒有緣分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俠女》海報

關於中國武俠片之於戛納,近年來獨樹一幟的導演徐浩峰以為,嚴厲來講,兩者沒有緣分。

戛納是全球頂級的藝術電影節,去到戛納的電影並不只僅滿足於觀眾普通性的需求,而武俠片、武打片的群眾性太強,並且多數不提供“想法”。

“就等於說,你拍得再好,提供的也僅僅是一門手藝,並不是在思想上具備創新性的東西。而假如你提供的是手藝,就應該到評論手藝的電影節去,由於會有不同的評判規範。”

當年胡金銓的《俠女》提供了拍攝武打片的全新款式,他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神去營造電影的東方美學和神韻,所以從呈現上是具有歷史意義的。

“但當時在戛納,中國的人之常情並不能有效地向西方‘浸透’,由於對方對這些不是很敏感,也沒方法完整承受,所以最後胡金銓拿的不是編劇獎,也不是導演獎,而是技術獎。”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王家衛執導、徐浩峰編劇的《一代宗師》

事實上,武俠片、武打片曾經過了大範圍消費的年代,其勝利和失敗都更似個案。這有點像人們讀村上春樹、川端康成,但並不會帶來一大批同類型的小說。

無論中外觀眾,靠視覺奇跡曾經不能滿足觀影需求。且在“武術”資源早已全球共享的當下,中國人怎樣開展本人的武俠片、武打片?還有什麼是中國人獨有的?這恐怕是電影創作者面臨的嚴峻課題。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刀背藏身》許晴

“我們的武打片最大的問題是短少人文,這是武打片衰敗的緣由。”所以徐浩峰總結,本人的電影都是在借逝去的武林講中國共同的人之常情、道德規矩,無論《一代宗師》、《師父》還是行將上映的《刀背藏身》,一直環繞著一股“中國風”。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刀背藏身》陳觀泰

在《師父》之前,徐浩峰拍的《倭寇的蹤跡》、《箭士柳白猿》都是小眾電影,而在《師父》轉投群眾電影之後,他則開端做一些群眾共識之外的實驗。

在日常生活里,人們並不靠思想活著,而是靠勢利和因果關係。假如在群眾電影中提供考慮力和一個具有刺激感的樣本,即使是商業片,也並不只滿足於動物般的願望,才是人們常說的“新意”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中國武俠40年到底有沒有征服國際?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