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烈火戰車》:奔跑、武器和信仰

《烈火戰車》:奔跑、武器和信仰

奔跑,有時候是一種武器,一種戰勝別人、冷眼和歧視的武器;有時候則散髮著神性的光芒,在奔跑中感受到神與你同在的愉悅。這是《烈火戰車》向我們展示的奔跑的內核。

《烈火戰車》是一部老電影,拍攝歷時3年(1979年-1981年),在體育電影領域大名鼎鼎,曾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原創劇本、最佳服裝設計、最佳配樂等4項大獎。同名主題曲《Chariots Of Fire》比電影本身要出名的多,曾被無數電影致敬。

《烈火戰車》:奔跑、武器和信仰

這部影片不僅僅是1980年代的勵志大片,放在今天其勵志成色也絲毫不減。因為影片講述的是兩個英國年輕人在短跑領域奮力爭先,在1924年巴黎奧運會上分別獲得100米、400米冠軍的故事,所以2012年倫敦奧運會開幕典禮上,《烈火戰車》得以重現風采:憨豆先生羅溫·艾金森化身運動員穿越回那個激情昂揚的年代,與那一群年輕的英國選手一起奔跑,並製造了有憨豆標簽的喜劇效果。

《烈火戰車》通過三個人呈現了不同的體育精神,或者說體育的三種裡子。

對於猶太學生哈羅德來說,奔跑是他戰勝歧視的武器,他雖然成績優異,考進劍橋大學,但總是因為是猶太人而遭人冷眼。於是他以奔跑為武器,向人們展示自己不弱於任何一個人,他參加比賽的目的性很強,就是勝利,參加比賽不能取得勝利,對他來說就毫無意義。在全英比賽中,他輸給了來自蘇格蘭的埃里克,一度心灰意冷,甚至失去鬥志。

《烈火戰車》:奔跑、武器和信仰

為了勝利他甚至不顧當時劍橋的規定,雇佣職業教練有針對性的對自己的步伐、呼吸等進行系統訓練。這或許是後期科學訓練的源起,奔跑不僅僅是一種天賦,還是一種可以借助科學訓練提高技能的競技比賽。

對虔誠的天主教徒埃里克來說,奔跑是上帝賦予他的天賦。他說:“我相信神造我是有目的的,我在跑步時感到他的喜悅。”他相信奔跑取勝是神的意志。他篤信宗教,不敢稍有逾矩。奧運會上,他報名參加的100米項目在星期天舉行預賽,那是天主教徒神聖的休息日。埃里克考慮再三,決定遵守教義,退出比賽。最後是林賽勛爵提供了一個可以接受的解決方案,讓埃里克代替他參加400米比賽。在400米決賽中,埃里克一舉多得冠軍,為英國贏得一枚金牌。而他放棄的100米比賽中,曾經的對手哈羅德贏得了冠軍。

《烈火戰車》:奔跑、武器和信仰

影片中值得我們以艷羡的目光審視的是林賽勛爵,他是英國貴族,也是英國紳士風度和榮光的代表,而且還是一名運動健將,一名百米跨欄好手,在跨欄比賽中獲得銀牌。他還擅長賽跑,哈羅德打破劍橋大學庭院跑的紀錄時唯一的競爭者就是林賽勛爵。樂觀、朝氣蓬勃,並風度翩翩的林賽勛爵對於體育是“參與並享受”的態度,勝不驕、敗不餒,不失競勝之心,也不損君子之風。這從他為了讓手埃里克能夠參加比賽而讓出400米參賽資格這一行為看,其行為有濃濃的英國老派紳士的風骨。

老電影當然有老電影的局限性,以現在的眼光來看這部電影,也許會覺得興味寡淡。但在1980年代能將短跑比賽拍得如此跌宕起伏、且具有戲劇性和衝突性,實屬難得。況且,即使今天看來,體育競技精神內核本身的光芒仍光芒萬丈,令人心潮澎湃。

奔跑可以是武器,是戰勝自卑的武器;奔跑可以是信仰,因為奔跑著的人自帶光芒;奔跑也可以是奔跑本身,因為奔跑就是一種真實的人生。奔跑,可以是一切你想象的美好,也可以給你一切世間最美好的體驗。

這是一部熱愛奔跑的人才能看懂的電影。

《烈火戰車》:奔跑、武器和信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烈火戰車》:奔跑、武器和信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