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戛納電影節已落幕,期間,兩部來自中國的電影引起了一定的關註。一部是陝西籍導演刁亦男的新作《南方車站的聚會》。實際上,刁亦男已是戛納的熟人,早在2014年,其導演的影片《白日焰火》就曾斬獲2014年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金熊獎。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而另一部電影,則來自北京導演徐浩峰。其自編自導的電影《刀背藏身》在戛納舉辦了定檔發佈會。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而近幾年攜力作征戰國際電影節的中國導演,也並不只有刁亦男、徐浩峰。在今年二月份,導演王小帥的電影《天長地久》斬獲了柏林電影節最佳男主和最佳女主兩項電影節大獎。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通過梳理我們不難發現,來自中國各個地域的導演在國際影壇上都有所表現,陝西籍的導演,往往更容易走向國際化的大舞臺,山西籍導演作品備受觀眾青睞。此外,來自地方的新銳導演表現突出。憑藉《我不是藥神》獲得了第55屆金馬獎最佳新人導演獎的文牧野來自吉林。《地球最後的夜晚》入圍了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一種關註單元”,而該作品導演畢贛則來自貴州。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傳統王牌地區:陝西、山西、北京

陝西:鄉土情懷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陝西籍導演張藝謀,其導演的電影備受國際舞臺的青睞,也成為了將中國電影帶上國際舞臺的重要人物之一。從《紅高粱》《秋菊打官司》《活著》,再到近幾年的《金陵十三釵》《長城》《影》,張藝謀電影的風格也在從鄉土風情一步步擴大為中國風。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而王全安的《白鹿原》,馮小寧的《紅河谷》,謝飛的《黑駿馬》等電影都成為了向世界展現中國鄉土風貌的一個窗口。

刁亦男作為新生代陝西籍導演,雖然不像前幾位的電影一樣具有濃厚的鄉土風格,但是其對於電影中人物的自我救贖則格外關註,不論是秋菊、田小娥、玉墨還是張自力,關註在社會的洪流中的自我救贖,成為了陝西籍導演共同點。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山西:現實中的小人物

和走傳統路線的陝西籍導演相比,山西籍導演更加現代,雖不會特意展現地域風貌,但是電影的整體風格北方特色明顯。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寧浩的《瘋狂的石頭》《無人區》《心花路放》電影整體風格較為粗糲,有一定黑色幽默的成分。賈樟柯的《江湖兒女》也承襲了其一貫紀實性風格,曹保平的《烈日灼心》,米家山的《頑主》,山西籍導演很少將小人物置於社會的洪流中,而是從小人物的自身入手進行剖析,展現對此類群體特有的人文關懷。

北京:地域自信

馮小剛、婁燁、田壯壯、管虎、陳凱歌、薑文都是橫跨中國影壇幾十年的優秀北京籍導演,而在他們的作品中,無時無刻不透露出很強的文化自信。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馮小剛的《芳華》,管虎的《老炮兒》,薑文的《邪不壓正》《一步之遙》,婁燁的《風中有朵雨做的雲》,陳凱歌的《妖貓傳》從很大程度上都在通過電影去描繪自己心裡的某一個階段或者某一種世界,北京籍導演較少將人文情懷作為電影的主旋律,而是將更多的精力放在自我展現上,這種自信和無畏的態度,就如同薑文在《邪不壓正》的採訪中說道的:“我就想拍一部我兒子能看懂的電影。”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後起新銳:上海籍

和傳統王牌地區的導演不同,上海籍導演近年來表現不俗,除了王小帥是導演系科班出身,其餘幾位代表導演兩位都是從別的領域轉型而來,但是這兩位轉型導演的作品,無論是從口碑還是票房上來說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和上海這個城市一樣,上海籍導演的作品也足夠的“新”。王小帥的《地久天長》採用時間線交叉跳躍的剪輯方式,講述兩個家庭因一次意外而疏遠,而相隔30年後兩家人再度聚首的故事。

而徐崢指導的“囧”系列則獲得了超高的票房,大膽的將黑色幽默運用到電影中,小人物生活的紛雜,無奈,嬉笑怒罵,徐崢的電影在輕鬆快樂的氛圍中總是透著一絲絲的譏諷。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而韓寒的電影則是反套路的雞湯,無論是《乘風破浪》,還是《飛馳人生》,選擇自己的人生道路,獲得屬於自己的歸宿。韓寒的電影一直都在表達一種“在路上”的狀態,一件件事情錯綜交織,沒有退路,只能向前。韓寒的作品錶面上是叛逆的,反套路的,但實際上也是最普世的。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上海籍導演的作品沒有所謂的恢弘大氣和鄉土風情,反倒是在展現個人與生活的交融,一件件事情慢慢鋪展,絲絲入扣,雖然情節瑣碎,但也算的上細膩。

通過對不同區域導演的風格的分析,我們可以發現。在國際的舞臺上,大家的關註重點在於中國特色元素,能夠展現中國某一時期的風貌,或者是獨有的人情世故,而這也是為什麼陝西籍的導演更容易在國際的舞臺上嶄露頭角。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而能夠在國內獲得較好票房和口碑,則往往是足夠細膩,能夠關註到小人物本身,與觀眾建立起共鳴的導演。真實、平淡、繁雜、無奈,當觀眾通過鏡頭看到這一切的時候,就已經與導演建立起了一種不可名狀的聯繫,而這種聯繫模糊了人與人之間的區別,對於觀眾而言是情感上的一種撫慰。

在華語影壇上,導演區域性的崛起讓我們看到了某一地域在電影產業方面潛在的文化實力。陝西、山西、北京、上海地區擁有良好的電影文化產業背景,為導演的誕生提供了良好的環境。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但是近幾年出現的新銳導演,則不僅限於上面所提到的王牌區域。

畢贛來自貴州;文牧野來自吉林;《夏洛特煩惱》《西虹市首富》的導演閆非來自吉林;因《刀劍笑》獲得48屆臺灣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烏爾善則是一名來自內蒙的蒙古族導演,其導演的《尋龍訣》票房口碑雙豐收。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不同地域的導演身上,或多或少都會有該地域的文化性格,而這些也通過電影作品展現出來。無論是粗獷還是細膩,深沉亦或輕快,這些導演都已經成為華語影壇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導演的地域出身,真的會影響作品風格嗎?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