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王源的流量,王小帥的藝術 ,《地久天長》到底是慫了還是不服?

本文作者:不雨亦瀟瀟

藝術源於生活,但不高於生活。生活不僅是藝術的來源,更是藝術的本質。

王源的流量,王小帥的藝術 ,《地久天長》到底是慫了還是不服?

今年三月份上映的電影《地久天長》,在近三個小時的時長中,以兩個家庭三十年的生活變遷,表現出一個時代的冰山一角,展示了大時代,大背景,大潮流下小人物被碾壓的憋屈,傷痛及麻木。

電影中的人物身不由己的被時代潮流裹挾向前,他們無法選擇想要的方向和方式,只能被迫的一路向前。失去孩子,失去工作,背井離鄉,養子叛逆出走,影片中的這對夫妻可謂是幾經坎坷。面對失去,他們選擇隱忍,但又無法放下;面對害死兒子的友人之子,他們無法去憎恨,卻又無法真正的釋然;遠走他鄉選擇逃避,收養孩子想要重新開始,兩個想要重新開始的人失敗了。

是命運無常導致的人生坎坷?還是時代洪流下個人的無助?兩者都有,但更重要的是他們自己無法放過自己,所以生活成了活著,活著是在等死。

王源的流量,王小帥的藝術 ,《地久天長》到底是慫了還是不服?

記得我最愛的軍旅劇《士兵突擊》的男主人公許三多說過這樣一句話:“好好活就是做有意義的事,有意義的事就是好好活。”

張藝謀的經典文藝片《活著》告訴我們,活著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也許活著並不容易,但正因如此,我們更要珍惜自己所擁有的,好好活著。

在我看來,活著也分兩種:生的活法,死的活法。對未來有希望,對人世有眷戀,歷經苦難而不厭,這是生的活法。在挫折和苦痛中走不出來,無法放過別人,也無法放過自己,活著僅僅只是因為自己還沒死,這是死的活法。

王源的流量,王小帥的藝術 ,《地久天長》到底是慫了還是不服?

《地久天長》中,男主人公是一個父親,也是個丈夫。作為父親,他失去了孩子,也失去了擁有孩子的機會,這一點值得同情。身為丈夫,他沒能幫助妻子走出陰影,解開妻子的心結,這是丈夫的失職。作為父親已經失去了孩子,怎麼能不更珍惜愛護自己的妻子呢?

一生一世一雙人,這是夫妻。當還擁有著彼此,還沒有失去彼此,生活就還沒有失去意義,每一天活著的日子也就還有價值。

含蓄內斂,隱忍不發,這是片中男女主角給我的印象。作為體制下的悲劇,他們無法反抗體制,只能說服自己去認同。我們無法說這是錯誤的,生活有時本就如此,如果一時的妥協是為了以後更好的生活,那麼妥協就是值得的。影片中的女主角可謂是善良而堅忍,一度失去工作,幾度失去孩子,她都選擇了隱忍和承受,即使是這樣一位女性,也有承受不住想要自殺的時候,好在她還有個丈夫,這讓她活了過來,過了下去。

片名取做《地久天長》,寓意苦難總會過去,人生還地久天長,要好好活著。一段充滿苦難的故事,在最後迎來了一個難得的大團圓結局。在許多影迷看來,片子的結尾落了俗套,可謂是狗尾續貂,拉低了片子的整體質量。

其實,這卻是導演的美好祝願與希冀。身為一個導演,王小帥不懂藝術嗎?不,他懂。他清楚的明白怎麼賺取觀眾的眼淚,怎麼構建悲劇,怎麼渲染悲情。可他更懂他拍的不只是電影藝術,更是生活,生活總還是要有些希望的。

影片的團圓結局不是導演王小帥對市場的妥協,恰恰是他的不妥協。一個敢在如今的電影市場環境下,拍攝一部有長達三小時的文藝片,這樣一個人也許會因為票房而做出小小的妥協,選擇了王源這個流量擔當參演這部生活電影,但決不至於為了錢而大幅度改動自己嘔心瀝血的作品。只能說這個俗套的結局正是王小帥導演自己想要的。也許真實生活中,片中這個故事的結局是悲涼的,是無力的,但那又怎麼樣呢?

王源的流量,王小帥的藝術 ,《地久天長》到底是慫了還是不服?

生活本就不易,我們往往能夠忍受諸多苦難,卻無法放過自己,在過去的記憶中循不斷徘徊,無法走出。面對苦難和失去,最難的不是忍受與接受,是釋然與重新開始。無法開始新的一步,地久天長就是折磨;能做到重新開始,地久天長就是祝福。

人生地久天長,面對生活,可以慫,可以妥協,但不能屈服。文藝片逐漸沒落如何,電影市場利益化又如何,總有些人保留著心中的那份情懷,拍生活中的故事,演故事中的生活,文藝片的未來何嘗不是地久天長呢!且讓我們拭目以待,慢看將來。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王源的流量,王小帥的藝術 ,《地久天長》到底是慫了還是不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