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先見之明》影評:假如意識可以超越生命與維度的限制

不知道喜歡奇幻類型電影的朋友對《先見之明》這部電影熟悉不熟悉,《先見之明》是2016年開始的影集,新的第二季已於今年在Netflix上架,非常推薦給喜歡「怪」片的朋友。第一季內容重點在於鋪陳編劇想表達的世界背景,到了第二季則像「起飛」一樣,首季留下的許多問題,會在第二季一點一點解釋,並延展出更豐富更有層次的思考。

《先見之明》的主創Zal Batmanglij與Brit Marling(她也是女主角),一向很能將怪異特別的超自然/科幻題材處理得很有創意,例如《傾聽我的聲音》(Sound of My Voice)與《東方》(The East),據說他們對《先見之明》的規劃是大約五季,第二季的結尾會讓人很希望他們能順利按照一開始的預想,成功拍完心中的完整故事。

《先見之明》影評:假如意識可以超越生命與維度的限制

這是一部在完全不談雷的狀況下難以說得明白的影集,你只能自己去看,去享受各種怪異,去驚嘆於「老天爺真的有人出錢讓這部片拍成欸」。無雷故事簡述於此:失蹤多年的盲眼女孩Prairie Johnson,突然再度出現,並且雙眼視力正常。回到家人身邊後,Prairie行為怪異,並堅持自己叫做”The OA”(本季後段劇情會提到OA代表的意義),讓家人相當擔心,也好奇過去幾年Prairie到底遭遇哪些事情… …但編劇弔足胃口,一直到第一集〈Homecoming〉結尾,Prairie找到五個願意打開心胸、接受不同可能性的人,來聽她的故事之後,觀眾才得以一瞥Prairie這位神秘女孩的真實身世。

《先見之明》影評:假如意識可以超越生命與維度的限制

她的遭遇,分散在後面幾集劇情中娓娓道來。她幼時有瀕死經驗,鬼門關撿回一條命後就瞎了眼。成年後她出了意外,卻也因此發現自己真正的能力與身份。這些故事非常玄奇,讓人不斷想看下去,但也不斷懷疑,到底該不該相信這位敘事者。有一段Prairie對五位「跟隨者」說的話,也像是說給觀眾聽的:Youll have to pretend to trust me until you do.

在Prairie描述的世界中,意識可以超越生命與維度的限制,在不同的維度,你可能是不一樣的人。這種「世界有其他維度」的說法,最容易吸引在目前世界中格格不入、想逃避、想自由的人。所以到底Prairie說的是真的?還是說,Prairie是一個很厲害的心靈操弄者,知道怎麼騙來一些邊緣人?甚至Prairie是否患了嚴重心理疾病?這些懷疑一直懸在觀眾心頭。但這也突顯「敘說故事」的力量:讓受傷者自我療愈,讓其他同類找到彼此。在最黑暗的時期也能有奇跡,一些最意想不到的人可能與你產生共同連接,互相幫助。

《先見之明》影評:假如意識可以超越生命與維度的限制

Prairie找來的五個人,各自的故事也挺有潛力,其中幾位男學生,在強調男子氣概的社會裡頭,暗暗藏著自己的脆弱。最明顯的是流氓型的Steve,到處作亂、殘酷待人,父母的解決方式是想把他送到更殘酷的學校,是一種以暴制暴的概念,想當然耳如果他去了,只會變得更殘暴、或更麻木,再也回不了頭,但Steve內心的真我,卻也有溫柔與良善,只是需要足夠的安全感,他才會透露出來。其他三個男孩子也各有人生關卡需要剋服,或許Prairie的故事帶來的可能性,讓他們心中更輕盈、自在些。另外還有一位女老師也加入,中年的她有不同的傷痛故事,過去曾錯過輓救親人的機會,Prairie說的話令她決定關照其他需要幫助的孩子。

《先見之明》影評:假如意識可以超越生命與維度的限制

比較可惜的是,《先見之明》較著重與Prairie本人經歷的劫難,上述這幾個聆聽、跟隨她的學生與老師戲份是比較少的。 Prairie過去失蹤七年,是被一位專門研究瀕死經驗的醫生綁架囚禁的,後來共有五人被囚禁在醫生住處地下室的透明隔間里。這部分的劇情,碰觸關於預言夢、來生、靈魂與天使的可能性,但避開教條式神學,純粹把它們當作「發生的事實」(至少對Priarie而言是)。

這些劇情發展用不同角度看待死亡,強調人對探索未知的渴望,當被囚者遭遇的事情越來越詭異,觀眾也不斷被誘惑著:這些故事實在非常離譜,應該要嗤之以鼻,但也極為引人好奇,所以半信半疑之間,仍希望Prairie說的事情全是真的,這樣才能有更難以想像、更神奇精彩的發展。本劇主創也知道神秘感是多麼吸引人的東西,很厲害地將許多事情維持在模棱兩可的狀態下,讓觀眾看得無法停下來。

《先見之明》影評:假如意識可以超越生命與維度的限制

其實,幾位被囚者開始「舞蹈」的時候,我有點出戲了,感覺實在太傻氣,但幸虧演員與編劇仍然很堅定認真地看待這回事,並擴展整個概念的細節與作用,看到後面我已經能接受了。那組舞蹈,看久了給人感覺到成員彼此的承諾感與親密感,他們願意共同相信一個目標並投入,如果那麼瘋狂的事情,他們都能擁抱信念一起做,那麼真可以說,這些人確實找到最值得信任的友誼了。順便提一下,等看到第二季,那些舞蹈動作已經不會讓我感到荒謬了,因為與其他更誇張的劇情相比,舞蹈看起來算正常。

《先見之明》影評:假如意識可以超越生命與維度的限制

第一季最後的重大案件,與美國真實社會的問題相連。此時「舞蹈」再度出現,但不是被囚者做的,是Prairie交的那五位新朋友做的,由於這些動作有特別用處,所以Prairie先前教過他們。而五位朋友在那個時刻,即使還不懂、還無法確認他們做的「動作」到底意義何在、也不曉得Prairie告訴他們的故事是真是假,他們卻還是在一股衝動之下,把那怪異的舞蹈動作跳出來,甚至就在最危險的第一線,毫不迴避。這個時刻最感人的,是一小群有默契的人,可以在關鍵時刻團結、勇敢,挺身而出。回頭想想片尾整件事,劇情似乎誇張了些,但由於這群邊緣人的堅定信念與勇氣,讓我多了一層感動,並且這安排讓「Prairie之前說的到底是真是假」剛好處在一個「都有可能」的平衡,讓人有想看第二季的強大動力。

女主角兼主創Brit Marling演得細膩,有邪教領導人的魅力,眼神中有一股穿透力,演盲人時則表現出對周遭特別敏感的模樣(例如有人觸碰到她時),整體詮釋得很有說服力。其他演員名單裡面有很多熟面孔,例如飾演FBI里那位心理師的是Riz Ahmed,他就是《毒液:致命守護者》裡面壞心公司的老闆;飾演恐怖醫生的Jason Isaacs,是《哈利波特》系列電影的盧修斯·馬爾福;飾演悲傷中年女老師的Phyllis Smith,先前在《腦筋急轉彎》幫憂憂配音。

《先見之明》影評:假如意識可以超越生命與維度的限制

《先見之明》有許多安排,與希腊神話相呼應。希腊神話里的忒瑞西阿斯(Tiresias),他是個盲眼的底比斯(Thebes)先知,非常聰明,曾因觸怒赫拉當了七年女人,之後又變回男人。他瞎眼的傳說原因很多,不過大多跟他看了不該看到的東西而被眾神拿掉他視力有關。此外,他還可以看見未來。這些特征與《先見之明》的Prairie遭遇有些類似之處。

Prairie被綁架時遇到的受害者之一叫Homer,兩人並產生情愫。Homer與寫了《奧德賽》(Odyssey)的古希腊盲詩人荷馬同名,在《奧德賽》裡面,主角奧德修斯曾深入地下世界,遇到忒瑞西阿斯,聽了他的預言。後來奧德修斯被仙女卡呂普索(Calypso)留做丈夫,七年後才被放走。這些故事與《先見之明》的一些細節安排都互相呼應,而《奧德賽》里的異地探險,以及地下世界等等,在《先見之明》則變成別的維度里的平行世界。

《先見之明》影評:假如意識可以超越生命與維度的限制

第一季的結尾,其實只是小菜一碟,前面各種設定的潛力,用在第一季結尾似乎是大材小用了,但是這都是為了後續鋪路,在第二季有很棒的發揮。

至於這一切扯不扯?看你怎麼看待Brit Marling主演的另一部片《I型起源》(I Origins)提的一個概念——還沒演化出視覺的動物,並不知道東西有色彩,你告訴它世界有很多顏色、有彩虹,它會說你太扯了。是否除了人類知道的五感以外,還有別的東西,只是我們還沒生出那樣的感應器官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先見之明》影評:假如意識可以超越生命與維度的限制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