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這部電影憑什麼刷爆了北美票房?

由於兩年前一部《逃出絕命鎮》的轟動效應,黑人導演喬丹·皮爾的新作《我們》,自然就成了今年最引人矚目的一部恐怖片。

這部電影憑什麼刷爆了北美票房?

《逃出絕命鎮》當初之所以叫人眼前一亮,是因為喬丹·皮爾在一個頗具創意的恐怖故事里,揉入了大量對於美國白人和黑人種族關係與身份的探討。與其說探討,不如說更像是某種諷刺,片中那些渴望擁有年輕強壯的黑人身體的衰老白人,骨子裡是對黑人深入骨髓的畸形的種族歧視。

這層錯置的種族政治話題,讓《逃出絕命鎮》與那些普通的恐怖驚悚片區別了開來,也讓它被更頻繁地拿出來分析和探討。但在此之前,我們不應忘記,是這個富有美國南方黑人種族和宗教色彩的故事,足夠引人入勝。

《我們》和《逃出絕命鎮》一樣,同樣加入了大量關於種族和階級的政治話題,這種獨特的“黑人政治恐怖片”看上去也將會成為喬丹·皮爾醒目的個人標簽。

與《逃出絕命鎮》相比,《我們》的故事要簡單得多。

在影片行進到三分之一左右的時間,整部電影的恐怖根源和玄妙謎底就已經全部揭曉——主人公一家四口遭遇了和他們長得一模一樣的“影子”,然後與他們的影子開展了一系列你死我活的廝殺。

這部電影憑什麼刷爆了北美票房?

整個故事的核心設定就是,我們身處的世界底下,存在著一個被克隆人占據的“羈絆系統”。這個克隆系統里的人,都是地上生活著的人類的複製品。他們永遠見不到太陽,沒有正常人類的語言和思維,只能僵屍般地活動,猶如一個個傀儡和木偶。他們當然也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文明,更像是某種機械性的監獄式社會。

整部影片最令人駭然的一幕,也早早出現,那是女主角年幼時在一個詭異的鏡子屋裡撞見自己影子的瞬間。影子突然轉過身來,撞見了受到驚嚇的女主角,我們只能在那一刻看到一個眼眶深陷,雙眼好似黑洞一樣的鬼魅。

這部電影憑什麼刷爆了北美票房?

從這一刻開始,人類與影子的世界連接了起來。雙方知道了彼此的存在,一個通道就此被打開。

後來的故事,其實就是“克隆人的反攻”,是“影子的復仇”。

在影片中間的大部分時間里,《我們》就是一個在此設定框架下的最普通不過的類型片。主人公一家從逃跑到反抗,一路經過了打怪升級般的歷練,最後戰勝了邪惡的影子。

在這個過程中,故事也留下了不少令人難以理解的劇情BUG。例如影子是如何被覆制出來,他們的地下世界又是如何得以維繫(畢竟他們大多數看似毫無智商可言),他們與真身的對應關係究竟是怎樣(外貌相似之外,動作會在多大程度上模仿真身),都語焉不詳,或者有前後矛盾之處。

而在各種BUG中,最令人費解的一個則是,本來一開始就有機會像其它影子一樣快速瞭解真身的時候,女主角的影子為什麼遲遲沒有動手?

這部電影憑什麼刷爆了北美票房?

當然,這個最重要的BUG,喬丹·皮爾最後用一個180度的反轉,給了我們一個滿意的回答——因為,影子才是真身,真身其實是影子。女主角年幼時在鏡子屋裡的那次意外,讓這兩者永遠交換了身份。

所以,此前一直充當邪惡反派的影子,之所以遲遲不對真身下手,是因為她要用自己期待已久的方式完成復仇,同時也是因為她的骨子裡還留有一絲人性。從始至終,除了取代了她的影子,她沒有真的傷害其他人。

而反觀早已融入人類社會的女主角,在意識到危機後,表現得反倒更像是冷酷無情的影子。她一次又一次痛快果決地殺死敵人,尤其是最後絞死真正的真身的時候,都展露出了自己的本性。而她的兩個孩子,在這方面也展現出許多與她相似的秉性。與之想成對照的則是,並不具備她的血統的丈夫,始終是個鬧笑話的膿包。

這部電影憑什麼刷爆了北美票房?

最後的這個反轉,也讓整部電影的主題呼之欲出——他們就是我們,我們都一樣。

區別真身和影子的,看上去是兩者不同的行為方式,不同的社會構成,但造成這些區別的原因,其實只不過是最初的人為區隔。作為真身的人類天然地生活在地上,享受陽光和大地,而影子只能苟活於地下,被黑暗籠罩和包圍。

讓真身得意和自居的一切,其實都是土地帶來的物質文明,他們沉浸在享受豪宅、汽車和快艇的舒適當中,而女主角的經歷證明,把這些條件賜予影子的話,他們也能同樣適應並擁有這一切。

看似不可逾越的差別鴻溝,其實從來就沒有根本的區別。片中作為反派的影子就一直在強調:我們也是人,一樣有鼻子、牙齒、眼睛、鮮血,和你們一模一樣。

在現實當中,“真身”和“影子”可以是白人與黑人,也可以是富人與窮人,或許還可以是美國人和墨西哥人。在《我們》的語境中,他們都是美國人(US——United State)。

這部電影憑什麼刷爆了北美票房?

那些被認為存在天然鴻溝的種類劃分,其實都是某種偏見和歧視的產物。

《我們》最有意思的一點,是刻畫出了互為鏡像的兩類人,在看到彼此時的那種驚嚇和恐懼。那種驚嚇和恐懼,其實一直是互相的。

這部電影憑什麼刷爆了北美票房?

就像人類在發現任何一種未知或是超越了自身認知範疇的事物時,第一時間的本能反應,就是排斥與抗拒,而不是去試圖瞭解和接納。

《我們》的這層政治意味,讓它依然顯得特別且值得探討,不過在講故事的層面,它顯然不及《逃出絕命鎮》。

喬丹·皮爾似乎太想要在這部電影裡加入種種議題,但是對於承載這些議題的故事本身(一部類型片的立命之本),卻有點疏於打磨。

拋開故事背後的影射,這個故事只能算是講得四平八穩,當中的大多數時間,它只是在走一個典型的僵屍片或怪物片的套路,且留下了太多未能自圓其說的BUG。

《我們》有一個巧妙的構想,有一些令人贊嘆的美妙鏡頭,但對於那些對美國政治沒有那麼上心的觀眾而言,它仍然不足以讓人滿足。

這部電影憑什麼刷爆了北美票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這部電影憑什麼刷爆了北美票房?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