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批判只能成為這部影片的空殼和噱頭

長達150分鐘的印度電影《一個母親的復仇》(下稱《復仇》),是有很大野心的。它要至少想表達三個主題:一,對以司法制度為重點的印度社會問題的批判;二,對宗教化母愛的托爾斯泰式“複活”的歌頌;三,對母愛的巨大力量的謳歌與贊美。細說還有很多,也正是因為很多,使得這部電影旁逸斜出卻不能枝影婆娑,沒有產生動人心魄、發人深省的批判力量。

批判只能成為這部影片的空殼和噱頭

這部最新公映的印度電影似乎又是一部以“時事話題”吸睛的作品,它改編自2012年新德里公交車案件。當年12月,一名23歲的醫學院女大學生在新德里一輛不當班的公交車上遭6名男子輪姦,傷重不治而亡。影片則將這名大學生設置為一名中學生阿麗亞,她對後媽戴維琪始終是抗拒的,雖然戴維琪對她視為己出。阿麗亞在一次派對中遭到強暴,事後,凶手卻被法庭判為無罪。戴維琪只能依靠私家偵探,靠一己之力懲治了四位罪犯。阿麗亞得知戴維琪所做的一切之後,動情地接納了她。

沒有任何交代、鋪墊的後母人設,讓人很難理解這位母親對繼女的深厚感情從何而來,因而,影片後面的復仇很難有讓人信服的動機;酒吧氣氛的過度渲染,弱化了女孩受害的悲劇性;對母愛濃墨重彩的詮釋,使得影片只以上帝視角替我們看到一輛犯罪的汽車駛在無邊黑夜的路上,便交代了整個強姦案,只以法庭上幾個交鋒,便交代了整個審判,大大削弱了這部影片本應擔負的使命,不足以承擔起一個讓人疼痛和沉重的話題;受“母愛”感動,私家偵探無私介入,警探忽而代表國家機器、忽而站在母親一邊的搖擺立場,也沒有足夠的情節鋪墊來打造心理基礎;至於這位繼母的復仇更是漏洞百出,如一位凶手遭遇閹割而本人不覺疼痛,反而醒來後被自己嚇死,如私家偵探拙劣的跟蹤術,奇葩的表演性明顯的接頭方式,詭秘接頭卻以家裡座機作為聯繫方式等等。看似劇本缺乏應有的邏輯,其實,反映出多主題、多意圖帶來的混亂和鬆散。

以懸疑和驚悚的方式表達母愛,電影先輩們已有探索。《三塊廣告牌》的緊湊和揪心,勇決的母愛主題,如一把尖銳的利刃,帶著影片勢如破竹。然而,《復仇》的所有情節走向,竟然都歸攏於“母女冰釋”:司法不公帶來的“復仇”,復仇連帶的警員、私家偵探和四名強姦犯的情感和命運走向,個人對抗國家機器的必然悲壯和悲劇,這些肅穆深沉的大主題,最終都要為“母愛感動”這樣一個尋常卻偏偏缺乏足夠表現深度的主題服務,這就必然讓所有一波三折的劇情,最後指向母女大團圓的喜劇結局,批判只能成為這部影片的空殼和廣告噱頭。

影片中有一句被傳頌的金句:“因為神不能無所不在,所以他創造了母親。”這樣的母親,不僅是守護,更是明亮的感化,但《復仇》中母親的復仇是陰暗的,是以暴易暴,並沒有讓人產生正義得以聲張的光明觀感。所有人都是母親的孩子,這樣的復仇即使精彩絕倫,也很難讓人產生陽光的信仰。

即便建立在美好被摧毀的廢墟上,以倫理道德為基礎,以正義得以彰顯為目的,這樣的復仇在現代社會出現,依然映射著一個社會制度的失敗,映射著正義的缺席,也是對“母親”形象的踐踏。對於需要完成這樣一個表達使命的影片來說,個人對抗國家機器的復仇,必然是悲劇性、至少是鬧劇性的,所謂的皆大歡喜、後母有愛的大團圓結局,如一條漫漶的分支,把核心的河道給沖得稀里嘩啦。批判性從何而來?影片用戲劇手段所輕鬆“表演”的暴力的勝利,是要告訴觀眾什麼?

雖然女主演憑藉自己精湛的演技將一個母親的形象演繹到出神入化,但我認為依然無法輓救這部作品的失敗。母親須是光明的,雖然她也可能是自私的。

(本文由上海文藝評論專項基金特約刊登)

本文源自中國青年報客戶端。閱讀更多精彩資訊,請下載中國青年報客戶端(http://app.cyol.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批判只能成為這部影片的空殼和噱頭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