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可以說在2019年以前,中國的科幻影迷們是很酸的。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熱鬧是他們的,我什麼也沒有”

我們當然一直不缺少好的科幻片可以觀看。影迷們既驚嘆於《星際迷航》、《星球大戰》這樣的科幻宏偉史詩,也沉浸在克裡斯托弗·諾蘭在《星際穿越》中給我們講述的動人故事;既在《銀翼殺手》中思索人與人之間的倫理價值尺度,也為詹姆斯·卡梅隆在《阿凡達》中展示的劃時代特效贊不絕口。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用一句玩笑話來說,就是“諾蘭、卡梅隆是他們的,我什麼也沒有”。我們雖然在科幻小說領域有著劉慈欣這尊大佛,但在科幻電影領域,此前幾乎是一片空白。以至於我們在細數“中國科幻電影”這個名目的時候,掰著指頭想來,最讓人印象深刻的,額…….1963年上海科教電影製片廠拍攝的《小太陽》?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1963年中國最早科幻電影《小太陽》,很有意思,感興趣的柄友可以自己搜索下看看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當《流浪地球》春節檔爆火的時候,許多科幻迷兩眼淚汪汪,振臂高呼2019年是“中國科幻元年”了。雖然在很多“硬核”科幻迷看來,這部充滿了東方精神內核的作品還有著那麼多的不足——或許從理性角度來看,其本身的製作質量還達不到現在輿論“吹爆”的級別,但其給中國科幻帶來的重大意義並不限於《流浪地球》電影本身——而是一種積累。從零開始製作未來世界的地下城、載具、飛船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過程,但第二次、第三次,有了前人的積累之後,我們就可以在此基礎之上進行再創作,變出千萬種花樣。“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就是這個道理。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科幻電影如此,科幻游戲又何去何從?

而相比於科幻電影,在科幻游戲方面,我們在很長時間更是只有仰望的份。在國外,《光環》系列、《質量效應》、《輻射》這樣享譽全球的大佬級IP自然不用多說,即使始終以財報數據為第一位的EA,靠著迪士尼授權製作的《星球大戰:前線》系列游戲也能讓“星戰迷”們玩個爽。而對於國內玩家來說,科幻游戲的題材本身來說就相對小眾,可能大多數玩家叫得出名的,也就是《EVE》等寥寥數款了。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事實上國產游戲在科幻題材的領域並不是沒有過探索。只不過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其結果大多不盡如人意。

在這個背景下,可見國內的科幻游戲是有多麼的匱乏,而谷得游戲開發的《銀河掠奪者》的誕生,其意義可能就更濃墨重彩一些。2016年5月,《銀河掠奪者》首次在App Store亮相,這個在製作人大懶蟲口中被稱為“不太成熟”的demo的版本,實際上已經是一個框架較為完整的游戲了。其經過精簡改良後的RTS玩法、對於宇宙世界精緻的刻畫,使其迅速在當時硬科幻手游匱乏的市場中占據了一席之地——蘋果APP Store130多個國家推薦、全球/中國評分4.9分、500萬的下載量,這都是實打實的成績。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銀河掠奪者》是一款怎樣的作品?

我們都知道,RTS最大的魅力,就在於戰前針對性的排兵佈陣,以及對於各個兵種細緻入微的微操。我們在觀看《魔獸爭霸3》、《星際爭霸》等RTS游戲高手之間的對決的時候,也往往驚嘆於頂尖選手非人類的手速和世界級的兵種拉扯能力。不過,受限於手機操作界面的規模和操作設備的單一,將完整的RTS玩法照搬到《銀河掠奪者》上顯然是不現實的。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銀河掠奪者》在玩法上做出了一種巧妙的妥協。在游戲中,玩家將通過“滑屏操作”的方式來控制各搜戰艦的走位,同時,智能開火的攻擊模式也大大簡化了操作上的難度——但這並不表示沒有難度。每艘戰艦在移動的過程中會有明顯的慣性作用,並且如果你想通關後期的游戲副本,那麼每艘戰艦的零件搭配、戰艦與戰艦之間的互相走位掩護也是非常關鍵的。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並且,《銀河掠奪者》“收集素材——升級戰艦——攻略副本”的基本玩法也與當時手游的流行趨勢不謀而合,因此,《銀河掠奪者》後續更新的製作也早早提上了日程。可不料,計劃卻趕不上變化。根據大懶蟲的說法,“全靠一口仙氣吊著”,在兩年多以後,我們才看到現在這款在當時備受期待版本的問世。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每一個探索者都值得我們尊敬

如今的《銀河掠奪者》,已經打上了騰訊“極光計劃”的名號。而加入極光計劃本就是對《銀河掠奪者》製作組的一大肯定。要知道,自2017年4月首次亮相以來,極光計劃肩負的是騰訊在游戲創新領域方面探索的重任。我們來數數這些年加入極光計劃的游戲,其中一定有你熟悉的名字:《紀念碑谷2》、《蠟燭人》、《節奏叢林》、《卡片怪獸》……

“創新”是極光計劃理念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不過,並不只是完全橫空出世、具備顛覆性的產品才能叫做創新。只要在產品任一維度,如玩法、題材、運營、推廣思路等方面與眾不同,這都是創新。從這個角度來說,一直在“科幻”這一國產游戲的空白區做著獨行俠一般探索的《銀河掠奪者》無疑是與極光計劃的理念不謀而合的。背靠大山的《銀河掠奪者》,也能通過極光計劃的優質資源去優化自己的游戲。比如接入騰訊強大的社交網絡,廣大科幻游戲迷就能在享受原汁原味的《銀河掠奪者》的同時,充分享受到與好友交互游戲的樂趣。現在你可以在游戲中與你的微信、QQ好友進行聊天、互動;而互相贈送友情點這類祖傳設定自然也不用我多說了。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而在玩法上,《銀河掠奪者》則選擇在更多細節上給玩家“貼心、舒適”的感覺。無論是細緻入微的新手引導、順應時代的“副本掃蕩”功能、還是在戰鬥中新加入的“一鍵集火”功能,“希望讓玩家玩得更加舒服”,就是筆者在目前版本中品出的味道。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而全新加入的AR系統也讓這款RTS星戰有了別樣的樂趣,無論是氛圍的模擬還是視角的轉動都有模有樣。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網游化的《銀河掠奪者》,迷宮的十字路口

當然,我們需要正視的是,《銀河掠奪者》距離一款出眾卓越的科幻游戲還有著一定的距離。升級繁瑣、掃蕩系統CD等問題也為不少玩家所吐槽,但令人欣慰的是,谷得游戲對於《銀河掠奪者》的探索和優化也一直沒有停止——玩家吐槽游戲是小學生劇情,那麼製作組就把劇情進行全盤優化;玩家想要與他人同台競技,在後續版本中也實現了實時PVP競技這一功能;以及玩家曾高呼的增加“艦長”一角,製作組也同步實現……其他諸如更多的艦船、不同機制的裝置等玩家們提出的意見和建議,製作組幾乎都一一予以了兌現。相信他們能在極光計劃的幫助和扶持下,繼續給玩家新的驚喜。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說到這裡,又不得不提到極光計劃對於整個游戲行業的扶持了。對於行業來說,極光計劃可能不僅僅是一個友好的創意游戲發行品牌,它更大的價值在於,對於游戲開發者精神層面的鼓舞。製作人大懶蟲曾經把《銀河掠奪者》比作“中年喪偶的男人”,因為幾乎所有同期立項的游戲都已經胎死腹中。正是極光計劃對於開發者創意的保護,對於維護游戲行業生態所做的努力,才會吸引所有在漫漫長夜中守望著的開發者,聚攏在極光計劃的燈塔下一起發光發熱。2019年,極光計劃的意圖也不僅僅是讓創意活下去那麼簡單,而是探索如何利用每一個創意去把游戲行業的蛋糕做大、做強。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牛頓曾經說過:“如果說我看得比別人更遠些,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與科幻電影一樣,中國科幻游戲也正處在混沌初開,幾乎荒蕪一片的階段。《銀河掠奪者》作為其中的拓荒者,它作為一款游戲可能並不是最優秀的,也不是最賺錢、商業上最成功的;但絕對是令人尊敬,值得銘記的。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畢竟向上攀爬的道路往往比一直站在頂峰更讓人熱血澎湃,不是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荒漠中獨行的中國科幻——《銀河掠奪者》啟示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