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讓符號講述《活著》

一部電影是符號文本,那電影本身(其物質存在)是符號載體,因此讓符號講述電影著實合理。一個偉大的導演更是把不經意的符號運用的出神入化,增添電影的藝術特色,而張藝謀恰恰符合這一角色要求,因而讓符號講述《活著》再合適不過。

讓符號講述《活著》

這部電影也算是看了好幾遍,每一遍都會發現不同的東西,每看一遍便更明白導演的意圖,但是有一樣東西一直牽動著我的內心,這件東西可以稱得上是本部電影的半壁江山,起到了線索的作用——皮影。簡單說,“皮影”是對皮影戲和皮影戲人物(包括場面道具景物)製品的通用稱謂,我們通常說的皮影戲就是利用皮影演繹出來的。

為什麼在影片中出現這麼一件東西作用很特殊呢,我們就從符號說起。符號沒有必要需要一個定義,但是根據索緒爾的理論,符號最基本的就是由能指和所指組成。前面我們對“皮影”的描述算是符號的能指,而符號的所指卻是變化的,因為符號和符號的組合構成系統,如果改變了符號系統,那符號所表達的意義也就不一樣了。在這部電影中皮影出現多次,每次的含義也不一樣。皮影是隨著電影開始的,當福貴少爺和龍二賭博時,福貴少爺嫌表演的皮影戲不熱鬧親自上陣,這時的皮影表現出的是福貴少爺心理活動,尋求熱鬧和刺激;後來隨著劇情的發展,福貴少爺變成了福貴,這時福貴親自上陣表演皮影戲不再是娛樂,而是一份事業,為了能夠養家糊口;再比如皮影從人人喜歡的民間藝術逐漸成為了四舊,其中蘊含的諷刺和反思也讓影片加分不少。重點放在皮影上還有一個我感覺重要的因素就是皮影見證了幾乎所有的悲劇:福貴在皮影戲中把全部家產輸給了龍二,是故事的一個轉折點;福貴在演出皮影戲中被征兵;在皮影戲中驚聞兒子永慶被砸死的噩耗,終於在破四舊當中皮影被燒毀在火中。原本這樣一個悲劇的時代就要結束了,生活可以更好了,但是可能正因為偏偏是鳳霞燒的皮影,為以後埋下了伏筆,非要使影片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悲劇。

讓符號講述《活著》

另外這部片子描寫了文革,因此存在許多讓我們深思的東西,而這種反思也同樣是運用符號表現出來的。仔細分析符號學,才更明白什麼是“意義不在場才需要符號”,一旦感知符號載體在場,就可以明確地說,意義並沒有在場,如果我們覺得意義已經在場,那就是我們還沒有明白符號的真正意義。舉個例子就是男生在追女孩子的時候送花獻殷勤,眉目傳情,這時意思就是還沒追到手,當結婚以後,一般夫妻之間就很少眉目傳情了,因為目的已經達到了,符號也就沒有了存在的意義。回到這部影片中,文革是符號,如果我們觀眾看到的是文革從中獲得的消息也是緬懷文革,那我們的理解就錯了我們就沒能明白文革這個符號的意義,文革符號的意思是我們應該反思文革,讓這樣的事不再發生,影片提到文革這個符號時,反思文革這個意義是不在場的,當他把文革呈現在影片中時,文革的符號也就失去了意義。

語言符號算得上符號中的一大門類,福貴對兩代人說的一句話結束影片:“養大了就變成了鵝,鵝養大了就變成了羊,羊養大了就變成了牛,牛養大了就變成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讓符號講述《活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